第三卷 第08節

    這時一道紅色從我眼前一閃而過,如一支離弦之箭射向打火機,當那只打火機落地時,我看到上面的火苗已經滅了。

    想象中的大火并沒有燃起來。

    我隨著那道紅色消失的方向望去,看到一支塑料玫瑰花正釘在墻壁上。

    玫瑰花?!

    我和縱火犯都傻了眼。

    我記得這是裝飾在美術館內的花,可是是誰呢……?

    “是誰?出來!”縱火犯急了,對著幽暗寂靜的美術館大吼。

    隨之我聽見一個腳步聲響起,接著我就看到一個頎長的身影從暗處走了出來,臉上洋溢著掌控一切般自信的笑容。

    “方、曉、山!”我難以置信地望著從天而降般出現的方曉山,下巴砰地砸在地板上。

    “喲!小云云,你沒事吧?”方曉山舉起手向我打著招呼,仿佛根本不是剛從生死線上救下我,而是偶然在街上碰到似的,神情輕松而詼諧。

    縱火犯轉過身,警惕地瞪著他:“你這個臭警察怎么會在這里?你不是跑進小巷里了嗎?”

    “我突然又改變主意了!不好意思喲!”方曉山曖昧地朝他眨了眨眼睛。

    他玩味的語氣似乎是在挑釁縱火犯,縱火犯氣得滿臉通紅:“可惡!就算你出現也沒用,我就把你跟這個女人一起和這座美術館燒成焦炭!”

    方曉山搖著一根手指,嘖嘖道:“這恐怕不行哦!玩火不是好孩子的行為,你媽媽沒有教你嗎?”

    方曉山調侃的語氣把縱火犯給惹怒了,只見他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折疊刀,然后掰開刀刃。

    鋒利的刀刃在幽暗的夜色中閃過一道銀色的銳利光芒,縱火犯一咬牙,握著小刀朝方曉山沖過去。只見方曉山眼疾手快地伸出手,握住了縱火犯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擰,縱火犯慘叫了一聲,小刀從手里滑落。方曉山又輕輕一推,把縱火犯推出去好遠,那個縱火犯撞在了展示臺上,上面的雕塑摔了下來,砸在他身上,他身子一軟,暈了過去。

    這一系列動作中,方曉山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他望著被雕塑砸暈的縱火犯,像剛掃除了一個垃圾似的,拍了拍手上的灰塵,嘴角揚起一個早就預知一切似的自信笑容。

    我突然覺得方曉山好帥哦!

    “快給我松綁!”我朝他大喊道,提醒他我的存在。

    他轉過身,微笑著朝我走來,幫我解開了繩子。

    一恢復自由我就從地上跳了起來,扭了扭腰,動了動四肢,舒展著被綁了太久而麻痹僵硬的四肢。

    “謝謝你啊!”我拍了拍方曉山的肩膀,微笑著說道。

    “不客氣,救小云云是應該的!”方曉山微紅著臉,不好意思地撓著頭。

    我瞇起眼睛,眼神一下子犀利起來,仿佛能洞悉一切似的盯著方曉山的眼睛,語氣刺骨般冰冷:“你不是方曉山吧?你是誰!”

    方曉山愣了愣,隨之又呵呵笑道:“我就是方曉山呀,我不是方曉山還能是誰呢?”

    “方曉山哪有你這么聰明,身手也哪有你這么好呢?從你擲出玫瑰那一刻就露出馬腳了!”我指著他,斬釘截鐵地說道。

    “哈哈哈,沒想到情急之下居然露餡了!”他仰起頭,哈哈大笑。

    我戒備地瞪著他,全身警惕起來,再次問道:“你到底是誰!”

    “既然被你看穿了——那我也就不隱瞞了。”方曉山突然一揚手,撕下了一張人皮面具,當他再次回過頭時,已經完全換了一張臉——冰山頂上的初雪般晶瑩無暇的肌膚,精美絕倫的五官,又高又窄的鼻梁仿佛是精雕細琢而成,尖俏的下巴冷俊據傲。雖然戴著眼罩,但完全不損他一絲一毫的美,反而增添了一股神秘的氣質。

    眼罩下是一雙妖嬈的眼睛,眼梢狹長微微上揚,好似描繪在錦圖之上百禽之王鳳凰的丹眼。更奇異的是他的瞳孔,冰藍冰藍的,仿佛把愛情海的海水全注入到了里面,那凝聚的冰藍色海水在里面靜靜流動,讓看著它的人的心都跟著蕩漾。

    這張臉化成灰我都認得出來——怪盜KING!

    我無法置信地瞪大眼睛,好似在做夢似的不真實:“怪盜KING,你不是應該在博物館偷‘孔雀鐘’嗎?為什么會在這里?”

    “離預告的時間還早,我只是來兼職做個好市民!”他朝我曖昧地眨了眨眼睛,帥氣得一塌糊涂,害我的心臟都漏跳了一拍。

    “呵呵……”不過這個笑話好冷啊。

    這個把整個圣羅蘭市攪得翻天覆地,在以博物館為中心,半徑為一千米的圈形區域內,造成嚴重交通堵塞的罪魁禍首居然在這里跟我開著無聊的玩笑。想想都覺得有點天方夜譚。

    現在等候在博物館周圍,想要親眼目睹一下他的尊榮的粉絲,要是知道了這件事,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不過不管你是什么目的,既然被我碰上了,那我絕對不會讓你逃脫!

    我把手偷偷地伸向手表,想要用隱藏在手表內的網抓住怪盜KING時,他突然勾起嘴角,揚起一個罌粟花般邪美的笑容。

    當我正被他的笑容所迷惑時,他突然朝地上丟了一顆紅色的小藥丸。

    什么東西?!

    我盯著地上的小藥丸愣了愣,誰知那顆藥丸突然炸了開來,接著美術館內就充斥著白色的霧氣,接著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

    糟糕——是煙霧彈!

    我用力趕著眼前的煙霧,可是怪盜KING早就不知所蹤了。

    “再見了大偵探——后會有期!”

    煙霧中傳來怪盜KING的聲音,可是那個聲音已經距離我好遠,我趕緊朝聲音傳來的方向跑去。卻因為視線不清撞在了墻上,疼得眼冒金星。

    結果可想而知,我還是讓怪盜KING給跑掉了。

    不過很快,其他警察就趕到了,把暈倒的縱火犯押回了警察局。

    我和Q,還有殷月輝錄完口供后,就被警察給放了。我向警方陳述了事情的經過,不過對于怪盜KING的事只字未提,我也不知道為什么要隱瞞怪盜KING的事,不過我覺得就算我說了,也沒人會相信,一個神出鬼沒的大盜會像他自己所說的那樣突然有了個興致來兼職做個良好市民,幫警察抓罪犯。所以至始至終對付縱火犯的人我都說的是方曉山,我想這應該是他晉升的一個好機會,也算報答他冒險幫我偷資料了。

    剛走出警察局,我們就聽到不遠處警笛作響。夜空中有一抹銀白色的身影飛過,在月亮的映照下熠熠生輝,后面還緊追著幾架直升機。

    點綴在林立的樓宇和蜿蜒的道路上的燈火,形成一片璀璨的星海,比天上的銀河還要璀璨。那抹銀白色的身影如一個幻影般,在林立的樓宇間穿梭著,很快就甩開了身后的幾架直升機消失在了濃濃的夜色中。

    我想安山警官今晚又睡不著了吧。

    連膝蓋都不用動,那座孔雀鐘肯定被怪盜KING給偷走了。

    “社長,我還有一件事想不透。”

    Q扯了扯我的衣服,拉回了我的思緒。

    “什么?”我回過頭望著他。

    “犯人是想燒毀美術館報仇,為什么又要燒其他幾個不相干的地方呢?”Q皺著眉,眼里有深深的疑惑。

    我得意地笑了笑,并不打算跟他賣關子:“他是為了擾亂警方的視線,讓人以為他是無動機放火,如果一開始他就燒美術館,警方就會很快鎖定跟美術館有仇的人,也很快就會懷疑到他頭上的。”

    “原來是這樣子啊!”Q瞪大眼睛,恍然大悟。

    “裝得像個真的偵探似的。”殷月輝在一旁酸溜溜地嘀咕著。

    我扭過頭,雙眼噴火地瞪向他:“殷月輝——你不服氣是不是!我們在抓犯人的時候你在哪呢!”

    “你以為我容易啊!我被犯人弄暈后塞進了垃圾車——我廢了很大的功夫才逃出來的!”殷月輝像是受了很大的冤屈似的,不服氣地朝我大吼大叫。

    ……怪不得我一直覺得他身上傳來一股酸臭味。

    我和Q非常有默契地后退了一大步。

    他看到我們這個樣子,臉一下子就黑了,忍無可忍地大吼:“不準嘲笑我!”

    “哈哈哈——”

    雖然他這么說,但我和Q還是忍不住大笑了出來。

    第二天,關于怪盜KING竊取“孔雀鐘”的新聞又占了報紙的整整一個版面。果然不出我所料,怪盜KING又成功地盜取了“孔雀鐘”,而安山警官又重復著不知道重復了幾次的誓言——發誓下次一定會抓住怪盜KING,不然他就辭職回老家。

    不過他好像一直都沒有兌現誓言過,呵呵。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