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7章 父女間的對話

    “老師,你說什么?”置身于天空之中,看著地面之上緩緩抬頭看著自己的國師,安琪的心中滿是震驚,完全就無法相信自己耳朵所聽到的話。

    看著天空之中的安琪,看著她那清麗的臉上因極度的震驚而顯出的一道驚恐之色,國師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而這口氣也真的很長很緩,讓人很糾結,很焦慮。

    “既然陛下讓他們去死,必然有讓他們去死的原因。”緩緩搖頭,國師略有些哀嘆的說道。

    說完,轉身朝著遠處暖暖遠去,似乎再也不愿再多說些什么。

    望著自己老師緩緩遠去的背影,安琪久久的佇立在天空之中,而內心卻是掀起了驚濤巨浪,遲遲無法平復。

    神族宮殿,終日被圣光所籠罩,不會有寒冷,這里永遠都是世上最溫暖的地方。而此刻,安琪卻是覺得好冷,置身于那圣潔的光芒之中,安琪依舊覺得很冷,因為那是一種源自靈魂的恐懼而產生的寒冷。

    “不會的,父皇怎么會讓冰他們去送死?更不可能讓十萬大軍去送死!”口中喃喃的念著,似要堅定自己心中的想法;反復的搖頭,似要甩去那心中的震驚與恐懼,看著遠處那閃耀著無盡金光的殿堂,在一陣沉默之后,背后羽翼一振,終于朝著那被金光所籠罩的大殿飛了過去。

    大殿之外被無盡的金光所籠罩,大殿之內卻是顯得有些略微的陰暗,溫度也是要比外界低了許多。

    置身于昏暗的大殿之中,沉默的翻閱著臺前厚厚的一疊卷案,一股無形的威壓至他的身體之上緩緩彌漫,無形的能量順著他的每一個眼神都會出現不同的波動。

    放下了手中的案卷,望著而大殿的門口,男子緩緩的皺起了眉頭,只是這個表情來的快,去的也著實很快,很快那緊鎖的雙眉便是被一道滿意的笑容而取代。

    “父神!”緩步而進,看著面露微笑的神皇,安琪恭敬的叫道。

    看著那緩步而進的安琪,神皇滿意的點了點頭,口中也是道出了兩個字,“不錯!”

    看著神皇臉上滿意的表情,安琪的心中卻是并無半點的驕傲與開心,相反此時在安琪的眼中,這道滿意的笑容更是顯得有些略微的森冷。

    “剛剛我從老師那里聽到一個消息。”長長的吸了一口大殿之中的涼氣,安琪緩緩的說道,只是語氣卻再也不像當初那般柔和,而是顯得有些略微的生硬。

    笑容緩緩的消失,眉頭微微的豎起,只是不知這位神族的皇者此時是因自己女兒的態度而不滿,還是因那某人的多嘴而憤怒。

    “既然知道了,又為何還要問?”神皇淡淡的說道,話語之中有著隱隱的包裹著一股無形的威壓,讓人不由的心生畏懼之情。

    看著面前自己的父神,看著那張不怒而威的臉龐,感受著大殿之中那股濃濃的威壓,聽著那句淡淡的話語,安琪只覺得一股寒意就那么的從心頭涌了上來,而眼前的這位自己一直都萬分敬愛的男人卻是變得如此的陌生了起來。

    “因為我不相信!”望著自己父神那冰冷的臉龐,緊咬著下唇,安琪的臉色在此刻顯得分外的蒼白。

    身體微微的一震,似乎是沒有想到安琪會這么說,神皇那張無比威嚴的臉上神情也是漸漸的緩和了一分,緩緩的說道:“有些事你不懂!”

    “我不懂?那你告訴我啊!那可是我神族的十萬大軍,十萬條生命啊!”似乎有些驚訝所聽到的這句話,也有些不確定自己的眼中那個一直對自己無比慈愛的父神在讓十萬大軍去北原送死之后依舊能夠如此淡然的站在這里,如此簡單的說一聲“你不懂”,

    默默的看著激動不已的安琪,神皇臉上那剛剛緩和下來的表情再一次慢慢的陰沉了下去,磅礴的威壓瞬間從體內爆發了出來,在大殿之中翻滾了起來,顯得萬分的狂暴。

    “混賬!”手急速的朝著面前的桌案拍了下去,神皇此刻臉上已是布滿了陰沉與憤怒。

    轟~

    再一聲巨響過后,那張堅固而華美的桌案瞬間倒塌,桌上那疊厚厚的案卷在狂暴的能量的沖擊之下瞬間被擊成了無數的碎片,伴隨著那一股股狂暴氣息的外泄,在大殿之中漫天飛舞。

    沒有害怕,沒有恐懼,在那漫天的飛屑之中安琪毅然的抬著頭,挺著胸,努力的看著遠處的神皇,似乎是想要看清那個坐在皇座之上顯得無比暴躁的男子是否是那個一直以來都對自己無比疼愛的父神,想要看清那個派出十萬大軍只讓他們去北原送死卻不皺一下眉,依舊淡然的坐在皇座之上的男子還是否是那個在自己心中都是無比仁愛的神族君王。

    安琪看著神皇,神皇同樣看著安琪,兩人就這樣靜靜的互視著對方,直至那些漫天的飛屑都已是緩緩的落地,神皇的口中才是再次響起了兩個冰冷而簡潔的聲音:“出去!”

    “我要去北原!”而就在那兩個字落下之后,同樣冰冷的聲音卻是從安琪的口中響了起來,回蕩在大殿之中,而安琪也已然轉身朝著那大殿的門口急速走去。

    “站住!”

    就在安琪要邁出大殿門口之時,一道如天雷一般的怒喊之音從大殿之中傳了出來,聲音之中布滿了不可抗拒的威嚴,讓安琪那只欲要邁出的左腳就這樣憑空頓在了原地,久久都是無法邁出這小小的一步。

    “放開我!”努力的掙扎著,可無論如何掙扎,這小小的一步卻是始終無法跨出。

    “沒有我的允許,禁止離開皇城!”

    冰冷的聲音再次從大殿之中飄蕩而出,而此時那股禁錮的力量也是順著這道聲音的傳出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殿的大門緩緩的閉上,而此刻在大殿之外的安琪臉上卻是布滿了落寞與傷心,眼淚終于在這一刻再也無法忍住,從眼眶之中滾滾的落下。望著那閃著圣潔白光的天空,安琪心中也已是知道自己沒有那個此時還依舊坐在皇座之上的男子的允許,是再也無法離開這座神圣、華麗的囚牢了。

    “值得嗎?”就在大門緊閉之后,一道略顯緩慢的聲音緩緩的在大殿之中回蕩著,而國師也已是不知在何時站在了大殿之中。

    看著無論做任何事都是極度緩慢的男子,神皇的臉上卻是在這一刻露出了一種疲倦的神情,臉上也是露出了一道苦澀的笑容,沉默、嘆息著。

    “我還有選擇嗎?”

    良久之后,一句顯得無比痛苦與沉重的聲音久久的在大殿之中回蕩了起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