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43章 出劍

    “今日你必死!”看著那遠處的蒼狼,凌云低沉且略帶沙啞的說道。

    冰冷的聲音在天空之中彌漫著,讓周圍正在浴血廝殺的眾人心頭不由的升起了一股寒意,只是他們根本就沒有心神轉頭去看那讓自己心生寒意的聲音從何而來。因為只要他們一轉頭,那個眼前的敵人便會抓住這個機會,無情的了斷自己的生命。

    世上沒有人愿意死,哪怕面對著無比殘酷的戰爭,他們依舊不愿意死,所以他們拼盡自己一切的力量在這場戰爭之中尋找著一線的生機。

    看著遠處一頭白絲的凌云,耳畔依舊回蕩著他的那句冰冷的話語,蒼老緩緩的皺起了雙眉。在這一刻,他開始懷疑不久之前自己的猜測。

    “你到底是誰?”蒼狼再次問道。

    因為從凌云出現到現在,蒼狼只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冰冷與瘋狂的殺意,卻并沒有感受到任何的憤怒,更沒有看到凌云看過一眼那個早已是不知墜向了何方粉身碎骨的人類強者的尸體,所以他不得不再一次開始懷疑凌云的身份。

    他叫蒼狼,正如他的名字一般,正如草原之上馳騁的蒼狼一般嗜血好殺!他殺過無數的人,他的雙手沾過無數的血腥,但是他每一次殺人都從未留過后患,所以在這一個世界之上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有著那些恨自己入骨的敵人,所以看著遠處那個對自己充滿了殺意的凌云,他很疑惑!

    蒼老緊緊的皺著雙眉,回憶著自己殺過的人類,只是自己殺人類簡直太多了,多的連他自己都是無法記清。

    “你到底是誰?”見凌云沉默不語,蒼狼再次的問道。

    不是他真的想知道凌云的身份,而是他想知道凌云為何要殺自己,從而找出對方情感之上的破綻,在關鍵的時候給對方造成致命的傷害!

    面容依舊陰沉,望著蒼狼的眼神依舊冰冷,但卻始終沒有說話,只是再次拿起了手中的神劍雷動,再一次向著他刺了出去。

    劍未至,雷先響,雷動刺出之際,九天之上落下了一道紫電,朝著蒼狼便是狂劈而下。

    無數的劍影緩緩的形成,而后快速的合而為一,變成了一柄劍,一柄散發著無數道光劍的劍,一柄如那九天之上緩緩升起的朝陽一般耀眼的巨劍,一名如今凌云所領悟的至強一劍——破曉!

    一劍出便是破曉,無盡的劍光瞬間將蒼狼所籠罩,完全由劍意匯聚而成的劍光,在他的身體之上烙下了一條一條的劍痕。傷口雖然都不深,但每一條傷口都是在徐徐的往外滲著金色的鮮血,而這種感覺讓這個天師的弟子,讓這個無比兇殘的蒼狼萬分的憤怒,那身體之上的血腥之味更是激發了他心底對嗜血的渴望。

    輕輕的用舌尖拭去那從臉頰之上流淌而下的血液,感受著自己的血液在口中的腥臭之味,蒼狼的臉上一片的冰冷,雙眼更是因為瘋狂與怒火而變得通紅。但他卻沒有動,就那樣靜靜的站在天空之中任由那些劍光繼續切割著自己的身體。

    他習慣使用匕首,他不習慣與人正面對戰,他只喜歡穿梭于黑暗之中,然后在背后給人最致命的一擊。所以他在等,哪怕承受著無盡的痛苦,他依舊在等,等著凌云露出破綻的那一刻。

    如同破曉的朝陽一般越升越起,凌云手中的雷動在急速的刺向蒼狼之時,變得愈發的閃耀與明亮了起來,無數藍色的光劍源源不斷的從雷動之上射出,最后落在了蒼狼的身體之上。而伴隨著這些光劍的落下,那些傷口也是更深了一分。

    看著那把急速的向著自己刺來的璀璨的藍色巨劍,蒼狼的雙眉越鎖越緊,臉色也是變得更加的鄭重與蒼白了起來,因為在眼前的那把巨劍的身上,他看不出任何的破綻。

    “他剛才死的很慘,很不甘心,現在也應該已經粉身碎骨了吧!”

    瘋狂的譏笑之聲緩緩的從蒼狼的口中響起,在凌云的耳旁回蕩著,只是這道譏笑之聲并未達到發出它的人所期待的結果,那把劍依舊是那么無情的朝著自己刺來,那個人依舊是那么的毫無破綻,只是此時一句無比冰冷的聲音在蒼狼的耳邊響了起來。

    “你會死的比他更加凄慘百萬倍!”凌云淡淡的說道,聲音很平靜,但卻是有著一種無比肯定的冰冷,似乎已是預測到了蒼狼最后的結局。

    雷動依舊急速的切割著空間,急速的朝著蒼狼刺去,轉眼之間也是終于來到了蒼狼的身前。

    而在這一刻,那個殘忍嗜血的天師弟子也是終于動了,只是他沒有揮動手中的匕首,而是從那腰間之處抽出了一柄無比鋒利的薄劍。

    “這是你逼我的!”蒼狼瘋狂的吼道。

    伴隨著這道瘋狂的吼聲,那把猶如蟬翼一般的薄劍直接朝著凌云便是刺了出去,如墨一般的黑霧急速的在薄劍之上彌漫,給這把鋒利的讓人膽寒的薄劍更是添加上了一股詭異。

    黑霧在劍身彌漫,黑霧在蒼狼的身體之上彌漫,迅速的將蒼狼整個身體覆蓋了起來,而在這一刻,這頭來自草原之上的蒼狼終于是露出了他最為鋒利的獠牙,咬向了凌云的脖間。

    “去死吧!”蒼狼面容猙獰,瘋狂的吼道。

    看著那把急速的向著自己的脖間刺來的脖間,凌云的臉上依舊是一臉的平靜,心中也是沒有升起任何的波瀾,只是依舊義無反顧的朝著前方刺去。因為凌云的心中一直清楚,自己不會死,劍尖之下的那個黑衣男子今日卻是必死無疑,只是他不會死在自己的這把劍下,他會死在自己深愛的那個女子的手中。

    緊緊的摟著懷中的安琪,諸葛翎的眼睛卻一直緊緊的盯著凌云與蒼狼直接的對戰,她的臉上沒有出現過一絲的擔憂,哪怕在見到蒼狼使出了那暗黑的一劍之后也沒有。因為她相信自己深愛著的那個男人,她更相信任何的黑暗都是無法阻止破曉的朝陽在天際升起,將陽光灑向大地!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