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24章 天與地

    在這一刻,親王不再是親王,他已是成為了一柄劍,一柄閃耀著無盡金光的王者之劍,一柄可以讓上蒼都為之顫抖的浩然天劍!

    不盡的金光從這柄充滿著浩然氣息的王者之劍上閃耀著,金光所過之處混沌潰散,虛空崩塌,一切的一切最終化為虛無,連那純粹的漆黑也是完全被絞碎。這片虛無的空間之中,此刻已是成為了一片金色的海洋,一片由浩然的劍氣組成的海洋,而海洋之中,只有一把劍和遠處的一個人!

    看著這把劍,看著這把足以毀天滅地的浩然天劍,國師的臉上憂色,心中亦是沒有恐懼。在這一刻,他笑了,他笑的很開心,很滿意,也很苦澀!

    “你永遠都是為師最出色的弟子,也永遠都是為師的驕傲!”

    望著那把以打破了一切時空限制,急速的向自己刺來的浩然天劍,國師緩緩的說道:“這是當初小龜死后我所悟的一劍,也將是我此生最后的一劍!”

    轟~

    虛空被炸碎,金色的海洋之中掀起了滔天的劍浪,一頭無比巨大的靈龜在劍海之中遨游,以一種看似緩慢。其實是快到了極致的速度朝著那把浩然天劍游了過去。

    爪子每一次揮舞,虛空便會被揮碎,劍海便會被揮散,而此刻他的一切,他畢生的劍意都是融入進了這一招之中。

    如果說,這一刻親王化成了一柄劍,而那在這一刻國師的人,他的劍,都是化成了那頭曾經一直陪伴著他的靈龜。

    劍緩緩的刺向靈龜,帶著浩然的正氣,帶著無怨與無悔的決絕;靈龜的雙爪緩緩的拍向那柄劍,帶著漠然,帶著無與倫比的悲傷,帶著最后的決絕!

    沒有可怕的能量輻射開去,也沒有震天的爆炸聲,一切都是顯得那么的平和,只是那混沌的虛空開始慢慢的碎裂,無盡的虛空碎片在金光之中飄蕩,而同時碎裂的還有那頭巨大的靈龜!

    劍意緩緩的消失,一切生命的氣息蕩然無存,那個早已是站在了世界巔峰的男子在那些虛空的碎片之中緩緩的消散。他的肉體,他的靈魂,還有他畢生的劍意都是消散在了這片支離破碎的虛空之中。虛空會很快恢復,可他卻將永遠的沉睡在這里。

    虛空之中,金光緩緩的消散,那把浩然的天劍也是隨之消散,嘴角掛著一絲金色的血液,兩道清淚緩緩的從眼中流淌而出。站立于虛空之中,在這一刻,這個神族千年來最出色的男人終于流露出了一道孤單與悲傷!

    神族皇宮之中。

    隔著門縫看著遠方的天際,晶瑩的淚水緩緩的從眼眶之中流出,最后順著那蒼白的臉頰落入地面。在這一刻,安琪只覺得自己的心好痛好痛,也已是從這種心痛之中明白,自己的老師永遠都無法在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顫抖的抓起身旁的那些獸皮,金色的血液緩緩的從安琪的嘴角流淌而出,而后無論肉體還是心靈,都是再也無法忍耐近來的疲倦與折磨,昏昏的睡去。

    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神皇已是不知何時來到了這個一直緊閉的房屋之中,望著地面上自己的那個已沉沉的昏睡而去的女兒,神皇的臉上露出了一道難言的苦澀,而后將她輕輕的抱到了床上!

    極北,幽冥之地,終日被黑暗所籠罩,而在這片黑暗之中,有著一座巨大宮殿聳立于冰層之上。

    “真沒想到國竟然敗了!”緩緩的睜開雙眼,男子(地)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驚訝。

    如同他一般,緩緩的睜開雙眼,慢慢的從王座之上起身,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望著那依舊坐在王座之上的那名男子(天)淡淡的問道:“你去還是我去?”

    微微一笑,一股蕭殺之氣緩緩的從身體之上流露而出,地說道:“對付他何須師兄動手?我去便夠了!”

    “可他畢竟是號稱神族千年來最出色的人,你有把握嗎?”天說道,而當他看到地臉上自信的表情之時,不由滿意的點了點頭。

    憤怒,殺意,無盡的黑霧在大殿的一端緩緩的彌漫,鐵鏈在石柱之上發著沉重的響聲。黑霧之中,一雙目光緩緩的射向了那兩個神族白袍的男子,目光之中充滿無盡的恨意與殺意。

    “去吧,去吧,出去之后你必定死無葬身之地!”在這一刻,那個被黑霧所籠罩的男子瘋狂的大吼道。

    沒有理會那個被鎖在大殿石柱之上的男子,天的臉上依舊是一片的冰冷,只是看著一旁的地緩緩的說道:“將她帶回來,父神需要他!”

    臉上會意的一笑,沒有再說什么,地緩緩的朝著大殿盡頭的一面光幕走去,只是路過那名被鎖在那根石柱之上已是不知多少年了的男子之時,臉上緩緩的露出了一道厭惡的表情,而后說道:“要不是看你這幅樣子我很爽,我早就殺了你!”

    說完,大笑著揚長而去,直接步入了那面光幕之中。

    蒼穹之中,凌云等人沉默的站立于空中,誰都不知最終的結果如何,因為那面光幕伴隨著兩人最后的那一擊已然是碎裂了開來。

    靜立于蒼穹之中,眾人的臉上一片的漠然,可他們的雙眼卻是無比的明亮。

    站立于虛空之中,九天之上的烈陽已是完全的露了出來,清風吹過依舊沒能吹走那一絲的熱意。可是此刻,凌云卻是沒有感受到一絲的燥熱,因為此刻他的眼中,他的腦海之中,依舊停留在剛剛交戰的一幕,此刻腦海之后有的只有那把浩然的天劍和那遨游在劍海之中的靈龜!

    無論是天劍還是靈龜,在他們之上,凌云模糊的看到了那浩瀚如海的劍意,以及對他們對劍道的理解,正因為這份理解,使得他們最強的那招卻是背道而馳。

    感受著那足以毀天滅地的至強劍招,如今的凌云無法理解,更是沒有資格評論長短,只是無形之中,修為卻是在緩緩的提升,無形之中似乎便要觸碰到了某一道坎,只是似乎缺欠了什么,依舊無法邁過!

    經過天雷的淬體,在體內經過了異變之后,凌云便早已是處在了神王巔峰的層次,只是因為境界不夠,卻是始終無法邁出那一步,可是如今因為親王與國師的這一場決戰,那顆在胸膛之上跳動的心,似乎是有了那么一絲觸動,只有又缺欠了一些什么,所以依舊沒能看破了一層,邁出那一步。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