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30章 從前,有一個渴望力量的男人

    “老師!”

    猛的從床上驚醒過來,眼淚在眼中徐徐的流淌著,那張原本清麗的臉龐此時卻是顯得消瘦而蒼白。

    緩緩的睜開雙眼,率先步入眼簾的不是那空無一人的房間,而是那個一直對自己寵愛有加的神皇陛下,Hxm

    笑容依舊是那么的溫和,眼神之中充滿了寵溺,只是不知何時,這位神族的最高領袖那漆黑而濃密黑發之間,不知何時多出了幾縷白絲。

    看著眼前的這個男子,眼淚更是急速的落下。在這一刻,安琪再也不去想什么,只是一頭撲進了神皇那寬厚的懷抱之中痛哭了起來。

    “父皇!”趴在神皇的懷中,眼淚徐徐的從眼眶之中涌出,口中默默的念著:“老師死了,老師死了……”

    抱著懷中的安琪,如同當初那般抱著這個自己最為疼愛的女兒,神皇口中無聲的嘆息著,但卻又不知該如何去安慰。

    “在你之前,國師曾經收過一個弟子,那個人便是你的叔叔,神族的親王殿下!”看著靜靜的在自己的懷中落淚的安琪,神皇臉上露出了一道苦澀的笑容,緩緩的說道:“他曾經是國師的驕傲,也是我的驕傲,更是整個神族的驕傲,只是因為他想要阻止一件注定無法阻止的事,這個我們曾經的驕傲毅然離開了這里,去了那片終年苦寒的北原之上!”

    “皇叔不是你派去北原的嗎?”緩緩的抬起頭,看著那已是陷入了回憶之中的神皇,安琪問道。

    看著懷中的安琪,神皇緩緩的搖頭,有些自嘲的笑道:“像他那樣如此驕傲的人,又怎會聽我的安排?”

    “也只有想他那么驕傲的人才會在我們都已是絕望之時,依舊不顧一切的阻止,或許也只有他們的驕傲的人才有這種資格去阻止那件事吧!”神皇心中默默的說道。

    看著那自己的懷中靜靜的看著自己的安琪,此刻神皇甚至有些后悔當初的決定,后悔當初的懦弱!

    或許是對自己的父皇太過的熟悉,或許是因為神皇在這一刻本就沒有掩飾自己的內心,望著神皇那苦澀的笑容,安琪問道:“皇叔想阻止什么事?”

    “一件關系到整個神族未來的事。”沒有繼續的說下去,只是苦笑著說道:“此刻我甚至也消他能夠成功。”

    還沒等安琪再次問下去,神皇臉上露出了一道慈愛的笑容,繼續說道:“你想出去嗎?”

    雖然臉上有著微笑,但安琪卻是覺得這句話神皇問的很認真,很沉重。微微的一愣,最后卻是搖著頭說道:“在這種時候,我又怎么能離父皇而去呢?”

    “可我消你離開這里,去找那個你心愛的男人,而后永遠的離開這里!”微微一笑,神皇認真的說道。

    臉上蕩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笑容很溫暖,眼神之中有著一股濃濃的思念,只是這股思念過于苦澀。

    看著神皇認真的笑容,安琪也是淡淡的笑,笑著緩緩的搖頭:“我連他在哪我都不知道,又去哪里找他?”

    “他就在你皇叔的大軍之中,和你的冰姐姐一起在你皇叔的大軍之中!”神皇笑著說道:“去找他吧!”

    身體在神皇的懷中微微的一震,眼淚再一次的緩緩落下,而后默默的低下了頭,在神皇的懷中緩緩的搖頭。

    感受著懷中安琪那微微震動的身體,神皇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臉上隱隱的露出了一絲的憐惜,而后輕聲的說道:“去吧,他是來找你的!”

    “我知道他是來找我的,我知道他不顧戰爭威脅是來找我的,我知道他的心中有我,我很開心!”身體因為激動而微微的顫抖著,淚水因為開心而緩緩的流淌著,安琪依舊搖著頭說道:“可我又怎能在這種時候離父皇您而去呢?”

    重重的搖著頭,臉上夾雜著開心與悲傷,那純潔的眼神之中卻是有著一股強烈的倔強,正是這股倔強讓這個柔弱的女子依舊在搖頭。

    望著安琪那驕傲的表情,神皇的臉上升起了一絲無奈,心中卻是升起了一絲溫暖。在這一刻,這個神族的皇者終于是在心中下定了某種決定,笑容緩緩的在臉上升起。

    從袖袍之中緩緩的拿出了一個被厚厚包裹著的東西,遞給了懷中那個自己最疼愛的女兒,而后說道:“將這個交給你的皇叔,他會保護你的!”

    “我不去!”安琪依舊搖著頭。

    將那個自己在暗中保護了無數年的女子慢慢的從懷中扶起,看著那倔強的表情,神皇的臉上雖然掛著笑容,可神情卻是分外的認真與嚴肅。

    “很久很久以前,神族有著一位對力量無比渴求的帝皇,為了得到強大的力量,他不惜以神皇的身份屈尊降貴拜入當時那個世上最強之人的門下。為了得到那人最強的功法,那個帝皇不惜下毒毒殺了自己的老師,并且得到了那部被世人傳為最強大的功法,并且通過那部功法,那個帝皇達到了神皇的巔峰。”

    “只是他卻并沒有滿足,他依舊渴望再進一步,渴望步入那傳說之中不死不滅的圣皇境界。”

    “所以他進入了那片永恒的黑暗之地,并不惜用無數神族之人的靈魂去煉化那座封印了無數魔族中人的大陣,去吸收大陣之中傳來的無盡力量。”

    “無數年來,他吸收了無數魔族中人的力量,伴隨著那些魔族強大的力量不停的進入體內,那個神族的帝皇的心慢慢的被染成了漆黑,黑暗在他的靈魂之中緩緩的滋生。只要他一旦突破,一旦跨出那扇門,跨出那一步,這個世界便無人能夠阻止他,黑暗便會降臨人間!”

    神皇低聲的說道,說的聲音很輕,卻是很清晰,清晰的傳進了安琪的耳中。

    看著神皇,安琪的臉上依舊是一臉的震驚,甚至有些不敢相信在自己心中一直安詳而美麗的世界竟然隱藏著如此的黑暗。

    “皇叔要阻止的就是這件事嗎?”震驚之后,安琪終于開口問道。

    緩緩的點頭,而后說道:“想要完全的煉化那做大陣,想要最后的跨出那一步,他此刻只需要一個無比純潔的靈魂,而琪兒你就是他要找的那最后的一個靈魂!”

    “父皇已經再也無法保護了你,所以我要去你皇叔那里,他有人族的幫助,更有那個讓他都為之黯然失色的人皇的幫助,或許能夠保護你!”看著那個已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的安琪,神皇繼續說道。

    看著自己父親臉上苦澀的笑容,感受著那笑容之中所隱藏的辛酸與痛苦,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后,安琪卻依舊開始搖頭,而后笑著說道:“我不去!”

    “胡鬧!”在這一刻,聽了安琪倔強的話語,神皇緊緊的皺起了雙眉,嚴肅的說道:“你知不知道你如今已是整個神族,整個大陸的消了?”

    “父皇你為何不和我一起去?為何不去阻止這件事?”望著神皇臉上的眼神,此刻安琪的眼中卻是一片的清明。

    身體微微的一震,在那雙無比清澈的雙眼的注視之下,神皇那張臉上的表情蕩滿了苦澀,但卻無比的堅定,因為這是他心中永遠都未變過的堅定。

    “因那個神族的帝皇就是我的父神!”

    聲音在房中回蕩,安琪臉上緩緩的升起了一道笑容,笑容很美、很甜,而后緩緩的轉身離去。只是在走出房門之后,身體微微的停頓了一下,而后一道聲音緩緩的飄進了神皇的耳中。

    “父皇,我會好還的活著的,你也要好好的活著!你的女兒永遠愛你!”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