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9章 趕到

    轟~

    隨著一聲震天的巨響,那把絕美的光劍已是和北原男子手上的那把血紅色的彎刀撞在了一起。

    天地開始震顫,那地面之上厚厚的冰雪紛紛碎裂而開,天空中濃厚的云層瞬間被沖碎,散亂的飄蕩在蒼穹之中。

    巨大的力量瘋狂的對撞著,狂暴的能量反復的對轟著。在那光劍與彎刀接觸的地方,空間瞬間開始塌陷,在天空之中形成了一個巨大漆黑的空間深洞。

    在這一刻光劍亮起了世上最閃耀、最華美的光芒,無盡華美耀眼的光芒在那一瞬間充斥了整一個北原,驅逐了那從極北之地慢慢侵蝕而來的黑夜。

    置身于華美閃耀的劍光之下,緊緊的看著那把美到了極點的光點,眾人的臉上有著迷茫,有著悲傷,只是沒有人意識到此時自己的眼角已是滲出了金黃的血液。

    北原沒有因那短暫的光芒而溫暖一分,相反在那美到了極致的光劍瞬間釋放了無盡的光芒之時,整片北原都是吹起了陣陣寒風,讓身在北原之上的每一個人心中都是不由的一顫。一種極度的寒冷在全身緩緩流轉,讓也些北原上的人不停的顫抖,可無論他們給自己添加多少的衣服都是沒用。因為這種寒冷不是來自肉體,而是來自靈魂的最深處。

    置身于華美的劍光之中,抵抗著那空間黑洞的無盡撕扯之力,那我手握血紅彎刀的男子靜靜的站立于天空之中紋絲不動。

    沉默的看著那把此時已是美到了極致的光劍,感受著那個巨大的空間黑洞之中傳來的強大的撕扯之力,那名高大的北原將軍就這樣靜靜的看著,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就如這件事和自己完全沒有關系一把。

    而如同他那沉默的表情一般,那把血紅的彎刀也是顯得十分的平淡無奇,甚至沒有絲毫的能量從它的身上溢出。

    “這就是神帝境界的力量嗎?”看著那個腳踏虛空,紋絲不動的男子,冰的淡淡的嘆息著說道,而在此刻,那張絕美的容顏之上已是蒼白到了極點,臉上也是失去了最后的一絲的血色。

    身體在夜空之中搖晃著,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在北原的寒風之中倒下,墜向那片已是被神族士兵和北原戰士的血液染成了一片暗金的之色冰冷雪層。

    努力的睜開著雙眼,控制著那急劇搖晃著的身體,冰依舊緊緊的看著那把急劇了自己全部生命之力的最后一劍!

    光芒急速暗淡,那把光劍在釋放了那最后的華美與至寒能量之后,終于緩緩的消散,無數的光點從光劍之中飄散而開,最后沖進那個巨大的空間黑洞之中。

    “結束吧!”看著那把緩緩消散的光劍,那名高大的北原將軍淡淡的說道,只是在他張開口說話的同時,嘴角也是流出了一條金色的血液。

    手臂微微一震,血紅彎刀也是微微一震,伴隨著這一震,那把本就無比脆弱的光劍也是終于無法再經受住任何的震蕩,瞬間崩潰,那些本是充滿了無盡生命之力的至寒光點也是有如失去了根本的能量,變的無比的暗淡,緩緩被那已是開始慢慢變小的黑洞吸收而進。

    黑洞慢慢變小,直至最后消失,而后碎裂的空間也是急速的愈合了起來,北原之上再一次恢復了以往的平靜,可就在這片平靜之中,一把血紅色的彎刀在空中閃現,朝著遠處那道在寒風之中搖搖欲墜,隨時都有可能落向大地的絕美女子砍了過去。

    “不!”看著那把離冰越來越近的彎刀,云瘋狂的嘶吼道,一口一口的鮮血從口中狂涌而出,可無論他如何的努力,身體卻是始終無法動彈一分。

    看著那瘋狂到了極點的云,望著遠處那搖搖欲墜的冰,那把彎刀依舊保持著那樣的速度,握刀的男子臉上依舊是那么的冷漠。因為他已是給過他們一次機會了,因為自己手上的這把血紅彎刀是一把殺人的刀,只要刀一出鞘那就必取人性命,所以哪怕云再瘋狂在痛苦,哪怕冰此刻已是完全沒有了還手之力,隨時都有可能隕落,男子依舊會劈出這最后的一刀。因為這一刀代表的是對自己手中的血色彎刀的尊重,同樣也是代表著對那個搖晃在寒風之中的女子的尊重。

    “謝謝!”看著那把不斷朝著自己劈落而下的血色彎刀,冰那張蒼白的臉上蕩起了一道感激的笑容,因為她同樣了解這一刀的含義。只是此刻這道感激的笑容之中卻是充斥著淡淡的苦澀,和淡淡的遺憾。

    “誰敢殺他!”

    伴隨著一聲暴怒的聲音在北原的天際響起,而后一道道紫色的閃電從蒼穹之上狂落而下,目標直指那手握血色彎刀的北原將軍。

    “這是什么?”

    “難道這就是閃電嗎?”

    “好漂亮!”……

    看著那狂落而下的紫電,北原不同之處響起了驚呼。

    看著那狂落而下的紫電,北原的戰士也同樣是驚呼了起來。

    只是無論是那些北原之上苦苦生活著的居民,還是這些戰士,看著這一道道的閃電,他們沒有驚恐,沒有害怕,沒有擔憂,有的只是無限的喜悅與向往,因為在這片苦寒的北原的天空之上從未出現過那所謂的閃電。

    望著那遠處的天際,冰的身體在天空之中猛的震動了起來,因為在她聽來,那道聲音是如此的熟悉,又是如此的讓她覺得心安。

    “真的是你嗎?我沒做夢吧?”看著那遠處的天氣,冰的臉上布滿了開心的笑容,可那份開心之中卻又是充滿了苦澀,因為那個手握血色彎刀的神族男子完全沒因那狂批而下的紫電止住身體,依舊是那么告訴的飛向自己。

    紫電落下,卻并無一道落在那么神族將軍的身上,因為他此刻的速度比紫電更快,那身體之上所散發的氣息比紫電更加的狂猛,所以他無懼那一道道的紫電。

    “結束吧!”看著那張蒼白的臉上的笑容,男子冷漠的說道,而此刻那把血色彎刀已是來到了她的身前一丈之處。

    “難道真的就不能讓我在見他一眼嗎?”看著那把血色的彎刀,冰的心中滿是苦澀。

    努力的不讓那有如千斤沉重一般眼皮落下,努力的看著那遠處的天際,在這臨時前的一刻,心中依舊渴望的再見一眼那個一直在心中的男子。

    血色彎刀緩緩落下,蒼穹之上雷聲大作,女子的眼中緩緩的落下了晶瑩淚,一道讓她既熟悉,又陌生的黑衣男子在一聲狂雷響起的同時,已是出現在了她的身前,為她擋住了那把索命的彎刀。

    “對不起,我來晚了!”感受著背后因激動而微微顫抖的嬌軀,凌云溫柔的說道。

    說完,望著那把欲要滅殺自己心愛女子的血色彎刀和那把手握彎刀的神族男子,凌云的臉色頓時徹底冰冷了下來,同時拿起那把因興奮而在自己手中微微顫動著的神劍“雷動”便是迎了上去。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