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就要金手指

    六月的仲夏,天氣熱到爆炸,

    路邊只剩大黃狗,陳武只好往家走。

    要不是在開車,陳武真想跳起腳來咒罵,今天絕逼是他開出租以來最倒霉的一天。

    先是空車逛了一上午,向他招手的倒是有七八個,可你倒是上來呀,總是問路算怎么回事。

    到了下午,原以為能轉點運氣,沒想到卻遇上了兩個讓他哭笑不得的奇葩。

    先是上來一個200多斤的大胖子。

    陳武沒有體重歧視,可是你胖沒問題,化了妝出來嚇人就不對了,嘴唇明明厚得跟火腿腸一樣,還在中間弄點口紅,整的跟日本妖姬似得,對著陳武一個擠眉弄眼,嚇得陳武腳一哆嗦剎車當油門,差點斷了魂,多虧他經驗豐富,這才沒撞上樹。

    另一個更絕。

    一個眉毛都白了的老爺爺顫巍巍的上了車,還沒等陳武開口,他倒雷死人的先來了一句:“后生,去天安門,我要去瞻仰偉大領袖毛主席。”噎的陳武直翻白眼。

    大爺,魔都不是北京城,這兒哪來的天安門啊!你當這是在拍陳翔六點半呢!

    “七彩屬性系統已找到宿主,請問是否綁定?”

    正在糾結晚上到底是吃老壇還是統一的陳武,腦子里忽然飄進了一句話。

    “啥系統?”陳武眨巴眨巴眼,沒聽清楚。

    “七彩屬性系統,七彩即金木水火土風雷,每一種都對宿主的修煉有絕大的幫助作用,其中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若是兩兩結合得當,修煉武技功法更能夠事半功倍。”

    “這么牛逼?那趕緊的,快綁定。”

    陳武想都沒想連忙要求綁定,他才懶得去管為什么會平白無故的出現一個勞什子系統,他只知道這年頭兒要想穿越要想逆襲就得有個系統,沒有系統怎么能愉快的玩耍?

    “謹遵命令,開始綁定宿主,1%”

    “5%,”

    “20%,”

    “50%”

    “80%”

    “95%”

    恐懼能讓人坐立不安,興奮卻更能讓人手腳無措,耳聽著綁定程度不斷加深,陳武激動的巴掌都快被搓破,誰不想穿越,誰不想重活一世彌補前世所有的遺憾?陳武就想,想得每天早上不愿醒過來。

    “是汽車爆炸好呢,還是天降隕石好呢?還是爆炸吧,隕石弄得人盡皆知,不好,咱得低調。”陳武已經忍不住在YY怎么離開了。

    “100%”

    “叮!綁定完畢,宿主可以隨意使用七彩系統。”

    這時,陳武所開的出租車極速抖動起來,好像飛機突然遇到了強對流,不受控制。

    “轟!”的一聲,高速行駛的汽車撞上了旁邊一輛無主雷克薩斯,車頭瞬間起火,而陳武也在同一時間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魔都廣播電臺,昨夜22點40分左右,浦東區一輛出租車撞上一輛路邊停靠的日系轎車,撞擊引起大火,兩輛橋車均被焚燒,現已被撲滅,具體事故原因不明,初步懷疑是出租車司機疲勞駕駛,希望廣大司機朋友引以為戒”

    ……

    “這就穿越了?”

    一間幽暗的房間里,少年忽閃著明亮的黑眼睛好奇的打量著周圍的一切。

    少年自是陳武,他醒來之后就發現自己到了這里

    “幸好還有一段‘附贈’的記憶,要不然兩眼一抹黑,還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陳武自嘲的笑笑。

    記憶中,自己是高陽城某個家族的少爺,名字同樣叫陳武,今年十三歲,練氣四層的修為。

    雖說出生不低,然而限于修煉天賦一般,陳武在家族中并沒有受到多少優待,到了該修煉的年齡便被打發到滄瀾學院成為了一名地位最低下的雜役弟子。

    與他同輩的大伯的兒子陳凱、二伯的兒子陳陽,則分別被送到定南國排名第一的宗門藏兵谷和第二的火狼幫,相比于這兩大巨頭,滄瀾學院在定南國江湖上的地位最多只能排到第三。

    藏兵谷位于定南國西南,那里溝壑縱橫,藏兵谷便深處群山萬壑之中,獨占一方靈秀。

    火狼幫雄踞定南國西北,西北之地,地域廣闊,自古民風便彪悍,因此,火狼幫弟子門徒個個人高馬大,行走江湖鮮有敢招惹者。

    滄瀾學院在定南國東方,那里物阜民豐,百姓安居樂業,相對而言,性格便軟弱了一些。

    三個宗派的區別不僅體現在地位上,還可以從招收弟子的標準上看出端倪。

    藏兵谷走精英路線,谷中弟子無不是萬里挑一的天選之才,對弟子悟性修為的要求更是無比嚴格,十二歲練氣二層,十三歲練氣六層,十五歲必須突破練氣十層達到真息境。

    這三個要求,無論哪一個達不到,都會被藏兵谷掃地出門,像陳武十三歲還能在滄瀾學院做個雜役弟子混碗飯吃,在藏兵谷絕對沒有這個可能,這也造就出一個現實——藏兵谷弟子的修為水平普遍都比其他門派弟子高出一大截。

    火狼幫走上層路線,定南國擁有大大小小一千多個城池,每個城池平均2到3個家族,這2000多個家族的子弟只要天賦尚可,就會被允許進入火狼幫深造,得到幫中真傳。

    憑借著這一戰略,火狼幫密切了與各個家族的聯系,編織出一張巨大的關系網,不說別的,就單說在情報收集這一方面,據說連定南國皇室都自愧不如。

    好的、有錢的都被藏兵谷和火狼幫挑走了,滄瀾學院只好用數量來彌補質量的不足,學院現有雜役弟子十萬,外門弟子三萬,內門弟子三千,核心弟子五百。

    學院規定,只要你繳納一定數額的銀兩就可以進入滄瀾學院學習,陳武的父親陳志遠當年就是咬著牙拿出了自己幾十年的積蓄,湊足五百兩銀子,送陳武進了滄瀾學院。

    “必須要努力,不然對不起父親的學費不說,今年的年底族會又要墊底,我可不想穿越了還被人叫做廢物。”陳武握了握拳頭,眼神堅定。

    每次陳家年底族會,最耀眼的總是陳凱,其次是陳陽,受上一代父輩恩怨的影響,這兩人總喜歡針對陳武,平時刁難就不說了,每次在擂臺上相遇都會下死手,上一次陳武就是被陳陽一記勢大力沉的落霞掌劈的兩個月下不來床。

    “草,陳陽你給我等著,年底不把你打得生活不能自理我陳字就倒過來寫。”陳武眼神兇惡,臉上一片猙獰。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