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龍戰于野 第199章 須佐之男

    “弒仙,戮神!”

    隨著細細光點逐漸擴散,只見原本閉目的司徒琳突然化為一琴一人,琴音也隨之而起。琴音猶如水波一樣與分光的光點一同蔓延而出,三妖兵第一時間就被琴波所籠罩。

    “伏……伏羲琴!”三妖兵恐懼的聲音夾雜著村正的慘叫。

    伏羲琴,華夏十大神器之一,原是人皇伏羲的武器,最后延承下來成為司徒家族的守護神器。司徒家未來的族長,司徒琳自小就與伏羲琴滴血認親,除了十大族長以外,沒有人知道伏羲琴就在司徒琳這個少女身上。弒仙曲乃是上古流傳下來的絕技,配合伏羲琴施展連仙神都可直接滅殺,只不過要施展這一神技則必須要將自己調整到無人打擾的最佳境界,以至于會出現剛才閉目養神的情況,可惜四妖兵后悔也已不及。

    琴音有著一種奇怪的嫵媚,又帶著一絲絲甜味。然而恍惚間琴音急速轉變,淡淡甜味瞬間變味,痛,無法呼吸的痛。雖然三妖兵都是器靈,但是產生靈識的它們被琴音牽動著。欲望、暴虐開始肆虐,在日本一度為尊的它們開始遭受來自自己靈魂最深底的潰散。

    掙扎于絕望并存,慘叫聲此起彼伏,許久許久,村正早已被分化,草薙劍等也盡數化為碎片。一絲鮮血自司徒琳的嘴角緩緩滑落,此刻倔強的少女以伏羲琴支撐著自己的身體緩緩站起。她掃了一眼被琴音肆虐而成為廢墟的整個海域邊境,淡淡地開口了:“結束了。”

    這個時候,化為人形的影蛇少女立刻趕過來,她攙扶起司徒琳咬著銀牙說道:“主人,弒仙曲你還沒有完全掌握,強行使用會遭到反噬的呀,為什么不會醉仙曲呢?”

    搖了搖頭,司徒琳艱難的擦了下嘴角虛弱地回道:“它們是四大妖兵,等階不在你之下,醉仙曲最多只能讓它們失魂片刻。一旦它們蘇醒,到時我們兩個就真的難以翻身了,走吧!”

    細細想了下,影蛇少女最后不得不承認,四妖兵太強了如果不是它們太過輕敵,勝負還真不好定論。帶上昏迷的總書記兩人正準備離開,就在這一刻,司徒琳心中大驚,因為她發現那窺視感竟然從未離開過,不但如此,此刻它完全降臨了。

    “不錯嘛,竟然連四妖兵都敗在你的手上了,不愧是華夏武者。只可惜你已經觸犯了我大和民族的神怒,所以還是留下吧。”突兀的一個中年男子就這么出現在她們的前方,只見他打了個響指,沒想到除了化為虛無的村正意外,原本碎裂的草薙劍等三妖兵竟然急速恢復如初。三妖兵恢復之后,立刻跪倒在中年男子的面前,躬身道:“拜見素盞鳴尊。”

    素盞鳴尊,又名建速須佐之男命,是個名副其實的破壞之神。

    聽到這個名字,司徒琳一凜不禁發笑,道:“真沒想到我一個小姑娘,竟然勞駕須佐之男親自動手,真不知道是幸運呢還是不幸。”

    聽聞這話,須佐之男握起草薙劍淡然道:“不用這么貶低自己,身懷伏羲琴又善通弒仙曲,連最強四妖兵都能滅殺,你無愧中華武者的稱號。只可惜你今天必須死,放心我以日本武道家的榮譽向你保證,我會給你留全尸的。”

    “留你妹!”

    司徒琳雙眼一瞇,伏羲琴發動蛇影陣,瞬間蛇影漫天。

    “小影,帶人離開,這里我殿后。”

    司徒琳含著笑,此刻別樣的美,看在影蛇少女眼中卻是沉重的痛。一向頑皮可愛斤斤計較的主人第一次流露出灑脫,眼淚頓時噴涌而出,主人這是在赴死啊。

    “我不……”

    “滾!”

    影蛇的反抗迎來的卻是爆吼,此刻的司徒琳口中鮮血狂涌而出,她一邊彈奏醉仙曲,一邊對著自己的器靈大聲吼道:“給我滾,如果總書記有什么事,你就不配做我司徒家的守護神器,不配成為我司徒琳的武器。滾!”

    最后一句,帶著強烈的獅吼,強大氣浪將少女連同總書記直接掀翻。淚水模糊了少女的眼睛,她化為一道光,立刻抱著總書記沖向海邊。后方八坂瓊曲玉的時間控制第一時間被伏羲琴給打斷,鮮血如水柱滿流出,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此刻的司徒琳直接燃燒起了生命,只想為影蛇少女爭取最后的時間。

    數秒過得是如此的漫長,一時的壓制終于讓須佐之男完全爆發了,一聲爆喝天地為之一震。草薙劍帶著絕強的力量以空間為單位,直接轟擊在司徒琳所在的區域。

    “噗!”空間的對碰,虛弱到極點的司徒琳的防守直接被震散,要不是伏羲琴的保護,這一刻她肯定就完了。

    “該死!”看著那逐漸接近海平面的影子,須佐之男再也顧不了司徒琳,草薙劍在手直接被他當初暗器扔了出去。

    “啊!”使出最后的力氣,伏羲琴攜人而起,直接拍在草薙劍的劍鋒之上。兩大神器的對碰,一瞬間空間直接被打爆。眼前一黑,失去意識的司徒琳瞬間就被卷進了時空亂流中。

    “該死。”再次被擋住,目光所及便是影蛇那扎入海水中的一幕。一切都安靜了下來,看著這一幕,須佐之男不由嘆了口氣:“進入這片海域就是華夏國境了,那里有九幽大陣鎮守,可望而不可及了。至于司徒琳,你是我須佐之男所佩服的奇女子。只不過進入空間亂流,九死一生啊。”

    嘆了口氣,須佐之男收起草薙劍,大步離開了。留下一片狼藉說明剛這里發生過一次大戰,鮮紅的血跡表面這場大戰的慘烈,虛空早已歸位,蛇影早已消失,點點殷紅印射著萬空。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