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12章 希望

    篝火在雪洞之中徐徐燃燒,那微弱的火光始終無法給著寒冷的夜帶來一絲的溫暖。

    黑影伴隨著火光的閃動在潔白的雪壁上不住的搖晃,時而微微顫抖,時而仰天長嘯,時而埋頭痛泣……顯得萬分的哀傷與苦痛,又是如此的孤單無人懂!

    “我叫諸葛翎。”

    腦中回響著在自己懷中靜靜的躺在的女子在世間所說的最后一句話,滾燙的淚水在一次伴著痛泣滾滾落下。

    “為什么?為什么?”

    “老天,你為什么如此不公?”

    口中苦澀的念著,聲音卻是顯得如此的無力,無力自己無法留住此生這個深愛的女子,無力蒼天對這個自己心愛的女子的不公。

    曾經有個女孩,做過一個世上最美的夢……

    腦海里回蕩著諸葛翎留給自己的最后一段回憶,只是沒有太多的美好,相反充滿了太多的苦難,也太過于苦澀,苦澀的讓凌云哀默到心碎。

    “哭什么哭,她又不會死!”

    就在凌云無比絕望之時,一道聲音在雪洞之外響起,而后緩緩飄進雪洞之內。緊隨其后,一道無比肥碩的身體粗暴的闖破那道淡藍色的光幕,急速的落在了雪洞之中。

    光幕破碎,寒風瞬間掠進,篝火在寒風之中一陣搖晃,隨之漸漸黯淡了下來。而胖子在進入山洞之后直接在洞口一***坐了下去,任那冰冷的寒風掠過臉龐,汗水依舊不停的往外冒著,身上的那件獸皮也是顯得殘破不堪,那肥胖的身體之上更是有著一道道淡淡的刀痕,樣子顯得萬分的狼狽。

    “世上怎么會有這么變態的人?又怎么會有如此不要命的人?”穿著粗氣,吹著冰冷的寒風,一把抹去額頭的汗水,胖子大聲的說道:“要不是本天才天生披肩肉厚,說不定這次那真的栽在那個混蛋手上了!”

    看著胖子,那充滿淚水的眼中漸漸的亮起了一道光芒,沒有因他的狼狽而吃驚,也沒有因他的話語而不齒,因為此時的凌云已是再無心力去關心其他的人,其它的事,此時他的心中只有那安靜的躺在自己懷中的女子,只有胖子剛進山洞之時所說的那句話。

    “你說什么?”看著喋喋不休的胖子,凌云問道,眼神之中布滿了渴望,神情之中充滿了希冀。

    “我說那個混蛋實在太不要臉了,竟然仗著自己皮糙肉厚和本天才以傷換傷。”感受著凌云那雙雙目之中所射來的目光,胖子問道:“有問題嗎?”

    “你剛才說翎兒不會死,是真的嗎?”渴望、期盼、激動,一切的一切都是沒有任何的掩飾,都是在這一刻完全的流露了出來。

    寒風急促的吹進了山洞,在洞中散發著如魔音一般的響聲,要是普通之人聽到,定會恐懼的以為此刻惡魔正在咆哮著。

    可山洞之中的兩人,又豈是普通之人,但即使如此,看著凌云此刻的表情,胖子也是不免一陣心慌,有如看到一頭正在向自己咆哮的惡魔。從未知道過寒冷是一種怎樣的感覺,而在這一刻,卻是在那呼嘯而進的寒風之中感受到了那一絲的寒冷,這種寒冷直刺靈魂。

    “我說她不會死,她的確不會死!”胖子用力的點著頭,說的也是無比的肯定與認真。

    看著眼前的凌云,胖子的臉上盡是擔憂,只是擔憂的不是這個眼前的男子會做出什么傻事,而是擔憂自己因為自己說錯了什么,那個處于非常狀態的男子會做出一些對自己萬分不利的事情。

    “真的?”聽到這個回答,凌云的心中燃起了一道無比熾熱的希望,像一個即將墜入黑暗的深淵之底的人突然抓到了一條救命的草繩一般看著遠處的胖子,聲音甚至開始顫抖了起來,“怎么救她?”

    望著著凌云眼神之中的熾熱,不知為何?胖子只覺得心中一陣惡寒,趕緊將目光離了開去,落在了那個靜靜的躺在凌云懷中已是毫無生氣的女子背后的那八對依舊散發著淡淡金光的羽翼之上,緩緩的搖頭,嘆息著說道:“可惜了!”

    “把你的血滴在她背上的那些翅膀上!”還不等凌云問可惜什么,胖子便是繼續說道。

    沒有猶豫,沒有疑惑,只是照著胖子所說的,一把拿起了身旁深插在雪層之中的雷動,便是朝著掌心劃了過去。

    漆黑的神兵,帶著冰雪的冰冷,在掌心劃出了一道深深的長痕。

    看著鮮紅的血液一滴一滴的從體內的血管之中流出,滴落與那一對對金色的羽翼之上,掌心沒有傳來痛楚,反而帶著溫熱的喜悅之感,那是心中傳來的喜悅與期盼。

    一滴、二滴、三滴……鮮紅的血液緩緩的滴落于金色的羽翼之上,緩緩被那些金色的羽毛所吸收著,緩緩的在每一根金色的羽毛之中流淌。

    金光一陣一陣緩緩亮起,隨著那一滴一滴鮮紅的血液的落下,那羽翼之上所散發的金光越來越耀眼,越來越柔和,越來越溫柔。

    雪,漸漸的消融著,無盡的金光包裹著凌云與那靜靜的躺著的諸葛翎,無盡的生命能量在金光之內流淌著,緩緩的流入兩人的身體之內。

    “可惜了,可惜了!”望著那金光之中的兩人,胖子臉上布滿了肉痛與羨慕的表情,然后對著那一片漆黑的夜空長長嘆息道:“怎么所有的好處都讓這小子占了啊?老天爺,你還真是不公啊!”

    伴隨著無盡生命能量的入體,那手掌之上的傷口急速的愈合,不斷的在身體之中流淌的能量更是強大了一分。

    咚~

    一道微弱的響聲在凌云的耳邊響起,一聲過后,又是一聲,雖然微弱,但是凌云卻是清晰的感受到了懷中心愛的女子那顆本是靜止了下來的心臟再一次跳動了起來,一道微弱的呼吸也是在她的鼻尖緩緩的流淌著。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