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17章 不公的世界

    看著那浩浩蕩蕩離開北原的大軍,凌云的臉上升起了一絲鄭重,自己大哥離去之后的那句傳音再一次在自己的耳邊回蕩了起來。此刻的他,完全就不知自己已是在鬼門關里走了一個來回。

    “我們也走吧!”看著那大軍的離去,諸葛翎的臉上也是升起了一絲不安與焦急。

    看著諸葛翎臉上的焦急與不安,凌云也是用力的點了點頭,因為他心中同樣有些焦急,因為那百萬北原大軍所去之地正有一個自己默默思念的女子,而那個女子也同樣在默默的思念著自己。

    背后六對藍色的光翼緩緩的出現,羽翼一陣,便是朝著虛空飛了上去,更隨著那百萬的神族大軍朝著東南方向緩緩的朝著遠處去飛。

    而諸葛翎隨已是沒有了背后神族特有的羽翼,但伴隨著她在虛空中的每一踏,身體便會急速的朝著前方射去,速度相較于凌云來說,隱隱的還要快出三分。

    “你?”看著前方那道自己無論如何追趕都是無法追上的美麗倩影,凌云的口中露出了一道驚呼,似乎完全沒有想到冰的速度會如此的快,因為即便與當初自己的大哥,在自己全力飛行的時候都是無法趕上自己。

    “再這次死而復生之后,我已是邁過了那道坎,步入神帝境界了!”諸葛翎微微一笑,似乎是知道凌云有些吃驚自己的速度,又繼續說道:“或許是大哥體型有些胖的緣故,或許是他當時不想暴露自己真正實力的緣故,所以速度比不上你!”

    說到這里,諸葛翎的臉上更是露出了一道幸福的笑容,心中也是暗暗的猜想著,或許那時是因為凌云急切的要趕來救自己的原因,所以速度會比他的大哥還要快。

    諸葛翎在前方幸福的笑著,可凌云卻始終無法看到,但那飄進了凌云耳朵中的話卻是讓凌云有些欣喜,至少眼前的這個女子境界已是向前邁出了一大步。

    “難關大哥說當初要不是我將大部分的生命本源力量給吞吸了,你必定能夠到達神皇境界,看來他說的果然沒錯!”說完之后又是接著說道:“至于當初趕來救你,他的速度反而不如我,我覺得終歸還是因為他實在太胖了一點!”

    緩緩的搖頭,似乎是在想身后的這個男子此刻還有心情和自己說這些,也不點都不去擔心那遠在東方的安琪。不過想到這里,有想到凌云當時不顧一切的來就自己,諸葛翎就有如吃了蜜一般,心中分外的甜,臉上的笑容也是分外的盛。

    俗話說,女人心,海底針,想要了解就如同在大洋之地找一根細小的銀針一般艱難。

    而此刻,正當諸葛翎在甜蜜的偷笑之時,凌云卻并沒有看到,只是看著她沉默的背影,卻是并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至于說那遠在神族宮殿之中的安琪,思念有一點,擔憂有一點,但卻并沒有那種心急如焚的焦急與擔心。因為至少有一點凌云是知道的,那就是那個身在神族宮殿之中的安琪,絕對不會出現生命的威脅。

    北原的大軍在他們心目中有如神靈一般的親王殿下的帶領之下前進的很快,在半天之后便已是飛離了那片他們從未離開過的北原。

    北原在寒冬之時,外界卻只是入秋之際,一路前行,溫度緩緩的升高著,在蒼白的大地之上也是終于出現了少許的焦黃落葉。再往南去,少許的綠葉與綠草出現在了他們的眼中,直至這些綠色連成一片,最終化成了綠色的海洋,而后在那綠色的海洋之中出現了一道道殷紅的身影。

    蒼鷹在草原之上翱翔,鳥兒在大樹之上歡鬧,萬獸在叢林之間嚎叫,偶爾一些獵人在林間進行打獵!

    望著一路之上一幕幕的變化,那些來自北原的士兵臉上時而欣喜,時而向往,時而羨慕,時而臉上流出沉醉這色!

    也再一次降臨在了這片大陸之上,光線越來越暗,月亮已是從云間緩緩的露出了頭角,無數的星辰在夜空之中閃爍。而在這一刻,那片浩浩蕩蕩的百萬北原大軍也是終于停下了急速前進的身體,降落在一片遼闊的原始森林之中,而隨著北原軍隊停下來休息,凌云與諸葛翎也是在森林的一個角落停下了他們略帶疲倦的身體。

    “這里好美!”

    “是啊,好溫暖!”

    “要是能夠長年生活在這里改有多好啊!”

    “要是孩子們看到這片森林一定會很開心的……”……

    一聲聲的嘆息與感嘆之聲從那北原的士兵群之中傳出來,那沒有刻意壓低的聲音,也是清晰的傳進了凌云與諸葛翎的耳中。

    “看來北原真的很苦啊!”聽著那一道道從遠處傳來的聲音,凌云感慨道。雖是不知北原之上到底有多苦,但從那北原之上的士兵口中傳來的一道道的談話之聲中,從那些話語之中所流露的嘆息、向往與感嘆之中,凌云卻是能夠感受到北原一定很苦!

    看著那有些感慨的凌云,諸葛翎也是長長的嘆息道:“北原確實是一個很苦寒的地方,每個冬夜都會有人失去親人,每個冬夜,都會有人永遠離開這個世間!”

    “凌云,你說這個世界真的公平嗎?”看著抬頭靜靜的望著夜空的凌云,諸葛翎也是抬頭望著天空之中的那片美麗的夜空,而后緩緩的說道:“原來夜空依舊如此的美!”

    “夜空的確很美,但也很冷!”溫柔的一笑,一把將諸葛翎攬入的懷中,知道這個心愛的女子此刻陷入了兒時痛苦的回憶,而后又在她的耳邊溫柔的說道:“這個世界的確不公,但無論公不公平,今后我再也不會讓你受一點的傷害!”

    話語很溫暖,夜風很清爽,夜色很撩人,而緊緊相擁的兩人又是顯得萬分的溫情。只是這份溫情沒過多久,卻已是被一道聲音的飄來,緩緩的打破。

    “北原如此疾苦,南方卻是如此富饒,這個世間又怎會公平?上蒼對世人又怎會公平?”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