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三章:淺雨暄的離開。

    凌家狂少第八十三章:淺雨暄的離開。 作者:羽諾。

    沒錯,這位頭發花白的唐裝老人不是別人,正是曾經叱咤風云的黑道教父,凌嘯天!而在坐的各界社會名流,都曾在凌云會效命過,而現在凌風大喜,他們又豈能不到。

    凌風也是萬萬沒想到,怎么還把老爸驚動了?看來這些賓客也不全是因為自己的面子才來喝喜酒的吧。“爸,您怎么來了?”凌風有些不好意思的問,想曾經凌風也是刺頭一個,但是做什么事都沒讓老爸出面來擦屁股過啊。

    凌嘯天拍了拍凌風的肩膀,慈祥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按照咱們Z國人的習俗,子女大喜,要得到父母的祝福才能算是圓滿。”想到這里,凌嘯天不禁嘆了一口氣,凌風的母親不幸遇難,早早的就離開家出國鍛煉,收了那么多苦,可自己又什么都幫不上,內心中充滿了虧欠。

    “在這里,我向大家證明,這兩個娃娃確實有婚約,只是后來淺家閨女出了意外,傷到了腦袋,將許多事情忘卻了,但現在不同了,淺家閨女已經痊愈了,按道理來說,也應該是凌風把她娶走嘛。司徒家的小娃娃,我說的在理吧。”司徒晨那還敢在多說什么,連凌嘯天都搬了出來,看來這回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啦,只好眼含怨恨,雙拳緊攥,看著馬上要屬于自己的淺雨暄,穿著婚紗走上了凌風的婚車……

    “凌風,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一聲無人聽到的呢喃,從司徒晨口中輕輕吐出。

    老爺子并沒有多呆,草草交代了凌風最近J市不太平,盡量自己多多注意,便離開了,婚禮也在凌云會眾人的歡聲笑語中圓滿結束,凌風干了最后一杯酒,便抱起了淺雨暄鉆進了洞房……

    洞房花燭夜,一刻值千金。

    清晨,一縷陽光撒在凌風的臉上,長久以來養成的習慣讓凌風睜開了眼睛,伸出手臂想去摟住那屬于自己的一抹柔軟,可是,他沒有如愿,他摟到的只有那還留存著她發香的空氣和冰冷的被子,床上早已只剩下他一人。

    “雨暄!”

    倉皇的坐起身來,環視四周,空無一人,冰涼的床上不帶一絲體溫,說明她早就離開了,床頭,一封信擺放在哪里,就是用腳想也清楚上面也滿了告別……

    麻利的打開信封:老公,對不起,我還沒來得及這么叫你,我是個罪人,我為王強的死表示抱歉,我也沒有臉面再去面對你的兄弟們,感謝你,每當我需要你時你都能挺身而出,但是我卻辜負了你對我的愛,在你需要我時離開了你,但是請相信我,這不會是背叛,我已經錯過一次,我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凌風,我愛你,請你原諒我的自私,讓我一個人出去靜一靜,我不知道該以什么樣的狀態來面對你,曾經你是我要獵殺的目標,可我還是不顧一切的愛上了你,不要來找我,給我一點時間,讓我好好想想,也許,等我想通了,自然就會回來……愛你的暄。

    凌風有些呆滯的放下手中的信,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雨暄還是沒能解開心中的那個結,該死的陳建風,該死的司徒晨,我的雨暄又離開了。

    凌云總部。

    “出國旅游?一個人?”淺雨暄的走,凌風胡亂的編了一個理由搪塞住追問的妹妹,“對啊。”凌琪兒翻了個白眼給凌風,聰明非凡的凌琪兒怎么可能相信,“你當我傻啊,你們才剛結婚唉,雨暄姐怎么可能這么著急走?不應該天天粘著你的嗎?”凌風含糊其辭,總不能說淺雨暄沒臉見大家然后離家出走了吧,“老哥的事做妹妹的別瞎打聽!”抬手就拍了凌琪兒的小腦袋一下,“哎呦!”凌琪兒的小嘴頓時就撅了起來,她也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什么不想讓大家知道的事,所以還是不問的好,就當雨暄姐姐,不對,就當雨暄嫂子出國旅游了。

    “哼,不問就不問,你們大人的世界我這種小孩是理解不了的。”說完,便叼著一個棒棒糖走到一邊去了,凌風扯了扯嘴角,無奈的看了一眼凌琪兒那堪稱‘偉岸’的胸部,“你都19歲啦!能不能好好聊天啦,裝什么嫩啊,你這個年紀在零零后的孩子眼中都算的上老女人啦!”

    不過凌風也就是在心里吐槽一下,凌琪兒瘋起來也是一頭小老虎啊。“鞏偉,去通知一下,晚上6點鐘,香主以上的老大都來一下總部,我有事找他們商量一下。”雨暄的事情耽誤了這么長時間,算一下日子,李遠程‘催命牌’的一個月時間也快到了,是時候應該早做準備了,又是一場斗智斗勇的惡戰啊……

    作者:羽諾。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