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章 漁歌

    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呆在昆侖,這里是我長大的地方,這里有我許許多多的故事,這里是我的家。從今往后我將會成為一個身在異鄉的浪子,背負起附在我身上的沉重大山,開赴未來的戰場。

    “少爺,我們送你們過去吧,南京離這里還是很近的。”告別了龍家,告別了調皮小神龍,告別了昆侖,我們終于來到了昆侖之外。

    這里果然跟媽媽說的那樣,環境已經不太光鮮了。天空中藍色夾雜著些許黑點,水呈現著五彩繽紛,在陽光的照耀下油亮油亮的。

    “不要,我們開車過去吧,好像看看外面的世界,也順便熟悉熟悉啊。”小玲子挽著諸葛藍菲的手臂,立刻抗議起來。

    的確,我還是想自己探查一下這個傳聞不如一見的世界。轉過身對著守衛們擺了擺手:“你們先回去吧,我們自己逛逛,到時候自己去南大就可以了。”

    “是,少爺。”龍家的守衛遵從的是絕對服從,而且他們更加明白,眼前這三個人到底是誰。昆侖三大妖孽級人物,除非碰到傳說中的神仙,要不然就算特種部隊遇到此三人,也只能遺憾的說拜拜。

    守衛們一走,小玲子就開始琢磨起來:“風哥開車有點慢,我們可不可以?”看小丫頭樣子我就知道她打著什么鬼主意,二話不說打斷了她的問話。

    “不可以,外界根本沒有法術技能一說,所以在外界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使用任何戰技,就連最普通的輕功都不行。”冷眼看著兩位美女,我鄭重的說道,畢竟這事關系到家族的秘密,已經我等生命安全,所以我必須給她們好好上好這一課。

    “不飛就不飛,戰火哥哥真小器。”撅著嘴巴,軒轅玲拉著諸葛藍菲鉆進了車中,小丫頭雖然生氣,不過既然上車也表明她妥協了。

    拉開車門,我坐上了駕駛位,發動這輛勞斯萊斯,沿著大路往前行。一路之上車子多的要命,時不時的堵幾下,很是無奈。我發誓未來的日子,我一定要將這些破事給改善改善。

    “嘀嘀”按了幾聲喇叭之后,我徹底歇了,這什么公路竟然堵成這個樣子。看著車子停了下來,小玲子立刻手舞足蹈的開口了:“我XX你個OO,給姑奶奶我芝麻開門。”只可惜前面的就是前面,誰會知道身后有個發飆的小雌貓呢。

    “火鍋,我看我們還是別走大路了,你看哪有條小道,去那瞧瞧反正又沒定什么時候去南大報名,多逛逛也沒什么事。”諸葛藍菲閃著她動人的眊子,看向那個山道,這一代是丘陵地貌,已經到達南京地域了。

    “也好,反正我對等待不感興趣。”方向盤轉動,油門一踩我一個急轉彎,恰好避開后方壓上來的車輛,直接打了個橫向漂移,閃進了那個小道,驚得后方車輛一連的大呼小叫,之后更是崇拜般的尖叫。

    沒有理會身后的驚呼,我繼續加速。勞斯萊斯還是挺給力的,穿梭在山道間,猶如一條鬼魅的影子。

    繼續前行了一會之后,來到了一片竹林,后方便是張著松樹的小土坡了。看著笑一個個隆起的小丘陵,我回想起了昆侖那俊猛的身姿。呵呵,小家碧玉也很有愛的。

    看著林間那清澈的溪水,我因環境有些不爽而放下的笑容,再一次掛上了臉面,果然媽媽是對的。還記得當時我對著媽媽信誓旦旦的保證:“如果我哪天出去了,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外面美麗的世界。”

    “戰火哥哥,等一下。”車子行使了一陣之后,忽然之間小玲子一把拉住了我。停下車轉過頭去,我看到的是驚慌失措的小玲子。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活潑的小丫頭,這般的失魂,這般的落魄。是驚喜?是難受?是心疼?是難以割舍?她的面部表情竟然在一時間,就變換了N種。

    “怎么了,小玲子?”菲菲也看到了小丫頭的異常,翻身將之攬在懷中,輕聲問道。

    “藍姐,那種感覺是我跟你說的那種感覺,它就在這里,就在這附近。”小玲子雙眼掛著淚痕,死死地抱著諸葛藍菲,而她的話更是讓我們兩人為之一怔。“原來之前她說的那句話,并不是跟我們開玩笑。這里真有她口中說的那個難以割舍的某事物。”

    “小玲子,不哭天哥帶你去找,你給我指認方向啊。”待到小美女點頭之后,我油門一加,順著對方的手指奔襲而去,沒多一會就來到一個小鎮之上。

    這個小鎮并不大,不少商店都帶著漁歌的字樣。顯然它叫做漁歌,一個即美麗又溫馴的名字。

    “是這里嗎?”歪過頭去我看向坐在后座的小玲子,沒想到對方直接將雙手捂住了心口上,咬著銀牙顫抖不已。

    “怎么會這樣?”一見不妙我立刻準備停車,沒想到傳來小玲子近乎喊出來的嬌叱:“不要停,前面繼續往前,我感覺到它就在那里。”看著她的指尖深處,那里是一連串古典的四合院。

    勞斯萊斯最終在一個荒廢已久的雜院邊停住了。這個時候小玲子竟然出奇的不再疼痛,只不過她告訴我們,她的感覺還在,就是這里對她的召喚。

    三人下了車,小心的進入了這個小院,里邊已經很久沒人住了,雜草都快齊腰。幾只蛐蛐,在彈著它們的名曲,被我們的腳步聲一嚇,再也不肯出聲了。在這里略微的轉了轉,并沒有發現什么特殊的人或物,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將小玲子召喚過來的。

    “走吧。”一個人在院中站了許久,最終小玲子對著我們說了一句,然后徑自邁開了腳步。與菲菲對視了一眼,我們立刻追趕了上去。

    離開了之后,三人都沒有說話,靜靜的向著事情。開著開著忽然我注意到前方有一個祠堂,祠堂墻面上刻著八個大字:千年古鎮,萬世祠堂。

    “好霸氣的呈詞。”略微探下頭看向堂內,里面還分了殿,沒看到內部的塑像的樣子,只瞧見兩面大旗飄揚在堂內兩邊,大旗上刻著祠山大帝四個字樣。想來這里應該就是供奉著這位叫做祠山大帝的人物吧,因為小玲子的緣故,我也沒細細打量,只是一掃而過然后繼續開車前行。

    “小玲子,現在好點了沒?”摸了摸丫頭的額頭,菲菲溫柔的問道。

    “嗯,沒事了,謝謝藍姐的關心,對了,還有戰火哥哥。”邊說邊笑了起來,看到對方恢復了往日的笑容,我終于松了口氣。沒想到菲菲的聲音又突兀的響了起來:“快看,那座橋好奇怪哦。”

    隨著美女的指向,我一眼就看到一座10米多長的石拱橋,此橋共有幾個橋洞,中心孔最大,跨徑10.6米,兩側各孔逐漸縮小,遠遠觀去就猶如一條臥龍,靜靜的趴在河道兩岸。橋下的流水不急不慢,水很清澈還能看到歡快的魚兒戲水歡騰,水邊更是可以撿到連海邊都無法見到的特殊貝殼。

    這是普通人大致看到的景象,然而此刻我們見到的卻大不相同。此橋共有九孔,而沒孔之位便是一個龍漩陣,陣內延伸無邊。而九陣之外便是橋身兩側的四個龍頭雕像,此雕像紋理暗藏玄機,四首相連即成一道小型封印大陣,鎮守著古橋下方。打開天眼,我依稀可以看到瞧下蔓延著一些不同于元靈力的能量,好特殊的存在。

    “竟然用九龍攜萬古玄陣,并通過橋上人氣才能夠鎮壓住對方,橋下到底有什么樣的禁忌存在?”我不知道,也不能隨意的打開封印,再說以我現在的實力是不可能破得了那個萬古玄陣的,所以我們只能探查了一翻,最終還是放棄了合力破解的嘗試。問了下附近的村民,原來這座橋叫蒲塘橋,相傳當初先后造了五孔,七孔橋最終都倒了,后來一位奇士看到此河,便告訴大家橋下此河內有9條蛟龍,只有九孔橋洞才能讓所有龍通過,所以最終此橋才在那位奇士的幫助下修成了。不過傳說就是傳說,看來這橋洞才應該是九龍的居所。

    “走吧,這個小鎮很特殊,有空再過來。”記下了這個特殊的地方,它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腦子里,我知道它叫做漁歌,一個美麗的名字,一個美麗的漁水之歌。

    我叫龍戰天,今年18歲,我終于出山了。第一天出山,第一次來到漁歌,這一個讓我們歡笑,讓我們痛哭的地方。很多故事,不是從它開始,便是自它結束,這個小鎮便是我們年輕一代開創新天地最有權威的見證者。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