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四章 合作

    蜥蜴兩只黃豆大的眼睛仿佛閃著幽冥鬼火,配合森冷壓抑的環境,顯得鬼氣森森。

    林淺靠近南宮研,兩人以防御姿勢堵住秦偉生的去路。

    “小妍,千萬不要看蜥蜴的眼睛。”

    “恩,好。”

    勉強將注意力從蜥蜴身上離開,南宮研冷汗直冒,她只是稍微看了一眼,就感覺自己像要被吸進去,那么秦偉生也是這樣著了道?看這架勢,他應該已經失去了自我意識。

    “我們現在怎么辦?”

    “軍部的要求是安全帶回,我們不能殺了他。”

    秦偉生“桀桀”怪笑,“對,你們絕對不能殺我。”

    林淺抽出一根雷矛,“是不能殺了你,留口氣能救活就行。”

    “你!”秦偉生大怒,兇神惡煞地朝林淺撲來。

    “哼,不過是個普通人。”林淺冷笑,扔出雷矛的同時,對南宮研喊道:“注意那只蜥蜴,將它凍住,不要讓它跑了!”

    蜥蜴看到南宮研的動作后,“哧溜”一下從秦偉生肩上爬走,隱于空間消失了。

    “該死!這下慘了!”

    雷矛穩穩地將秦偉生釘在地上,對方還在蜥蜴的控制下張牙舞爪。

    “守住門!”林淺吩咐道。

    南宮研將自己周圍半米的范圍都凝出冰霜,在這段范圍里,她可以清楚感知到異物的侵入,這間房間范圍太大,她的能量不足以支撐覆蓋。

    會隱形的怪物確實棘手,林淺也是暗自懊惱,她太大意了,以為不過是只特殊異能的低階變異獸。

    但是,雙異能的變異獸確實罕見,心里不斷盤算著,如果為她所用……林淺打定了主意,她收起了雷盾,以商談的口氣說道:“咱們現在誰也奈何不了誰,不如我們談談。”

    地上的秦偉生眼珠子轉了轉 ,“你想怎么談?”

    “不如我們合作?”

    “合作?”秦偉生詫異,“你想和我合作?”

    “有問題嗎?”

    “……你讓我想想。”

    “淺淺,我這么會不會太冒險?完全是與虎謀皮啊”南宮研很擔憂。

    “要先入虎穴,才能知道是與虎謀皮,還是謀得虎子。”

    秦偉生說話了,“合作對我有什么好處嗎?你們不會是想引我出現后再殺了我吧。”

    “我沒那么無聊,至于好處,你是雙異能,應該能感覺到自己進階有多難,我可以提供給你足夠的異能晶,而且如果沒有我,憑借秦偉生普通人的血肉之軀,你可能一輩子都要被困在這里,你可以再等,但現在機會只有一次。”

    林淺說的是實話,所以秦偉生猶豫了。

    “你應該知道我只讓兩個人來救援的原因,為什么還愿意和我合作?”

    “送上門給你吞噬精神力,然后成為你的傀儡,但我現在還好好的,你傷不了我。”

    “你這人類還真是有趣。”秦偉生低笑,不,應該說是變異蜥蜴在低笑,它控制了秦偉生,也獲得了對方的記憶,自然知道人類是多么陰險狡詐,為了利益可以手足相殘不惜一切,像林淺這樣一笑泯恩仇的真是少見。

    “我們各取所需罷了。”林淺平靜地述說事實,在末世,人人奉行的都是無利不起早,她還沒那么圣母可以以德報怨,而這一切,都是建立在她有足夠的信心壓制住變異蜥蜴的基礎上。

    “這算是達成共識了?”南宮研感慨。

    “我該叫你什么?這樣方便。”

    “你是說名字?也是,你們人類都有。”

    “總不能叫你變異蜥蜴吧。”南宮研戲謔道。

    “……西,就叫阿西。”變異蜥蜴重新出現在秦偉生肩膀上。

    南宮研怪叫一聲,“阿西吧!給我力量吧!”

    陸少軍在樓梯入口處等了很久,都不見林淺兩人出現,心中不免焦躁,何況,他們剛剛已經遭遇了第四波喪尸,同時損失了兩名士兵,這些士兵都是他親手提拔上來的,每一名都是他的心血,讓他尤為擔心的是,喪尸攻擊的時間間隔越來越短,也越來越兇猛,時間拖得越長,對他們越不利。

    “少校,我們去下一層吧!”雷鳴在祈求。

    陸少軍的神情陰晴不定,一面是軍令如山,一面是兄弟之情,他無法取舍。

    “再等等。”

    “等什么!這么長時間都過去了,她們說不定都犧牲了!少校,快決定吧!”

    “閉嘴!給我收回你說的話!”

    林淺是在窘境第一個伸手幫他的人,汪俊覺不允許別人這樣說。

    “喂,你們在吵什么?”

    林淺和南宮研架著秦偉生上樓梯時,正巧撞到這一幕。

    “你們總算回來了!”陸少軍松了口氣,他的目光在看到秦偉生肩上的傷口時,一頓,厲色道:“這是怎么回事!”

    “碰到了點麻煩。”林淺滿不在乎道。

    “麻煩?!”

    “好了!我不是好端端在這里嘛,吵的頭疼!”秦偉生怒聲道,他肩上的傷自然是林淺造成的,但南宮研早已冰封住了傷口,并無大礙。

    陸少軍語氣冷硬,“是。”

    一只蜥蜴從秦偉生寬大的衣袍里探頭出來,好奇地東張西望。

    “這又是什么?”

    “蜥蜴啊,真沒見識。”南宮研嗤笑道。

    “我的意思是……”陸少軍下意識不想對她生氣。

    “沒有經過異變,它是秦先生的寵物。還有這里,是秦先生執意要帶的東西,應該是你們需要的。”林淺將東西交給陸少軍。

    秦偉生適時地抬起手,親呢地摸了摸蜥蜴。

    “秦先生!”雷鳴梗著脖子喊道。

    “別叫!我又沒聾!”

    南宮研悶笑。

    雷鳴忍住怒氣,“請您給出解釋!為什么當初提出那樣不合理的要求!”

    秦偉生說出的話,讓所有人都變了臉色,除了林淺和南宮研。

    “就這么點東西要拿,來那么多人干嘛。”秦偉生說得理直氣壯。

    “就因為這樣?!”

    “是啊。”

    雷鳴氣瘋了,“你!你知不知道因為你,我們失去了兩個戰友!你這個混蛋!”

    “那是你們傻,別啰嗦了,趕緊離開這里!。”

    實話,而且是大實話,和平年代生活久了,思維也僵化了,接收到秦偉生的救助訊息后,上層對其中不合理的地方居然沒有起一絲懷疑,傻乎乎發出指令派出一隊人,然后只讓兩人去接應,如果今天去的不是林淺她們,而是別人,說不定就被煉成傀儡了,或許他們是曾想到會有異常,但和秦偉生可能帶來的價值相比,就顯得微不足道。

    末世發生后,低階異能者的出現已經呈噴井之勢,只要有變異晶,就能培養出新的一批,這些在末世前顯得無比珍貴的異能士兵,已經自動淪為了犧牲品,只是他們不自知罷了。

    既然已經完成了任務,就需要盡快撤離,因為秦偉生之前那一番豪言壯語,陸少軍怒火中燒,于是他“不經意”忘了安排人去保護他,其他士兵更是不愿主動接觸秦偉生,這差事自然而然落在了林淺和南宮研身上,正好如了林淺的意。

    “阿西吧,我說……”

    “叫我西!”秦偉生低吼,懷里的蜥蜴翻白眼。

    “好吧,阿西吧!”南宮研死性不改。

    “……你有什么事,說。”秦偉生認命了。

    “你可以控制雷鳴嗎?”

    “哈?”秦偉生驚訝,“那小子確實挺可惡的,他怎么招惹你了?”

    “招惹算不上,就是看他不順眼。”

    “現在還不行,起碼等我升到二階。”

    “那能讀取他記憶嗎?”

    “也不行。”

    南宮研鼻孔朝天,斜眼鄙夷道:“虧你自稱宇宙無敵天下第一獨孤求敗變異獸。”

    “我什么說自己宇宙無敵天下第一獨孤求敗變異獸了?”

    “剛剛啊。”

    “……”

    “真的不行啊?”南宮研很失望。

    “你有什么目的,說說。”

    “沒啥,”南宮研神秘兮兮道,“就是想探討一下雷鳴和陸少軍的恩怨情仇。”

    “……你干嘛不自己去問。”

    “那多沒意思啊。”

    “人類真麻煩。”

    看南宮研和阿西拌嘴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

    “你比我想象得還聰明,和其他變異獸不太一樣。”林淺忍不住捏了捏蜥蜴的小爪子,時間看長了,林淺還覺得這小東西挺可愛,它喜歡人類的食物,鄙棄吃人肉,心思又單純,就是陰謀詭計,其中也透著些直率,林淺空間里異能晶很多,每天喂幾顆,倒也建立了些許革命情感。

    “當然,我是秦偉生創造出來的,不奇怪。”

    這話是阿西借著秦偉生說的,顯得很怪異。

    “為什么軍方這么想要秦偉生?”

    “基因研究。”

    “……到了基地,你會不會有危險?”

    “不會,這具身體基本相當于我的分身,而且我繼承了他的全部記憶,我就是秦偉生,沒什么區別。”秦偉生又添了一句,“除非是碰到你這樣的變態,不然,不會有危險。”

    “恭喜你安全了。”南宮研笑道。

    “我是安全了,你們倆很危險。”

    “怎么說?”

    阿西爬到南宮研手上咬了一口,將血珠舔入嘴里。

    南宮研慘叫,“你干嘛!你不是說不吃人肉嘛,騙子。”

    “果然有毒。”很嫌棄地將血吐出來,阿西又將目光對準了林淺。

    “別咬,我都知道。”林淺雙手放在背后。

    “誰敢給你們下毒?看你們的表情,你們早就知道了?”

    南宮研苦哈哈地笑,林淺什么話也沒說。

    “你們不會自己給自己下毒吧?”阿西把秦偉生控制的很好,對方的表情已經明確說明了三個字——神經病。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