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48 不要哭,要好好的活著

    北風緩緩的吹起,帶著三分的涼意,三分的憂傷,三分的苦澀,還有一分的凄涼。

    在微風之中,如脫落的蛋殼一般,人皇的身體在一片一片的脫落著,而后在天空之中化成了虛無。

    臉上沒人任何的不甘,眼神之中沒人任何的猶豫,看著下方的眾人,人皇的臉上只是帶著那淡淡的笑容,神情之中滿是對未來的信心,似乎在他的那雙充滿了智慧的雙眼之中已是看到了他想要看到的未來。

    黑霧已是被沖散,陽光再次灑向了大地,人皇在這一聲之中最后的一句話依舊在萬物生靈的耳畔回蕩,只是那個說話的人已是在光明之中化成了碎片。

    “師父!”

    “族長!”……

    悲戚的呼喊之聲在天地之間響起,那一個個在苦難之中成長的人類強者們在這一刻都是紛紛落下了眼淚。無論他們心中有著怎樣的堅強,在送別了那個帶領整個人族走上崛起之路的男人之時,他們都是落下了一生之中最為堅強的淚水。

    望著那已是化成了塵埃的人皇,凌云的眼中也是緩緩的落下了淚水。不知為何?只覺得自己此刻心中很難過很難過,而當看著那個從黑暗之中走來的男子之時,一股濃郁的危機之感油然而生。

    從前的嬉皮笑臉在這一刻一掃而盡,曾經嬉笑人生的胖子,在這一刻已是成為了一個淚人。全身的贅肉都在他肥胖的身體之上因為悲戚而顫抖著,滾燙的淚水滾滾的落下。

    “師父,我們一定會贏的!”

    口中反復的念著這樣的一句話,胖子只覺得自己此刻的心好痛好痛。因為那個離自己而去的男人,在他的心中不僅是師父,更是有如父親一般。而在不知不覺之中,胖子早已是把他當成了父親一般的對待。

    當所有人類都在悲傷之時,那些無論是來自北原的神族戰士,還是那些神族的士兵,臉上同樣是布滿了悲傷,眼神之中更是有著憂傷與悔恨,因為在那片慢慢愈合了起來的空間之中,他們沒有看到那個帶領著自己來到了這里的親王殿下,他們也沒有看到那個統領了自己無數年,并賦予了他們無上的榮譽的神皇。

    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兵器,看著那兵器之上的鮮血所有人的臉上苦澀而痛苦,他們的心中更是悲傷到了絕望!

    人皇的聲音早已的消散,在耳畔響起的只有天空之中呼嘯的風聲,看著那個就像是來自黑暗之中的男人,所有的人都是緊緊的握緊了雙拳,但卻又沒有一個人敢拿起自己手中的兵器想他沖去。因為就是這樣遠遠的看著他,這些毫不畏死的神族士兵和北原戰士就已經失去了一切抵抗的勇氣,有的只是心中無盡的絕望。

    這個世間永遠都不會有太久的沉寂,哪怕是尸橫遍野,也依舊會有那漆黑的烏鳥在樹梢之上悲啼,而在此刻一道聲音也是很快打破了這里的沉寂,在天地之間隆隆的響起。

    “父神,殺了他們,殺光他們!”天師瘋狂的說道,而此刻他的雙眼之中也是通紅的一片。

    聲音如催命的魔音一般,在它響起之時,所有的人類,所有的神族都是在這一刻抬起了頭顱,恐懼而擔憂的看向了那個黑暗的男人。

    正當眾人都在看著自己之時,男子卻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一旁的天師,而后從口中吐出了兩個無比冰冷的字,“廢物!”

    身體劇烈的一震,在此刻天師只覺得有如一盆冰水從頭頂之上突然傾倒了下來,讓自己從頭寒到了心,而那雙通紅的雙眼也是瞬間被這股冰寒沖了回去。看著那個黑暗之中的男人,看著那個被自己稱之為父神的男人,天師緩緩的低下了自己驕傲的頭顱,再也不敢多說一個字。

    就在眾人都在驚恐的看著自己之時,那個早已是被黑暗侵蝕了的男人也同樣掃視著下方所有的人。

    目光掃過,在凌云的身上停頓了下來,男子微微皺起了雙眉,目光變得更加冰冷了下來。

    心在胸膛之中狂跳著,似乎想要沖破那個阻擋著自己的壁壘,飛向那個遠處佇立于黑暗之中的男子一般。在這一刻,凌云心中很怕,很擔憂,但他卻不知自己在怕什么,又在擔憂什么?因為對于那個遠處的男子,最多一死而已,又怎會去害怕與擔憂?

    目光在久久的停頓之后,男子臉上突然升起了一道嘲諷的笑容,而后目光終于從凌云的身體之上移了開去,最后卻是落在了那個站在凌云身后,身體瘋狂的顫抖著的安琪的身上,而那目光也是頓時變得渴望了起來,兩道黑光也是順著他的目光落在了安琪的身體之上。

    終于,就在那個男子看著安琪露出了渴望的目光之時,凌云也是終于知道了自己在害怕什么,在擔憂什么,那張神皇寫給親王的獸皮之中的內容頓時清晰的在腦海之中回蕩了起來。

    猛的轉過了頭,看著安琪,凌云的心頓時恐懼到了極點,這種恐懼來自那蒼白的臉龐之上留下了晶瑩淚,這種恐懼來自那雙無比純凈的雙目在這一刻漸漸的暗淡了下去。

    “不!”

    因為恐懼,聲音變的極度的沙啞;因為恐懼,那沙啞的聲音卻是如此的脆弱與低沉。

    身體已是停止了顫抖,淚水在不停的從那暗淡的雙眼之中涌出,手顫抖的朝著那張前方的臉孔艱難的伸去。蒼白的雙唇一張一合的想要說些什么,可最終什么都是無法說出,只是從他的口型之中似乎能夠看出,她最后要說的只是很簡單的一句話:“不要哭,要好好的活著!”

    “安琪!”

    一切發生的太過的迅速,等到諸葛翎轉頭之時,那雙無比純潔的雙眼之中已是流盡了最后的一滴淚水,只是依舊不舍的看著那個因為恐懼而愣在了原地始終無法移動一步的凌云。

    一道白光從安琪的身體之上亮起,射向了九天之中那個黑暗之中的男子。

    光很白,很柔,很美,也無比的純潔。只是,就是這樣的一道光在射入了那個男子身體之時,黑暗卻是變的更加的濃郁了起來!

    “安琪!”

    “不!”

    雙眼在那白光離體之后,終于失去了一切的光亮與純潔,變的無比暗淡了起來。而在這一刻,天地之間也是終于響起了那悲痛欲絕的喊叫之聲。只是,和那聲音同時響起的還有那邪惡而瘋狂的大笑之聲。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