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31章 情已逝,心已冷

    無奈,有時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亦是一件無比痛苦的事。

    少年的身影已經遠去,神皇卻依舊靜坐在房中的床上,看著那遠去的聲音,耳旁回蕩著她臨走前最后留下的話語,神情之中帶著苦澀的無奈。

    “就算你此刻放她離開,到時候我也會抓她回來的。”

    聲音先行傳進了神皇的耳中,而后那個白袍的男子緩步而入,他的臉上沒有憤怒,也沒有因神皇放走安琪而不悅,有的只是一片的平淡。

    抬頭看了一眼那個已是來到了自己身旁的地師,神皇稍稍向一旁移動了一下身體,而后示意他坐下。

    平淡的臉龐之上升起了一道淡淡的笑容,地師緩緩的坐下,說道:“我們兩兄弟已是多少年沒有坐在一起過了?”

    “二哥,你真的愿意黑暗降臨人間嗎?”沒有去回答地師的話,人皇卻是反問道。

    身體微微的一震,也不知是因為那聲久違的“二哥”,還是因為那個問題,默默的轉過了頭,似乎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臉上苦澀的笑容,但也同時并沒有去回答地師的那句話。

    見地師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神皇苦笑著搖頭,而后繼續問道:“我曾經一直在想,為何父神當年要將這個皇位傳給我?”

    “因為你是我們四人中最敬重父皇的人!”地師說道。

    “最敬重?”看了一眼地師,神皇臉上的苦澀更盛,“但我始終是最差勁的那個!”

    望著神皇臉上的苦澀,聽了他的這句話,地師突然笑了,可是那笑容之中同樣是苦澀,略有些沙啞的說道:“無論我們多么的出色,在父皇的面前依舊是那么的暗淡無光,況且父皇只是一味的追求自己的力量,我們的成就他根本就不會去關心,既然不會去關系,也就不會去驕傲!”

    “原來是這樣!”神皇緩緩的點頭,可表情卻是沒有任何的表情,因為自己的父神自己又怎會不了解?

    “你當初不是四弟的對手!”

    門窗微動,那終日被圣光所籠罩著的神族皇宮也是不知哪來的風吹到著這些門窗,而神皇的聲音也是隨著這陣風緩緩的飄蕩。

    “神宮竟然也會有風吹來,看來圣光也不愿在籠罩這里了!”見地師依舊沉默著,神皇說道。

    緩緩的抬起了頭,看著那若有所思的神皇,地師說道:“這些年我也吸收了一切黑暗的力量!”

    聲音很平靜,很冰冷,但卻似乎是帶著一點淡淡的痛苦,在房中一陣回蕩,而后被風隨風的飛散。

    “人族已經站在了四弟那邊。”看著一臉冷漠的地師,神皇平靜的問道:“那個男人你對付的了嗎?”

    “大哥回來!”

    沒有太多的猶豫,沒有太久的思考,地師就是那樣依舊平靜的回答道,只是這個回答讓神皇覺得很無力,甚至無力從床上站起來。

    似乎是感受到了神皇的無力感,地師搖著頭說道:“黑暗注定會降臨的!”

    “我舍不得!”神皇落寞的回答道。

    “那為何不去保護她?”地師緊鎖著雙眉,神情之中一片的冰冷。

    望著面前這個神情冷漠的男人,腦海之中卻是回蕩起了當初那個叫做地的男人為了一個女子掀起了一場腥風血雨的畫面,只是結果卻是顯得萬分的悲人。

    “他始終都是那個我最敬愛的父神!”神皇搖著頭苦笑著繼續問道:“你很父神嗎?”

    身體微微的一陣顫動,望著那天空之中愈來愈弱的圣光,地師默默的點著頭,而后悲傷的苦笑,最后沙啞的說道:“要不是大哥對我使用的那個秘術,讓我一輩子都無法背叛父神與他,就算明知會死,我也是早已向他動手了!”

    “我懂了!”微微的一笑,神皇緩緩的說道。

    看著神皇臉上的笑容,地師也是淡淡的一笑,只是這兩道笑容,最后都是變成了苦澀之笑,因為一個男子此時已是悄然而至,就那么靜靜的站在屋子的門口之處。

    沒有磅礴我力量從他的身體之內飄散而出,明明站在門口,卻讓人又是感覺不到,明明沒有力量散發而出,看著那道身影,卻又是讓人覺得是在看著一片平靜異常的汪洋。

    這個男人名叫天,世上除了少數幾人之外,沒人知道他來自何處,只知道他很強,真的很強,所以也就在他的名字之后加了一個“師”的尊稱。

    “本以為你永遠不會背叛父神,看來這個世界始終沒有那種絕對的事情!”

    天師的聲音在房中緩緩的響起,這道簡單而又平靜的聲音卻是有如那片平靜的汪洋之中突然掀起了一道滔天的巨狼,恐怖而浩瀚的能量頓時席卷了神皇。

    沒有任何的話語,就那樣靜靜的看著口中之中的那名男子,神皇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遺憾,而后看向地師緩緩的笑了起來。

    “大哥……”地師喊道。

    只是他的話還未喊完,一滴金色的血液已是緩緩的從天師的手指之中飛離了出來,緩緩的飛向了神皇,飛向了神皇那顆在緩緩跳動的心臟,最后緩緩的融入了心臟之中。

    咚~咚~咚~

    心臟依然在跳動,只是在這一刻,神皇突然覺得自己的心好冷,自己的靈魂更加的冰冷,曾經的溫暖急速的離自己而去,那曾經的溫情與愛恨隨著那些溫暖的離去,急劇的失溫。

    臉上依舊掛著遺憾,可是那雙眼睛卻是在這一刻徹底的冰冷了下去,那顆心臟、那道靈魂也已是失去了一切的情感,徹底的冰冷了下去。

    看著那靜靜的站在自己身旁的神皇,地師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心里已是知道,那顆心臟雖然依舊還在跳動,那個人依舊還是神皇,可他如同自己一樣,只是一具永遠不會背叛眼前那個男人和那個男人身后的那個男人的行尸走肉而已了。

    情已逝,心已冷,那顆冰冷的心不會再有任何的感情,那道冰冷的靈魂將永世獨單,只是對那已然遠去的愛女,依舊存在著那淡淡的思念與關愛。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