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六章(續)

    余震海站在窗前,看見江茹盈一早就在為‘清閣’忙碌,不由得欣慰:“好丫頭,好丫頭……”

    屋內,江茹盈頭疼得厲害,正想著靠一會吧,誰知眼睛一閉,就沉沉睡去。

    羊舌梓浩對江茹盈不放心,便熬制好藥茶給她端來,門敲了幾下,他卻沒有聽見里面有什么反應,推門而入,原來這丫頭是睡著了呢。

    羊舌梓浩不禁失笑,他揉揉江茹盈的頭,坐在她對面看著她什么時候醒。

    睡著的江茹盈嘴里嘀嘀咕咕,樣子可愛極了,羊舌梓浩嘆一口氣,這樣的女孩子真是不多見吶。如此堅強果斷,獨當一面。

    時間悄然流逝,江茹盈突然一個夢醒:“哎呀。”

    卻嚇到羊舌梓浩,他皺眉:“怎么?做噩夢了?”

    “梓浩,我睡多久了?”江茹盈有些發蒙,迷迷糊糊的問道。

    “沒多久,應該也就半個時辰左右。”羊舌梓浩一雙狹長鳳眼笑彎了。

    “哎呀,半個時辰,一天之計在于晨,我居然浪費了半個時辰!”江茹盈懊悔地捶胸頓足,關鍵是她還沒有把迫在眉睫的出道事宜想好!

    完了完了完了,江茹盈錘頭,突然她發現了一個問題:“梓浩,你在這里坐了半個時辰嗎?”

    羊舌梓浩完全沒有想到江茹盈突然會問他這個問題,一時間瞪大眼。

    “咳,沒有,剛來罷了,”他有些尷尬,端起藥茶邊走表說道,“這茶涼了,我去給你熱熱。”

    剛來茶就涼了?江茹盈表示不相信,可是在巨大的工作壓力之下,她的精力又重新回到出道名單上:“哎,完了完了,時間肯定不夠了!嗚嗚嗚……怎么睡著了我?”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