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進軍物流行業

    江茹盈哼一聲嘀咕:“我有什么錯?”

    對,你沒錯,是我自己腦袋有問題!羊舌梓浩咬牙,氣得轉身就走,然后江茹盈一個無處借力‘撲通’掉河里了。冰冷的河水濕透她的衣服,環抱起身子,她‘阿嚏’打了個大噴嚏。

    羊舌梓浩!你丫的心眼怎么這么小!江茹盈也氣得咬牙:“臥槽你大爺的!”

    ……對于江茹盈來說,這真是一個糟糕至極的早上,

    回房洗了個澡后,江茹盈穿上一身干凈的衣服,她剛打開門就看見羊舌梓浩站在門前等她……

    哼,二十一世紀的高智商少女不屑和這個古代猿人說話!她沒看他,徑直走出房間然后去一號銷售區視察去了。她并沒有發現,羊舌梓浩在她身后捏了個咒,隨即雙手一推將咒印在她的脖子后邊。

    羊舌梓浩和江茹盈冷戰了整整一個月,在這一個月里,江茹盈的精神壓力很大很大:首先她要保證‘清閣’的客流量,然后,她要著手開始設計‘清閣’的物流!吶,然后她還要頂住羊舌梓浩低氣壓……好在這期間,羊舌梓浩不會經常出現在她面前,不然她就又成精神病了……

    現在,客流量差不多是穩定下來了,江茹盈得意地笑笑:一切盡在她的掌握之中!那么之后的規劃也可以開始實行了……

    “阿四妹。”江茹盈在屋中喊了一聲。

    “誒,小姐,我來啦——”阿四妹扯著嗓子彪了一句戲曲,這腔調,仔細一聽還挺有那么一回事的。最近阿四妹和下人玩的還挺來,性格開朗多了,還主動找吹拉彈唱的的那位老師傅學了曲兒。

    聽了這一聲唱曲兒,江茹盈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說話就好好說話,唱的這叫什么東西。”

    阿四妹訕訕地撇撇嘴:“知道了小姐,您叫我干什么?”

    “幫我寫個招聘啟事,再招二十個小工。”

    阿四妹一臉懵逼:“二十個?!”

    江茹盈點頭:“對,就是二十個!別吱吱歪歪的了,趕緊寫。”

    阿四妹“哦”了一聲,麻利的拿起紙筆寫起來,她經過這一個月和江茹盈的接觸已經明白:小姐很厲害,聽她的話一定不會有錯,再啰嗦勸解幾句就是自己太自以為是了。

    阿四妹一下便寫好招聘啟事,她抬頭對江茹盈道:“小姐,東西寫好了,還有什么要吩咐的嗎?”

    江茹盈想了一會,道:“這二十個小工你讓羊舌梓浩把關,記得替我帶一句話‘要腿腳麻利的人,這是跑路的活’,好,沒事了就這樣,你先下去吧。”

    阿四妹鞠躬:“是。”

    江茹盈還是一副糾結的樣子:皺著眉、咬著指甲,她現在知道當老總的不容易了。這一個月吶,她只感覺自己的肉都少了十兩!這一個月吶,她的內心世界是QAQ這色兒的……余老板,之前是茹盈對不起你,錯怪你了,汗,再撐幾個月吧,撐到她賺回本的時候,就帶著‘清閣’和‘清閣’的老老少少都好好的休息休息!

    此時正是‘清閣’擴張副業的大好機會,若是以后‘清閣’做大做強只有一個餐飲行業遲早要被別人掰彎,所以稱現在‘清閣’還‘年輕氣盛’一定要努力發展副業!不過副業也不是那么好發展的,江茹盈要考慮到‘清閣’適合發展什么樣的副業,既要對現在的餐飲有幫助促進作用,又要為將來夯實基礎。

    思前想后,江茹盈以物流為接下去的發展副業為主制定了一個方案:

    首先,江茹盈要找到一個機會舉辦一個活動伺機宣傳物流送貨上門的好處,而這個活動的時間就必須定在明天!后天是‘清閣’成功開張一個月!反正減價、放炮、唱曲兒、跳舞……先把人吸引過來!至于傳單什么的江茹盈已經讓羊舌梓浩準備好了。

    宣傳好了之后嘛,當讓要立即推出快遞這份服務,快遞名江茹盈都想好了,就叫‘清風快遞’!招跑腿這事剛也吩咐下去了,羊舌梓浩,看你的了。

    在之后,如果‘清風快遞’干的好的話,江茹盈會根據盈利百分比決定是否收購柳葉鎮上最大的鏢局——千里鏢局。

    最后,如果物流方面真的好干的話,江茹盈就會將物流從副業升級為‘清閣’第二大主業。

    嚯哈哈哈……所謂賺錢賺到手抽筋!江茹盈從此走上人生巔峰……

    但是想象雖然美好,真正要干呢還是得腳踏實地的一步一腳印的干。加油吧,江茹盈,干巴爹。其實這樣算算,江茹盈這幾天絕對是賺發了,她帶的一千兩銀子壓根就沒用,現在她手里已經有一萬兩的積蓄了,之前真是小看了自己,余老板肯定也沒想到江茹盈這么厲害,他到現在說不定還在家里等著江茹盈回家哭訴:賺錢不容易啊,一千兩的本錢更本不夠用……

    現在,江茹盈用實力告訴所有人:天才是存在的!本來她只想暫時先穩住‘清閣’的根基,至少兩個月之后才會有穩定的收入,三個月之后收入慢慢增長,可誰知,‘清閣’的根基根本不用夯實,這收入一下就爆棚并穩定下來,吶、為了挖掘潛在消費者和擴大銷售市場,江茹盈決定馬上向物流方面投資。

    ……今天,發放活動傳單,并進行招人,明天,發放傳單并大力宣傳‘清風快遞’,后天,開展活動,擴大‘清閣’的知名度并且開始施行‘清風快遞’。

    總結好這些,江茹盈望望屋外:夜色茫茫。

    “啊嗚——好累啊。”江茹盈打了個大哈欠,“睡吧睡吧。”這一坐就是一下午的辦公室活——真的是太辛苦了……

    ……目光轉向已經連續五章都沒再出現的余家:大廳內。

    管家老五遞上一杯鐵觀音:“老爺,茹盈那孩子確實厲害,一個月就賺了將近八千兩銀子……”

    余震海仰頭大笑:“前兩日她就寄來一千兩銀子說是還本錢的……”

    “是嗎,真不愧是老爺的孩子。”管家老五拍了一句馬屁。

    但余老板聽了并不是很歡喜,他嘆一口氣道:“說實話……茹盈確實比我當年還要厲害,只是……我……還有曉曉,唉……”

    老五管家聽罷安慰道:“老爺,常言道好鐵匠要多練練,現在趁小姐病好之后得空,不如讓她也像茹盈小姐一樣去實踐。所謂,是驢子是馬拉出來遛遛……”

    余震海一臉懵逼:“什么好鐵匠要多練練,這俗語沒有吧……是驢子是馬這句好像也不是這么用的吧……”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這只是隔壁攝影棚亂入的……

    老五管家聽罷安慰道:“老爺,曉曉小姐性格雖膽小溫順,卻又未嘗不是件好事……她在商場上可算是謹慎的人,不如您也讓她嘗試一下開個茶館什么的……”

    “汗,這就是往河里扔錢了。”余震海苦笑,老五管家沉默不語。一盞茶過后余老板轉念一想,突然靈光乍現,“既然曉曉不能真真實實的開個茶館,那就讓她看著別人開茶館吧。”

    老五管家拱手問道:“老爺的意思是……”

    “再過三個月的樣子,在這里和王家的事情差不多就解決了,是該去一趟宣州和白震天那老匹夫較量較量了……”余震海摸著小胡子得意地笑著。

    老五管家低頭小心詢問:“這樣說的話老爺是要去茹盈小姐那咯……”

    “不錯,”余震海笑瞇了眼睛,他靠在椅背上品了一口茶,“屆時我會住在柳葉鎮,順便帶去曉曉讓她好好向茹盈學學經商之道。不過就不知道茹盈丫頭開的那個‘清閣’能不能撐到那個時候呢……哈哈哈哈……”

    “小姐聰明伶俐,想必一定可以的……”管家老五道。

    “但愿如此吧……”

    ……第二天:柳葉鎮:

    ‘清閣’派出有二十個小廝在街上發傳單,吶,由于這件事比較前無古人后無來者,所以為了安撫新來小廝們慌亂的心,江茹盈穿著和小廝一樣的寫著‘清風快遞’的工作服陪著他們在大街上——發傳單……

    “來,這位美女,明天是‘清閣’開張一個月,您,來瞧瞧不?”江茹盈著這一位‘鳳姐’樣的老婦女邊套近乎邊往人家手里塞了一張傳單,“很多東西都降價喲親,明天別忘記來哦。”

    遠處又來一位土豪樣的肥哥哥,江茹盈一把攔下他:“呦,這位帥哥,來來來,請看我們的傳單,明天‘清閣’開張一個月,有活動呦。別忘來撿大便宜。”

    “誒,那位小姐,哦——來來,小妹妹,我是‘清閣’……”

    “哇,姐姐長得好生漂亮……話說我們‘清閣’……”

    小廝們看著自家老總如此……風中石化……

    江茹盈江老總把厚厚一摞傳單都發完了,她擦汗:“累死本大人啦……”

    她回頭,卻發現小廝們還在風中石化,怎么回事?花錢請了群吃閑飯的嗎?!她怒道:“都愣著干什么?怎么都不干事呢!工錢還要不要了?!”

    小廝們驚醒,急忙學著江茹盈的樣子發起了傳單,他們心中對江茹盈多了一分敬佩:小姐能屈能伸以身作則,將來一定能干大事!

    畫外音:娃子你們想多了……江茹盈是臉皮厚而已……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