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35章 是他!

    緩緩的嘆了一口氣,看著那雙眼如野獸一般閃爍著懾人光芒的凌云,人皇的臉上一片冰寒這色。他沒有說話,可那前方的空間也是劇烈的波動了起來,一幕幕畫面在那波動的空間之中閃過。

    在那畫面之中,一個老人斬殺了一名神族的男子,而在他欲要殺死另外的一名女子之時,一把閃耀著寒光的匕首從他的背后緩緩的***,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臟。

    當畫面再次重放,當自己親眼看著自己爺爺倒下,那一切的堅強都已是同著老人一起倒下,那老人的遺言在這一刻也是再也無法去遵守!

    “不!”凌風想要嘶吼,可卻不知為何,喉嚨之中卻是放不出半點的聲音。

    看著老人的鮮血一點一點的滴落在地面之上,看著老人在倒下之時嘴角依舊不舍的念著自己的名字,眼淚一點一點緩緩的落下。

    隨著嘭的一身,凌云突然跪倒在地面之上,緊緊的抓住那冰冷的泥土,身體不住的顫抖。

    看著那因空間而浮動的畫面,看著那個男子悲痛欲絕的樣子,眼淚緩緩的從諸葛翎與安琪的眼中落下。在這一刻,她們知道任何的安慰只會令這個自己深愛的男子更加的傷心,這個痛只有在仇恨落下之時才會慢慢的愈合。而她們能做的,就只有默默的陪著這個男人一同的傷心與落淚。

    畫面依舊在繼續,沒有因為凌云的悲痛而停頓,而那一雙雙的眼睛也是依舊緊緊的盯著那個波動著的空間,即使眼淚已是模糊了眼前的景象,可他們依舊是緊緊的盯著,因為他們要看清那個奪走老人生命的人到底是誰!

    畫面緩緩的移動,隨著那畫面的移動,一身黑袍的男子緩緩的出現在了那波動著的空間之中。

    十二只翅膀在背后伸展著,輕舐著匕首之中的血液,男子的臉龐之上滿是殘忍的表情,那冷漠的雙眸之中更是布滿了嗜血的光芒!

    猛的從地面之上站起,毫不猶豫的拔出了悲傷的雷動,漆黑的劍光閃過,烏云的夜空響起了一道道雷鳴。

    空間歸為平靜,一切的畫面都已是被凌云一劍劈散,只是他劈散的永遠都只是那空間之中回放著的畫面,而不是那個殺害了自己爺爺的真正兇手。

    無盡的殺意在凌云的身體之上彌漫,在這一刻,那個胸膛之中的心臟開始重重的跳動了起來;在這一刻,那顆獸神之心之中的仇恨再一次被燃燒了起來。

    看著此刻的凌云,眾人都只是默默的站在;看著此刻的凌云,安琪依舊是在落在淚,而后朝著他的后背緊緊的抱了上去。

    此刻,看著那早已是恢復了平靜的空間,諸葛翎的身體微微的顫抖著,臉色滿是蒼白,那久遠的記憶再一次被喚醒!

    “是他!”諸葛翎默默的念著,而后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

    曾經,有一個小女孩做過一個世上最后的夢。只是有一天,伴隨著一名手握長劍的男子的傳入,那場夢碎了,曾經一切的美好都是變成了痛苦的烙印。

    “我沒事!”輕拍著安琪的手,凌云安慰的說道。

    “翎兒!”只是還未等他的話語落下,耳旁便是響起了胖子急切的聲音。

    轉頭,看到的是一臉蒼白的諸葛翎,金色的鮮血在她的嘴角流淌,那雙布滿了淚水的雙目之中帶著濃濃的仇恨,在這一刻這個女子再一次冰冷了起來。

    放開了凌云,一把將那搖搖欲墜的身體抱住,安琪擔憂的叫道:“翎兒姐姐!”

    看著此刻的諸葛翎,感受著那雙眸之中所掩藏的濃郁的仇恨,腦海之中回蕩著那個諸葛翎兒時的故事,已是猜出了大概。

    一把將諸葛翎與安琪一同攬入了懷中,感受著那在自己的懷中依舊微微顫抖著的身體,低聲的說道:“我們一同報仇!”

    聲音很輕、很淡,但卻是無比的堅定,聽著這道聲音,諸葛翎在凌云的懷中默默的點著頭,緊緊的畏縮在這溫暖的懷抱之中,讓那溫暖再次緩緩的融化自己的心,讓自己的體溫緩緩的去撫慰他的悲痛。

    看著那相擁在一起的三人,眾人都是默默的看著,誰都不愿去打擾,誰都沒有多動一下,深怕自己多余的動作打破了這大戰之前難得的溫暖與平靜。就連人皇與親王兩人也只是互相對望著,而后互相在對方的腦海之中傳音著。

    “那張獸皮你看了?”看著人皇手中的獸皮,親王的聲音緩緩的人人皇的腦海之中響起。

    看著親王臉上凝重的表情,人皇默默的點頭,但卻沒有說什么!

    “你有什么看法!”看著點頭不語的人皇,親王問道。

    “盡力而為!”人皇說道。

    “盡力而為!”親王默默的念著,而后緩緩的苦笑。

    簡簡單單的四個字,在兩個已是站在了世界最巔峰的男人的口中道出,這之中已是充滿了太多的無奈與苦澀,所以親王露出了苦笑,人皇臉上依舊有著苦澀。

    時間緩緩的流淌,這個大戰之前的夜晚似乎是特別的難熬。

    微風吹過,吹落了林中的許些枯黃的落葉,落葉緩緩的落下,在此刻一道蟬鳴在林間緩緩的響起。

    在這一寂靜的夜晚,在這已是入秋許久的夜晚,山林之中有著淡淡的涼意,秋蟬本不該在此刻鳴叫,但卻是鳴叫了起來。

    聽著那一道道的蟬鳴,一切的溫情都是被打破,一切的平靜也是終歸無法維持多久,凌云緩緩的松開了兩名女子,而后轉身看向了那個身著白袍的人皇,淡淡的問道:“那人是誰?”

    聲音很平靜,但卻很冰冷,伴隨著那一聲聲的蟬鳴緩緩的在山林只見響起,而聲音回蕩之際,那些秋蟬已是鳴叫的愈發響亮了起來,只是那一道道的蟬鳴之聲中,此刻已是多了一分凄慘與絕望。

    話音落下,無數的秋蟬緩緩的從枝頭落下,而后墜入那冰冷的泥土之中。

    “那些秋蟬本是無辜的!”看著凌云那冰冷的眼神,親王一陣嘆息,在這一刻這個在不久之前讓他看到了一絲希望的人類男子所散發的強烈的殺意讓他都是覺得有些壓抑。

    看著凌云,人皇的臉上沒有半點的不悅,而是笑著說道:“他叫蒼狼,是天師的弟子,這次大戰他必定會出現,到時你就盡情的殺吧!”

    聲音響起,聲音之中同樣布滿了無盡的殺意,而在這殺意飄蕩之間,那浩浩蕩蕩的人族大軍已然進入了這片山林之中,靜靜的等待著不久之后的大戰。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