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23章 靈龜五步

    劍光閃過,虛空頓時被劈碎,那長長的一條黑縫,宛如一道傷痕一般,橫臥在蒼穹之上。

    望著那條長長的空間裂縫,親王的臉上緩緩的嚴肅了起來,率先一步跨進了那片虛無的漆黑之中,而在最后朝著凌云看了一眼之后,國師也是緩步朝著那虛無的空間邁了進去。

    空間緩緩的愈合,蒼穹再一次變成了蔚藍,只是在這蔚藍之中卻是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面如屏幕一般的光幕,光幕之中閃耀著那虛無空間之中的兩人。

    疑惑那諸葛翎口中的國師為何會認識安琪?也疑惑親王為何要自己來觀戰?凌云的心中甚至隱隱的感覺到那兩人似乎在自己身上看到了一種連自己都不知道的東西,而這種東西很重要,甚至讓凌云有些擔憂。

    看著蒼穹之上的那面光鏡,注意力完全被它吸引了過去,也再無多余的心力去思考與擔憂,因為那場無比激烈的戰斗依然開始了!

    虛無的空間之中,充滿了無盡的漆黑,狂暴的混沌能量在虛無之中流淌著。而此刻,正有那道身影在這片虛空之中不停的閃爍著,那些恐怖的混沌能量被他們每次碰撞所產生的能量一次次的撞開,黑暗之中一次次的因那恐怖的對撞擦出一道道的火光,劍影一次次的在火光之中閃過。

    “這一劍,是你教我的第一劍!”

    親王的聲音緩緩的在虛無之中響起,隨著他的聲音的響起,一道金色的劍影在漆黑之中亮起。

    劍影緩緩的劃過虛空,緩緩的斬碎那些狂暴的混沌能量,很緩很緩,很慢很慢,但卻讓人無論如何閃避都是無法避過這一劍。

    看著那緩緩落下的一劍,看著那看似緩慢的一劍,國師的深邃的臉龐之上緩緩的升起了一道笑容,笑容之中充滿了滿意,滿意眼前的這一劍,滿意自己的這個弟子。

    置身于那道劍影之下,也只有這個創出此劍的人能夠感受到這道劍的可怕,因為真正可怕的并不是那道緩緩的刺向自己的金劍,而是那刺向自己意識識海的無窮劍意!

    “你永遠都是為師最出色的弟子,也是為師永遠的驕傲!”

    身體慢慢的轉動,手中的青色長劍緩緩的舞動,一道道青色的劍氣從那長劍之上彌漫開去,在國師的身體周圍布上了一層青色的劍光,那無數的青光彌漫而開,就像一具厚重的青甲一般覆蓋在國師的身體之上。

    青甲之上時刻泛著一道道白色的濃煙,那濃煙之中卻是充斥著無盡劍意,只是不管那劍意多么的浩瀚如海,多么的鋒利如刃,卻是始終無法刺透那層由劍光組成的青甲,更是無法刺入國師的識海一分。

    劍意無法刺入,劍光自然便是潰散,無盡的金光緩緩的消散在漆黑的虛空之中,而那把金色的長劍也是有如失去了靈魂一般,從國師的身旁擦過,卻終歸沒能傷到他一分。

    “雖然你很出色,可畢竟這些招數是為師教你的,你又怎么可能用這些招式打敗我?”腳步緩緩的踏出,手中青色長劍再次舞動,國師淡淡的說道:“這是你第一次殺人用的劍!”

    “靈龜五步?”看著緩緩向自己走來的國師,親王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似乎是在回憶很久以前自己血濺沙場的一幕,可腳步卻并沒有停下來,同樣的招式,朝著國師便是一步步走了過去。

    一步,虛空碎;二步,劍光閃;三步,靈龜現;四步,蒼穹破;五步,萬物滅!

    一步一步,緩緩的向前踏去;一步一步,虛空緩緩的碎裂;一步一步,劍光緩緩閃現;一步一步,兩頭由劍光組成的靈龜緩緩的形成;一步一步,漆黑的虛空緩緩的破裂;一步一步,親王與國師兩人同時吐血而退!

    外界蒼穹之中,看著那面光鏡之中的一幕幕,看著緩緩向前踏去的兩人,眾人都是沉默了。

    雖然無法真正的看懂光幕之中兩人所使的那一招,但從那招之中,凌云卻是隱隱覺得,在那一刻他們便是化成了兩頭靈龜,在廝殺的也不在是親王與國師,而是純粹的兩頭靈龜在廝殺。

    “看來確實是我不自量力了!”看著那光鏡之中的兩人,雪鷹臉上有著一絲自嘲,回想起自己當初不自量力的要去迎戰那名早已是步入了神皇境界不知多少年的國師,這道自嘲這色更甚。

    而看著親王的身影之時,臉上卻又是出現了一道不知名的苦澀,那種苦澀來源于當初的驕傲。

    在這一刻,雪鷹也是終于恍然,自己根本就沒有資格再那個前來來神族最出色的男人面前驕傲,因為在他的面前,自己一切的驕傲資本都是顯得那么的不堪一擊!

    漆黑的虛空之中,兩大身影穩穩的站立與混沌之中,而后放聲大笑。

    “老師就是老師,弟子佩服!”親王大笑著說道。

    “神族千年以來的驕傲,你的確對的起這個稱呼,而且你永遠都是為師的驕傲!”看著那個站立于混沌之中的親王,國師大笑的說道:“為師相信,只要給你時間,你必然能夠阻止他,甚至超越他!”

    “可惜我沒有時間,他不會給我時間,上蒼也不會因憐惜這個世界而留些時間給我!”親王笑著搖頭,只是笑容之中卻帶著苦澀與不甘,而后說道:“所以哪怕必死,哪怕終歸無法阻止,我都將要試一試,甚至不惜被全天下所有人所唾棄與不齒!”

    “那就拿出你自己的招式,拿出你自己領悟的劍招來打敗我吧!”國師平靜的說道,臉上有的依舊是那淡淡的笑容。

    望著國師臉上的笑容,親王也是現在說道:“想必老師在我離開這段日子之中也有所領悟吧?”

    “確實有所悟!”國師緩緩的點頭說道。

    “那就請老師賜教了!”親王微笑的說道。

    沒有在繼續說下去,因為此刻浩瀚的力量已是從他們的體內狂涌了出來,兩道身影同時朝著對方射了過去,一金一青兩把長劍亦是在混沌之中以不同的軌跡武動了起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