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44章 一百零八劍

    當破曉的藍光與那來自于黑暗的霧氣相碰之時,兩種截然相反的力量卻是交織在了一起,彼此纏斗,彼此侵蝕,彼此消融,最后緩緩的消散在這個世間之中,化成了那最本源的能量。

    劍與劍依舊在不停的前進著,一柄朝著凌云的脖間刺去,一柄朝著蒼狼的胸膛落去,誰都沒有停住手中的劍,誰都沒有放下心中的殺念,一切的一切都是顯得那么的義無反顧。

    朝陽在破曉之后便會越升越高,那光芒也會變的更加的耀眼與熾熱,而黑暗卻是在不斷的消散,迅速的露出了那柄薄如蟬翼的長劍。

    “我承認你比我強!”看著眼前那個被無數劍光所籠罩著的凌云,蒼狼無比瘋狂的大笑道:“但那又如何?今日我死,你也將亡!”

    戰爭本就是殘酷的,既然來了,那便早就已是做好了戰死的準備。游走在戰場之中,出現在敵人的背后,而后給那毫無防備的敵人以致命的一擊。可即使如此,戰爭依舊是充滿了危急,即使強大如神皇與地師都會隕落。所以在來到這個戰場之上的那一刻,無論是誰,其實心中早已是做好了戰死的準備。

    “你會死,我不會!”

    即將在那把如蟬翼一般鋒利無比的薄劍欲要刺穿凌云喉間之時,冰冷的聲音從凌云的口中緩緩的道了出來。

    聲音很平靜,但正是這份平靜,讓蒼狼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種莫名的擔憂,哪怕自己手中的劍此刻已是觸碰道了凌云喉間的皮膚,哪怕手中的薄劍鋒利無比,蒼狼卻是害怕手中的劍無法刺入那層脆弱的皮膚。

    身體急速的轉動,以一種奇妙的方式扭轉了起來,伴隨著這一次轉動,一條鮮紅的血箭從凌云的脖間飆射而出,而那把本該刺向蒼狼胸口之中的雷動卻并沒有刺向那顆跳動著的心臟,而后朝著那在蒼狼的背后扇動著的十二只翅膀落了下去。

    “啊!”

    隨著一道慘叫之聲的響起,金色的血液朝著大地揮灑而去,那十二只羽翼也是頓時失去了所有的生機,無力的朝著下方落去,途中飄起了漫天潔白的羽毛。

    臉色蒼白,身體不住的劇烈顫抖著,那原本的瘋狂在這一刻變成了深深的恐懼。

    力量在迅速的消逝,從背后那恐怖的傷口之中流逝,看著凌云,蒼狼的臉色蒼白如同白紙,目光更是怨恨到了極點。

    “你到底是誰?”這句話再一次從蒼狼的口中道出,只是此時他真的想要知道對方是誰,想要知道眼前這個即將奪去自己性命的白發男子究竟為何會對著自己有著如此濃烈的仇恨?

    傷口早已在那生命本源力量的修補之下愈合,脖間、衣衫之上依舊殘留著那一片暗紅色的血液,看著遠處的蒼狼,凌云的臉上盡是冷漠,對于他的問題,只是淡淡的回答道:“我不會殺你!”

    聽了這句話,蒼狼的身體微微的一震,接著心底升起了一股寒意,最后寒意化成了恐懼。

    他不會殺自己,他為何不會殺自己?難道是因為殺了自己并不足以解出他心中的仇恨嗎?或者他要讓自己活在這個世界之上受盡永恒的折磨?

    想到這里,蒼狼的心中突然想起了極北之地大殿之中的那個被囚禁在黑暗之中永世承受煎熬的人。想到他,心中的那份恐懼更加劇烈。

    蒼狼不畏懼死亡,但他卻沒有勇氣去面對死亡,心中雖然有著極度的恐懼,可他卻是沒有那最后的一絲勇氣去了斷自己的余生。

    看到了蒼狼臉上的恐懼,看著他那因力量流逝而在天空之中劇烈搖晃著的身體,凌云只是冷漠的一把將抓起,而后向著那個一直在默默的看著自己與他的女子飛去。

    風在耳旁呼嘯,人如離玄的箭一般急射而去,所過之處只留下了一道還未消散的藍光。

    “翎兒,我抓到他了!”看著那滿身冰冷殺意的諸葛翎,凌云沙啞的說道,聲音之中有著悲傷,有著激動,也有著疼痛的思念。

    緩緩的松開了懷中的安琪,一步一步朝著蒼狼走去,長劍已是從劍鞘被抽出,隨著身體的顫動在諸葛翎的手中微微的顫動著。

    “你又是誰?”看著眼前的這個如冰山一般的絕世美人,蒼狼此刻的聲音也是萬分的沙啞,因為疼痛表情也是顯得十分猙獰。

    沒有回答他的話,因為對于這個將死之人,對于這個滅殺了自己全家,奪去了自己童年最美好的那個美夢的人,諸葛翎心中不會升起半點的憐憫,所以她不會去回答蒼狼的話,她要他死都不知道自己為何而死。

    劍光緩緩的閃過,每一道劍光都是顯得那么的冰冷,每一道劍光都是帶起了一支支金色的血箭,每一道劍光都是在蒼狼的身上烙下了深深的傷口。而舞動這把劍的女子,舞動此刻這把殘忍的劍的女子,卻又是顯得如此的美麗,她那舞劍的身影,更是像在舞者一支絕美的舞蹈,凄美而又悲傷。

    一劍、二劍、三劍……

    慘叫之時連連不斷,從最初的哀嚎,變成了最后的悲鳴,只是隨著那一道道劍光落在身體之上,蒼狼卻是始終沒能死去,也沒能暈去,只能默默的忍受著那如凌遲一般生不如死的痛苦。

    一百零五劍、一百零六劍、一百零七劍……

    伴隨著一百零八劍的落下,那把劍終于冷了下來,那個人也早已是淚流滿面,感激而又眷戀的看著凌云,等待著他最后的一劍!

    一百零八,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諸葛翎清楚的記得,當初自己的家中有著一百零八個人,而在那天之后,躺在血泊之中的身體也是有著整整一百零八具,他們睜著雙眼倒在血泊之中,眼中有著恐懼,有著不甘,也有著絕望……

    看著諸葛翎,凌云默默的點頭,他知道此刻已是泣不成聲的她想要說什么,所以他也是那么做了,揮出了手中的雷動,揮出了一切的仇恨、憤怒與悲傷!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