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20章 姐妹

    鳥兒開始飛向了天空,尋找著他們清晨的第一份早餐,那些沉默了一個夜晚的野獸們,在北原的那軍離去之后,終于再也忍受不住那肚中傳來的饑餓,紛紛的從洞***之中跑了出來,再次穿梭于森林之間。

    聽著那天空之中鳥兒歡快的叫聲,看著那一道道穿梭于林間有如幽靈一般的黑色身影,凌云問道:“你覺得他是個怎樣的人?”

    看著凌云,當人知道凌云的口中的他所指的便是那位親王殿下,可諸葛翎依舊是緩緩的搖頭,說道:“我看不透他,可我認為他是一個好人!”

    “他確實是一個讓人看不透的好人!”凌云微笑的說道。

    看著眼前的諸葛翎,凌云知道,她心中有著很多的疑問,只是自己沒所,所以她也不會問,因為她知道自己又不說的理由。

    “你似乎對我們剛才所說的戰爭一點都不感興趣?”明明知道,但似乎為了從面前的這個自己心愛的女子口中親耳的聽到,所凌云依舊微笑的問道。

    微微一笑,看著森林之間那時而閃過的幾道血光,諸葛翎表情卻是緩緩的認真了起來,說道:“你不說,必要有你不說的理由,所以我不會問,況且這個世界上能讓我在乎的如今也只剩下了你一人!”

    親耳從諸葛翎的耳中聽到了這句話之后,滿足了一下在這個女子面前心中依舊存在了虛榮心之后,凌云臉上蕩起了開心的笑容,滿意的點了點頭。

    “滿意了?這就滿意了?”見凌云在自己的面前如同一個孩子一般,看著他臉上露出的那一道笑容,本就聰慧的諸葛翎又哪會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搖頭笑道。

    自己心中的想法,突然被諸葛翎看穿,并且道破,凌云臉上不由一陣尷尬。但或許是因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和自己的大哥一起呆了一段時間之后,其它本是沒有學會,臉皮卻是真的厚了許多。

    “大哥離去之前傳音給我說,大戰將起,讓我好好的活著。”強忍著心中的尷尬,凌云臉上滿是鄭重的表情,繼續緩緩的說道:“當初我一直以為他所說的那場大戰是指你們神族的這場內戰,可是在聽了他的話之后,細細想來卻似乎是一場更加可怕的戰爭,而且他也是說了,這場戰爭沒有人能夠幸免!”

    “無論那場戰爭會有多么的可怕,多么的殘酷,我都會在你身邊的!”望著凌云鄭重的表情,感受著他心中的那一絲淡淡的擔憂,諸葛翎溫柔的說道,說完之后便是緩緩的低下了頭,臉龐之上出現了一抹淡淡的紅暈。

    感動,再一次被眼前的這個女子說感動,看著眼前的那個女子,凌云的心中除了那濃濃的愛戀,便是感動。在這一刻,凌云也是在心中暗暗的發誓,無論將來發生什么事,他都不讓這個女子再受一絲的傷害,這個女子,自己將用生命去守護。

    看著眼前的諸葛翎,凌云不知該說些什么,或許已是不用再說些什么,因為任何話語都是無法表達自己對她的愛。

    可正當自己想要將諸葛翎攬入懷中之時,這個女子卻是在這一刻躲開了。

    “我知道,我懂!”看著凌云臉上錯愕的表情,諸葛翎的臉上充滿了幸福的笑容,溫柔的問道:“你不想安琪,不擔心她嗎?”

    “說實話嗎?”見諸葛翎微笑的點頭,凌云笑著繼續說道:“想,但卻不擔心!”

    “為什么不擔心?”諸葛翎問道,臉上也是出現了一道本應屬于小女生的好奇的神情。

    “神族的皇宮怕是這個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了吧,既然她不會有危險,我有何必擔心?”

    似乎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說的有那么一點道理,諸葛翎點了點頭,而后又是搖了搖頭,對著凌云說道:“忘了告訴你,公主已是認我做了姐姐,所以我現在已是她的姐姐了,我們現在也是最要好的姐妹,所以你不擔心我還擔心了,還是走吧!”

    說完便是踏著虛空現行朝著南方飛了過去,留下了凌云一人依舊震驚的,如雕像一般的緊緊的站立于森林的那片空地之上……

    東方,神族皇宮之中。

    小橋流水,鳥語花香,一座雅致的庭院之中,無數的奇花在這里盛開,無數罕見的青鳥與粉蝶在這里起舞,只是這片本應寧靜祥和的庭院之中卻是時刻的響著一聲聲憤怒的喊叫之聲。

    “滾開!”看著前方門口的侍衛,安琪怒罵道,只是她那清脆甜美的聲音卻是顯得有些略發的沙啞。

    而前方的那兩個侍衛卻有如置若罔聞,似乎眼前這為尊貴的公主的怒罵之聲完全沒有傳進他們的耳中,依舊如同雕像一般的站在那。

    “放我出去,我可是公主!”看著那如雕像一般站立在那的侍衛,安琪更是覺得氣不打一處來,大聲的吼道。

    可是無論她如何喊,那兩個侍衛就像始終沒聽到的一般,依舊那么的筆直的站立與那邊。

    憤怒,無比的憤怒,可安琪卻是沒有一點的辦法,這個世上最堅固的屋子自己依舊出不去,對那兩個完全不知喜怒哀樂、自尊恥辱為何物的侍衛,安琪也是早已失去了脾氣,每天也只是那讓自顧自的怒罵著,只能不停的摔著房中的東西。可是如今,該摔的東西也已是摔完了,房中已是沒有東西在供這個神族的公主摔砸了。

    無力的坐在地面之上,手中不停的撕扯著那只早已殘破不堪的掙脫,嘴中不停的說著那句,“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大人!”就在安琪心中已是開始慢慢麻木之時,門口那兩個從未開口的侍衛終于在被派來這里之后第一次開口了。

    而在他們的面前,國師靜靜的站在那里,只是肩上卻是背著一個笨重的包袱,也不知里面到底放了多少的東西。

    看著門外的國師,看著他背后背著的那個笨重的包袱,一股委屈頓時從心中升了起來,這些天一直未曾流過的眼淚在終于再也忍不住從眼眶之中狂涌而出,打濕那消瘦了一分的臉龐。

    “老師!”哭泣的喊著,安琪卻不知著一道的聲音讓人很心碎,就連那沉默的坐在大殿之中的神皇,在這一刻也是苦澀的長長嘆了一口氣。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