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46章 簡單的劍招,至強的劍

    看著那眼前的這柄絕世的天劍,天師的臉色劇變,雙眉急速的皺起。

    “瘋子!”

    伴隨著一道罵上,天師的雙手開始迅速的結起了一個又一個復雜的手印。伴隨著這一個個手印,一股股黑霧從天師的體內冒出,在他的手掌之間聚集。

    感受著在天師手掌之間那股越來越恐怖的黑暗能量,看著身旁那把在微微的顫動著,人皇低聲的嘆了一口氣。

    顫動,天劍的確是顫動著,因為它需要一個舞動自己的人,一個武動自己開天辟地的人,而這個人便是它身旁的人皇。

    別人或許不知,但他卻是知道,眼前的這把絕世天劍在這一刻已是不在存在任何親王的氣息,在這一刻它只是一把劍,一把迫不及待欲要斬破整個蒼穹的劍。

    親王以身化劍,以自己的軀體與手中的長劍融合,以所有對劍道的感悟,以畢生的所有劍意化成一把劍,化成了一把連天地都會為之變色的絕世天劍。只是,當這把絕世之劍形成之時,親王一切的一切都是隨之消失,永遠都無法在恢復原樣。

    從此之后,這片天地之間有的也只會是這把絕世的劍,在也不會出現那個曾經神族千年之中最為出色的親王殿下。

    手緩緩的伸出,劍在顫動之中落入了人皇的手中,無盡的劍意迅速的將人皇包裹,置身于無盡的金光之中,手握著這把絕世的天劍,人皇整個人就有如一個來自九天之上的戰神一般神圣而威嚴。

    “我們會贏的!”握著手中的天劍,感受著劍身之上傳來的那股信念與期盼,人皇低聲說道。

    聲音在金光之中緩緩的響起,聲音很低沉,但卻又是十分的堅定,無比的堅定。

    在那堅定的聲音之中,天劍在顫動,因為那位親王留下的信念而顫動,因為人皇心中的堅定而顫動。

    “去死吧!”就在這時,另外的一道聲音在這個頓時安靜了下來的世界之中響了起來,而這道聲音來自那個此刻臉上有著一股瘋狂的天師。

    身體急速的射向了人皇,手中有著一朵無比妖艷的黑色蓮花在急速的轉動著,伴隨著蓮花每一次的轉動,都會有一股讓人為之變色的恐怖黑暗能量流淌而出。

    感受著那黑蓮之中所帶的恐怖能量,凌云為之變色,因為他知道,即使那些流蕩而出的黑暗能量都足以滅殺自己。

    “這便是神皇強者的實力嗎?”凌云心中暗想,眼中卻是分外的明亮,因為他的心中如同那一個個人類的強者一般無比堅信天空之中的那個置身于金光之中的人皇絕對不會輸。

    嗡~伴隨著一聲劍鳴之聲,人皇的身體飄然起身,雙手緊緊的握著手中那把天地之間最強的劍。

    他不會使劍,他不懂劍道,他想做的只是想要殺死眼前的那個手握黑蓮的天師,所以他只是揮動著手中的天劍,運起了全身一切的力量,朝著那急速響著自己射來的天師劈了下去。

    簡單的劍招,有時卻是最強大的劍招。對于這柄絕世天劍來說,本就不需要任何強大的劍招,因為它本就是這個世間之中最強的劍招,它不需要用劍者有多強的劍意,因為它本就是由那無盡強大的劍意匯聚而成。它要的其實很簡單,它要的只是用劍之人用它畢生的修為將它揮出!而人皇此刻卻是如此的做了,所以這看似簡簡單單的一劍,其實已是一招蘊含了浩瀚的劍意而成的世間最強大的劍招。

    “死吧!”看著向自己砍來的天劍,天師大聲的喝道,同時揮出了那朵在手中高速旋轉的黑蓮。

    黑蓮在離開天師的雙手之際,便已是化成了一道黑色的光線朝著人皇射了過去。只是就在黑蓮脫手之際,天師的臉龐卻是緩緩的蒼白了起來,而且越來越蒼白。因為他發現,在那看似簡單的一劍之下,在那從天而降的天劍之下,他無法躲開,無論他的身體閃到何處,他都是無法的閃開。

    劍從天而降,天師無法躲開,那高速旋轉著的黑蓮依舊無法的躲過,伴隨著一道清脆的響聲,黑蓮瞬間被砍成了兩半。

    驚天的巨響之聲沒有響起,恐怖的黑暗能量也沒有席卷開來,只有那把閃耀著耀眼金光的天劍依舊在朝著下方劈下,而那黑蓮之中所蘊含著的那些恐怖的黑暗能量早已是在金光之中化成了虛無。

    看著那把依舊沒有任何阻攔的朝著自己劈來的天劍,看著那個手握著天劍的男人,天師的臉色便的愈發的慘白。而他的身體也在混沌之中瘋狂的竄到,只是無論他飛到了哪里,他的身體就是被金光所籠罩,所以他永遠都無法躲過那眼見那柄世間最強的劍和那世間最強大的劍招。

    “死吧!”

    聲音如雷鳴一般在天空之中響起,更如那來自地獄的召喚之聲一般,在天師的耳畔響起,那把劍也是在這一刻終于落在了天師的頭頂之上。

    臉色無比的蒼白,眼神之中布滿了怨恨,只是無論天師的臉龐怎樣的蒼白,眼神之中怎樣的怨恨,但卻沒有一絲的恐懼包涵在其中。

    望著人皇,看著他手中的金色天劍,天師的口中大聲的咆哮著,“這是你們逼我的,這是你們逼我的!”

    在聲音響起的同時,只見天師從腰間扯下了一塊黑色的玉佩,而后快速的捏成了碎片。

    劍依舊毫不留情的砍下,沒人知道天師為何那樣做,也沒人知道那塊玉佩能夠起到怎樣的作用。只是在他捏碎玉佩的瞬間,大量的黑霧從那碎裂的玉佩之中涌了出來,而后一道人影在黑霧之中若隱若現,而后漸漸的清晰了起來。

    那個人很黑,很黑,身體之聲的一切皮膚都是漆黑如墨,那背后本該潔白如雪的十八只翅膀卻是有如從地獄之中被撈起一般,帶著最為純潔的黑色霧氣。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