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內訌出現

    她又研究了一會‘石頭’,抬頭對面無表情的羊舌梓浩道:“你可以再改進改進一下這‘石頭’嗎?”

    “怎么改進?”羊舌梓浩波瀾不驚,問道。

    江茹盈開口解釋:“擴大這‘石頭’的通訊范圍,增加‘石頭’的通訊人數。這樣就可以讓更多人通過‘石頭’向我們‘清閣’訂飯,懂了嗎?可以做好嗎?”

    “這個估計不行……”羊舌梓浩撇過頭一口拒絕。

    “什么?!”江茹盈傻眼,這個梗不對吧,她問道,“不行?為什么不行?你給我說清楚。”

    羊舌梓浩開口解釋:“這東西如果要進行通訊必須滿足一個條件,條件就是靠我個人催動能力從而催動通訊,同時能力越大催動的‘石頭’越多,但是現在,以我的能力最多只能催動兩個‘石頭’進行通話。”

    “兩個啊……”江茹盈泄氣,“才兩個,羊舌梓浩你太遜了……”

    羊舌梓浩:……

    江茹盈遞出‘石頭’:“吶,羊子,這東西還你先了……”

    “不用,”羊舌梓浩沒看她的眼睛,“你自己留著吧,到時也許會需要。”

    “哦,好吧,謝了。”

    ……

    夜晚,千絲拿來賬本,江茹盈一刻不閑認真算起賬本,羊舌梓浩見她為了‘清閣’出謀劃策想了一下午,現在看她又在算賬,心里不禁泛起一絲心疼的感覺……不不不,什么心疼不心疼的,一定是他想多了!

    甩開這些亂七八糟的感覺,羊舌梓浩倒了兩杯茶,一杯遞給江茹盈,另一杯他自己小口品著。

    江茹盈此時頭痛的厲害,她接過羊舌梓浩手上的茶一口喝完,又認真看起賬本了。

    突然,一陣敲門聲打斷了她的思路,江茹盈一驚,手中賬本掉了。羊舌梓浩笑了笑,替她撿起:“誰啊,進來吧。”

    來的是阿四妹,她身后跟著一個長相清秀的男子。咦,江茹盈揉揉腦袋回憶著:這男的長得挺眼熟哈——她看著這男子又用力敲敲腦袋,卻想不出這人是誰。

    見江茹盈這么整自己的腦袋,阿四妹又開始嘮叨:“小姐,身體要緊,你別這樣敲自己,要是敲傻了就不好了……”

    江茹盈苦笑著點點頭:“知道了,你來有什么事嗎?”

    阿四妹答道:“是這個男子要找你,說是要來當小工。”

    “是嗎,”江茹盈點點頭,“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鹿天。是早上小姐你給錢的那家人,我是弟弟。”

    “是你?”江茹盈笑了,“怎么,想通了?到我這來了。洗了把臉,換了件衣裳,我才發現你也挺帥的嘛。”

    “是吧……小姐。”鹿天靦腆地笑笑,“我哥不來,我來了。早上,謝謝你,小姐……”

    “謝什么。”江茹盈一拍桌子大笑,“來了我這就一定不會虧待你的!鹿天,好好干吧!阿四妹,趕緊帶他去住宿的地方,讓他好好休息休息,鹿天,明天可就要辛苦咯……”

    鹿天用力點點頭,向江茹盈跪下:“嗯!謝謝小姐”

    江茹盈立即扶他起來,道:“鹿天,在這兒,你記住,我只許你跪著一次,下次最多鞠躬知道嗎?‘清閣’中的人都是家人。”

    鹿天忍住眼淚:他在江茹盈面前已經哭過了,不可以再哭了。他緩緩道:“知道了小姐。”

    阿四妹嘀嘀咕咕著帶鹿天下去。房里又只剩羊舌梓浩和江茹盈。

    江茹盈笑了一會后又嘆口氣,她還是覺得很累。羊舌梓浩見狀又幫她倒了一杯茶,放了幾粒不知從哪來的青色粉末到杯子里,等攪勻了茶水,他把杯子遞給她。

    “謝了。”江茹盈接過茶一口喝完。

    “味道怎么樣?”羊舌梓浩接過已經空了的茶杯笑道,“有沒有感覺這茶水更香了?仔細抿抿是不是覺得這茶水更加苦澀了?”

    江茹盈抿抿嘴:“誒,還真是,怎么回事?”

    羊舌梓浩揉揉她的腦袋道:“我加了點藥在茶里,你喝了這藥茶有利于消除疲勞。”

    “是嗎?”江茹盈眼睛一亮,“羊子,謝謝你啦!”

    羊舌梓浩滿足的笑笑:“不過你還是要早些休息啊,身體不能熬壞了。畢竟藥不是天天可以吃的。”

    “吶吶我知道,羊子你太好了……”江茹盈感激涕零,就差沒抱上他親兩口。

    羊舌梓浩被她這火辣辣的眼神盯得毛骨悚然,他寵辱不驚的笑著:“你快休息吧,我一個大男人不好在這里陪你,先走了。”

    “哦,好吧……”江茹盈有些委屈,他走了,不就只剩她一個人熬夜了嗎……

    羊舌梓浩又替她倒了一杯茶:“你慢慢看賬本吧,我走了。”

    ……

    走了……羊舌梓浩在黝黑的走廊里走著路,他有些弄不懂江茹盈這個人,他感覺她活潑開朗不像個小女人……爹爹對他說的話,果然是真的嗎?可是一個女人能干出什么大事?等等!他為什么一直在想她?!怎么回事!羊舌梓浩摸摸自己的心口感覺這里跳得厲害。他的話一向很少,所以從剛認識她開始他就一直是看著她做事的,一直看到現在,難怪他的心也有些慌亂嗎……

    這樣想著,羊舌梓浩已到了自己房間的門前。唉,他自己居然為江茹盈的事糾結了一路?!一定是他太累了,先休息休息吧……

    ……羊舌梓浩一覺睡到了天亮,陽光照進窗子,他醒了。每天他都會很準時的醒過來,大概是因為一旦他不小心的睡過頭了,就會被別人發現他的存在……所以他到現在還是這么敏感。

    羊舌梓浩還在這里思前想后憂憂郁郁時,大門“咚”一聲被推開!

    羊舌梓浩一驚,恐懼在瞬間突破他的內心防線,他嚇得差點沒叫出聲:怎么回事!

    ——原來的是江茹盈,他大口喘氣,感覺心臟在用力撞擊他的胸膛。

    “羊舌梓浩,我想到代替那個聯系‘石頭’的辦法啦!誒,羊舌梓浩你怎么垂著頭啊?感覺身體不舒服嗎?還是……”

    江茹盈這個該死的女人!煩死了!羊舌梓浩突然瞪著她,大聲:“你給我出去!”

    “蛤?”江茹盈一愣,自己做了什么讓他生氣的事嗎?沒有吧……她雖然平時大大咧咧的,但是如果一旦和別人成為朋友,她就很難再對別人發火了……羊舌梓浩這出是怎么回事?

    江茹盈小心翼翼地道:“羊舌梓浩……”你怎么了呀還沒說出口,一股勁風迎面襲來,她硬生生被吹出房間,大門在她面前“砰”一聲關上!真是可惡啊!江茹盈生氣了:好心關心你,你還不知好歹!真可惡,她雙手叉腰,大喊:“會點法術有什么了不起的,哼!這么厲害你怎么不上天吶!”

    嚎完一嗓子,江茹盈火氣沒下去反倒更加忿忿不平,她卷卷袖子一跺腳,朝羊舌梓浩的房間做了一給鬼臉,然后走了。

    “這是什么人啊,真是的,”江茹盈一路上嘀嘀咕咕,氣得不行:以后她要是再沒事找抽理他半句話,她就是豬!

    遠處,阿四妹又在邊走邊左顧右盼,估計是在找江茹盈呢……江茹盈向她一招手,示意自己還在這。

    阿四妹跑過來:“小姐,今天的客人比昨天的還多呢!”

    “所以人手還不夠嗎?”江茹盈皺眉,“要趕緊招人了呀……”

    阿四妹有些奇怪:“什么人手不夠啊,小姐,人您昨天不是早就招好了嗎?”

    “昨天?昨天你不是還說我人手不夠嗎,我什么時候招人了?”

    阿四妹更加摸不著頭腦:“咦,那是怎么回事……”

    江茹盈也有些暈了,她正要喊阿四妹一起去問問下人怎么回事時,一個男人的聲音從身后傳了過來:“是我請的人。”

    這不是羊舌梓浩的聲音嗎?江茹盈心情瞬間不好了,她也不回頭,冷哼一聲就徑直走了。

    阿四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她呆呆站在原地,想著是應該跟江茹盈就這樣走了,還是應該在這里和羊舌梓浩嘮幾句嗑。好在羊舌梓浩并不想和她說上半句話,也徑直走過她,跟上江茹盈。

    江茹盈聽到腳步聲,又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埋頭只顧走路:不理他不理他!

    阿四妹歪歪頭,有些想不到這尷尬的氣氛是怎么回事,她不解的嘆一口氣,去前樓支援客服……

    江茹盈還是只顧往前走,打定注意要把羊舌梓浩甩開十條街,突然,她前腳踩空,仰面一摔,媽呀,江茹盈瞬間hou不住了,——她只顧走,而前面就是小河!日狗,這死老鴇,沒事修河干嘛?她張嘴要尖叫,只是啊字還沒喊出口,身體奇跡般的停下了!深硬硬懸在河面上。

    羊舌梓浩帶有笑意的聲音傳來:“怎么樣,還走得成路嗎?”

    “你、你快把放我下來!”江茹盈臉憋得通紅,大聲道。

    “我幫了你,連聲謝謝都不說嗎?”羊舌梓浩道,“早上你連門都不敲直接進了我的房間,要是我正在換衣服呢?”

    江茹盈雙手雙腳在空中直揮:“你個大男人,怕什么嘛,再說進了你房間一次你就發那么大火,有必要嗎!”

    羊舌梓浩感覺自己的一腔好心都給狗吃了,本來帶有歉意的情感這下全沒了:“你都不感覺你自己有錯嗎?”

    江茹盈嘀咕:“哼,我有什么錯?”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