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29章 皇宮中的血光

    那個夜晚,神族的軍隊開始在大陸之上集結,紛紛的敢向了他們心中永遠都最為神圣的那塊土地。

    那個夜晚,一個個人類拿起了一件件他們埋藏已久的武器,砍去了一個個讓他們曾經生不如死的神族之人,而后朝著那寒冷的北方飛去。

    那個夜晚,無數神族的普通之人,紛紛拿起了自己的武器,而后選擇了自己的陣營,并且朝著那個陣營前進!

    戰火在大地之上開始燃燒,硝煙在九天之上蔓延,鮮血與恐懼緩緩的拉開了戰爭的序幕。

    那個終日被圣光包裹著的宮殿之中,時而響起那一聲聲焦急的腳步,時而傳來幾聲憂嘆之聲,這里的平和早已是被打破,那圣潔的光芒也是不再顯得如此的神圣。

    “你們這群廢物!”

    看著那一個個跪倒在地面之上的臣子,神皇的臉色一片的鐵青,在這一刻他也是終于看清眼前的這批千挑萬選出來的神族金英是多么的膽怯與無能!

    憤怒的拍打著前方的桌案,因為憤怒胸口一陣起伏,而后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你們之中就沒有一個敢帶兵去迎戰的嗎?”看著眼下沉默的眾人,神皇緩緩的問道,只是聲音已是越來越冰冷了下去。

    沉默,依舊是沉默。這些在安逸的生活之中早已喪失了勇氣與力量的人,沒人愿意抬起自己的頭,沒人愿意迎向那冰冷的目光,更是沒人愿意在此刻站出來。

    看著那沉默不語的眾人,神皇緩緩的點頭,臉上也已是冰冷到了極致。

    “既然如此,我留你們還有何用?”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神皇說道。此刻的他很平靜,語氣也很平緩,只是那眼神之中已是滿布寒霜。

    紛紛的抬起了頭,震驚的看著那坐在皇座之上的神皇,群臣臉上出現了驚恐與迷惑。驚恐那個坐在皇座之上的男子剛才口中所說的話,迷惑自己的耳朵是否是出現了幻聽!然而,周圍的那一張張同樣迷惑的表情卻是告訴了他們,自己并沒有聽錯。

    看著神皇那冰冷的眼神,眾人心中紛紛的生出了一道冰冷的寒夜,這個從未有過寒冷的大殿,此刻他們卻是覺得分外的寒冷!

    “陛下……”

    一道聲音打破了場中的恐懼,那個聲音之中充滿了急切,只是話還未說完,那說話人的頭顱便已是脫離了他的身體,誰也無法再知道他接下來想說些什么!

    噠~噠~噠~

    腳步聲在大殿之中響起,一名男子緩步著從大殿的門口步入,伴隨著他慢慢的走入,大殿門口那扇厚重的木門緩緩的閉合!

    “地師!”

    看著緩步而進的男子,終于有人從驚恐之中回過了神,只是對方臉上那殘忍的笑容卻是讓他驚恐的心漸漸的變成了絕望。

    腰間的彎刀緩緩的出鞘,無數的刀光在大殿之中形成,沒人那臨死前恐懼的呼喊,不是他們不想喊,而是那把刀實在來的太快,他們根本就無法喊出。

    死寂的大殿依舊一片死寂,只是此時的死寂是因為那地面之上的一具具冰冷的尸體,和他們身體之下還在流淌的鮮血。

    “啊!”

    伴隨著一聲痛苦的叫喊之聲,無數的怨靈緩緩的離開了他們那顯得溫熱的身體,無比怨毒的看著眼前那個手握彎刀的男子。

    看著天空之中那些飄蕩著的怨靈,地師輕舔了一下嘴唇,臉上露出了一道邪惡的笑容,緩緩的將手伸進了衣袍之中,而后拿出了一個冒著濃郁黑霧的漆黑色水晶。

    黑霧在大殿之中開始彌漫,驅逐著那些圣潔的光芒,無數的鐵鏈緩緩的從黑霧之中蔓延而出,而后緩緩的射向了那些一臉怨毒的怨靈。本就虛弱的靈體,在那鐵鏈的拖拉之下,完全就沒有一點的抵抗之力,被一一拽進了那個漆黑的水晶之中。

    黑霧緩緩消散,圣光再次普照在了這個大點之中,無盡的血腥之味在大殿之中彌漫。眼前的一幕幕,看著那一個個倒下的身體,看著他們的靈魂被吸入了黑色的水晶之中,神皇的臉上依舊是一臉的漠然,眼神之中也依舊是一片冰涼。

    “一群可憐之人,連自己因何而死都不知道!”一腳踢開了面前的尸體,地師放聲的大笑了起來。

    “夠了吧?”冰冷的聲音緩緩的響起,神皇說道。

    看著那依舊坐在皇座之上的神皇,地師邪邪的一笑,而后淡淡的說了兩個字:“不夠!”

    “還要多少?”神皇依舊冷漠的問道。

    “一人足矣!”看著那一臉冰冷之色的神皇,地師又是笑著補充道:“只需那個全天下最為純凈的靈魂便足矣!”

    轟~

    隨著一道聲音的響起,那把不知用了多少珍貴的材料打造而出的皇座瞬間化成了碎片,無數的粉塵在大殿之中飄蕩了起來。

    在這一刻,在地師說出那句話之時,那神皇一直漠然與冰冷的臉龐之上升起了一道暴怒的表情,狂暴的能量從他的體內狂涌而出。

    此刻,站在這個大殿之中的神皇,已是成為了一頭憤怒的猛虎!

    “從小你就不是我的對手!”看著那無比憤怒的神皇,感受著他體內澎湃的能量,地師卻是很平靜的說道。

    緊握著雙拳,看著眼前那平靜異常的男子,神皇一字一頓的說道:“這些年里我已是用了百萬人的靈魂去交換安琪的靈魂,難道還不夠嗎?”

    “本來以為可以用數量彌補,可事實并不如此!”地師依舊平靜的說道。

    “可她畢竟是我的女兒,也是你的侄女啊!”看著眼前的那個男人,神皇聲音之中緩緩出現了一絲顫抖。

    看看的嘆了一口氣,地師臉上的表情也是緩和了一分,說道:“這時父神的命令!”

    雖然可以的緩和了一分,但聲音依舊顯得有些平淡,也有些冰冷,回蕩在大殿之中卻又像有著恐怖的力量一般,讓這個掌控著整個神族的男子身體微微的顫抖了起來。

    “再給我一段時間?”神皇說道,聲音也是顯得無比的落寞。

    看著眼前的神皇,看著他臉上落寞的表情,地師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緩緩的說道:“等到這場戰爭結束之后,等我滅了那個敢背叛父神的混蛋我親自取她的靈魂!”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