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21章 告別

    長長的嘆一口氣,看著房中那日漸消瘦的倩影,國師的臉上升起了一道疼惜。

    “把門打開。”對著面前的兩個侍衛緩緩的說道,而那兩人也是沒有做任何的阻攔便是打開的房門。

    步入屋中,那有些殘破不堪的畫面讓這名已是再戰了大陸最巔峰的男子也是不由的一驚,而后緩緩搖頭苦笑道:“你這又是何苦呢?”

    “因為我想不明白!我害怕!”看著眼前這個從小教導自己的老師,安琪已是停止了哭泣,只是那雙本應美麗的雙眼,此刻依舊有些紅腫。

    解開綁在肩上了包袱,將它緩緩的放入地面,而后又將里面的東西一一取出。其實,看著碩大的包袱,里面卻并無太多的東西,有的只不過是一塊塊經過處理的獸皮,獸皮之上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

    “老師,你這是?”

    看著那寫滿了密密麻麻字跡的獸皮,安琪瞪大了眼睛,因為吃驚,因為震驚,也因為她知道這些獸皮對自己老師的重要性,也知道在那一張張的獸皮身上自己的老師已是不知花了多少的心血。

    記得當初,因為那些獸皮,為了看看那些對自己的老師來說如果生命一般重要的東西之上到底記載了什么,安琪不知求過多少次國師,不知用盡了多少的方法,可結果卻始終沒能從國師的手上拿到過這些獸皮。

    或許是因為速度太慢,國師并沒有回答安琪的這個問題,而是答復了她前面的一句話,“為何想不明白?你又怕什么?”

    看著眼前這個自己的老師,安琪默默的低下了頭,良久之后才緩緩的說道:“我始終不懂父皇為何那么做?似乎越來越不了解父皇了,所以我很怕!”

    “這個世間如此多的事,又怎能全部都看懂?況且人心本就是世間最難懂的東西!”國師緩緩說道,只是不知為何,今日他的語速明顯比往日快了一分。

    說完之后,也沒有太久的停頓,有繼續說道:“有時候,有些事,不能說,所以有些人自然也就無法理解了!”

    “老師,你是說父皇有苦衷嗎?”

    不能說,有些人自然也就無法了解,感受著這句話的真意,安琪有些迷惑,有些不解,她不懂為何自己的父皇已是這個世界最有權力的男子,已是站在了世界的巔峰,俯覽世間一切生靈的人,還會有苦衷?

    或許是因為此刻安琪的臉上已是寫滿了她心中的想法,或許是因為從小就看著她長大,對于安琪,自己已是太過的了解了。所以,國師緩緩的解釋道:“陛下永遠都只是陛下,永遠都只是一個生活在蒼天之下的神族之人,所以他自然便也會有苦衷!”

    有時候無論一個人的權力有多大,無論他的力量有多大,他都會有煩惱,所以也終歸會有那些難言之苦,因為他終究只是那生活在蒼天之下的一個人而已,永遠都無法打破那一層壁壘,獲得所謂的大自在。

    “老師,你今天似乎有些變化。”似乎是因為隱隱的明白了自己老師想表達的一些意思,安琪的臉上漸漸的露出了一道微笑。

    看著這個一直以來自己最疼愛的弟子臉上終于再次露出了一道微笑,向來不茍言笑的國師的臉上也是緩緩的升起了一道微笑,只是由于太久沒有笑過的原因,這道微笑顯得很僵硬。

    “看來老師今天真的是不同了!”

    “是人都是會變的,況且你老師我也只不過是這個世間的一個普通人而已!”國師緩緩的說道,表情之中也是略有幾分的感慨。

    噗哧一笑,對著那表情感慨的國師,安琪笑著說道:“老師要是普通人,那我們這些人有算是什么?”

    “老師,你今天怎么把你的寶貝都哪來了啊?”

    看著沉默的國師,似乎是不打斷給他思考的機會,話題一轉,便是再次回到了那地面之上的那些獸皮之上。

    看著地面之上的那些獸皮,看著那些自己花了無數年記載下來的心血,國師臉上出現了一道惆悵的表情,而后嘆息著說道:“北原的大軍打過來了,這次我請命前去!”

    “什么!”安琪的臉上在這一刻布滿了震驚的表情。

    “如果老師回不來,這些東西或許對你有些幫助!”沒有理會安琪臉上的震驚,緩緩的將那一張張的獸皮拾到手中,手有些微微的顫動,臉上有著感慨,也有著不舍。

    “老師,有把握嗎?”看著此刻的國師,安琪問道,臉上也是布滿了擔憂。但是她明白,當初自己無法阻止自己老師的決定,那么此時也是依舊無法阻止!

    “盡力吧!”國師微微一笑,拍了拍安琪的腦袋,略帶慈愛的說道。

    對面北原的百萬大軍,面對那個千年來神族最出色的男人,哪怕自己已然站在了這個世界的最巔峰,依舊也只能說一聲“盡力”而已。況且由于某些原因,國師的心中甚至有些期盼那個從北原之上重回南方的男人,真能夠改變一些事情,一些自己無力阻止的事。

    “老師!”一把抱住了眼前那個有些傴僂的身體,眼淚緩緩的從眼眶之中流淌而出,在這一刻安琪只想用這種方式留住自己的師傅,不讓他去獨自面對那個自己一直沒有見過的叔叔。

    輕輕地推開安琪的身體,國師的臉上布滿了慈祥的笑容。只是當他看著安琪的那雙如北原的冰雪一般,純潔的不帶一絲雜質的雙眼之時,那眼神之中的苦澀與擔憂又有誰人能夠看懂?

    逝去那張清麗的臉龐之上的兩道淚痕,像當初自己眼前這個弟子還小之時一般,溫柔的撫摸著她的秀發,國師的臉上漸漸的升起了一道笑容。

    “如果戰爭真的爆發起來,離開這里,永遠都不要回來!”國師緩緩的說道,說完再也不去理會背后安琪的叫喚聲,快步走出了房間。

    房門再次關閉,望著那默默離開的背影,眼淚徐徐的流淌,而當她看到那地面之上那些獸皮之后,也是終于知道那些寫的密密麻麻的獸皮,真正的珍貴程度!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