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6章 曾經我養過一只烏龜

    在大陸的東方,有著那么一陣神圣而威嚴的宮殿聳立于大地之上,終年被圣潔的白光所籠罩。而在它之內,沒有寒冷,沒有炎熱,只有那剛好的溫暖。所以,置身于這種宮殿之中的神族之人,永遠都無法明白那北原有多么的疾苦,依舊下發著一道又一道詔書,無情的向世人索取沉重的稅收,更是絕情的奪去了那北原之人過冬的最后食物。

    嘭~嘭~嘭~

    一道道氣爆之聲在宮殿之中回蕩著,而一道柔美的身影也是在大殿之中的一片竹林之中不停的閃爍著,伴隨著她的每一次閃爍都會又無數閃著寒冷的飛劍如天女散花一般轟擊在遠處一座巨大的假山之上。

    轟~轟~轟~

    伴隨著那飛劍的一次次的轟擊,一聲聲巨響在這座終日不知冷暖的宮殿之中回蕩著,而那假山卻猶如世上最為堅固的金石所鑄,在那無數的箭雨之下紋絲不動,絲毫無損。

    “呼~”長長的吸了一口氣,那道柔美的身影也是終于停下了身體,從天空之中緩緩飄落,而此時那張清麗的臉上也是布滿了興奮與激動的笑容。

    “太好了,太好了,終于突破了,我也終于可以出去了!”落地之際,終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興奮與激動,大聲的呼喊了起來。

    而此時在地面之上開心的呼喊著有如一個天真的小女孩一般的女子,便是那個神族的公主,也是那個從天巫山脈被帶回來之后便再也沒有出過神族宮殿的安琪。

    “恭喜公主!”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從竹林的一側響了起來,很平淡的一句話,卻是讓人覺得十分的緩慢,緩慢的響起,緩慢的飄進人的耳中。

    聲音過后,那聲音的主人也是從林中緩步而出,只是那走路的速度卻是顯得極為的緩慢,甚至慢的讓人有些無法接受。

    神族帝國,神皇麾下有著三位至強之人,世上沒人知道他們真正的名字,只知道他們的代號分別是天、地、國三位神師,而此時緩步走來的便是那位被尊稱為國的神師,也就是當日在大殿之上那位被稱為國師之人。

    世上沒人知道這三位至強之人到底有多強,也沒人見過這三人出過手,更沒人愚蠢的去挑戰他們三人,因為即使沒出手,他們三人都早已是被冠上了神皇級強者的名頭。

    “嘻嘻,這都是老師你的功勞啊!”望著朝著自己慢慢走來的國師,安琪臉上更是綻放出了一道開心的笑容,也不等那名國師走到自己面前,便已是朝他跑了過去。

    “公主昨日觀雨,今日便能破鏡,此乃我不如也!”看著面前清麗的女子,國師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道笑容,眼神也是更加柔和了一些。

    似乎習慣了自己老師的夸獎,也是習慣了他看著自己溫和的笑容,聽了這句話安琪并沒有太多的表現,只是嘻嘻一笑,而后說道:“老師,陪我去找父皇吧?”

    看著說完便是拖著自己的袖袍往外走的安琪,國師搖頭溫和的一笑,也不說什么便是順著安琪手中傳來的力量跟了上去,那臉上的笑容之中布滿了對這名弟子的滿意與寵溺。

    沒有風,也沒有陽光,在這恢弘的神族宮殿之中,在這無數年來神族最驕傲的宮殿之中,只有那灑向地面無處不在的圣潔之光,而此時安琪與國師兩人便是緩步在這座大殿的廊道之中,只是此刻他們的速度顯得較為的緩慢,甚至已是緩慢到了極點。

    “老師,我心中一直有一個問題!”轉過身體看著那在自己身后緩步而行的男人,此時的安琪臉上充滿了好奇。

    “說~”

    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從國師口中說出卻是顯得分外的緩慢,而且這種緩慢在空中不停的回蕩,不停的放大,卻又傳的格外的遠,聽得那些遠在它處的神族大臣們都是緊緊皺起了眉頭,甚至顯得有些焦慮,但那臉龐之上又是布滿了無可奈何的表情。

    看著此刻認真的看著自己的國師,安琪的臉上緩緩的升起了一種掙扎的表情,似乎這個問題真的如她所說已是在她的心中存在了很久,只是此時當自己的老師允許自己問時,自己卻依舊還要掙扎一下到底該不該問。

    良久,那張掙扎的表情終于消失在了安琪的臉上,此刻的她也是終于決定將那承壓在心底許久的問題問出來,只是問話的聲音卻是顯得有些略微的輕聲,“老師明明能飛為何不飛,而且說話、走路又是如此的慢?”

    神族之人天生會飛,只是不知為何,安琪也是始終無法想通,為何自己的老師明明會飛但一直都是走路,而且走和說話又是如此之慢?這個問題卻是已是困擾了自己許久,而此刻自己也終于是將它問了出來。

    “老師不想說就算了!”看著沉默不語的國師,安琪尷尬的笑著說道。

    只是讓她沒想到,甚至有些驚恐的是那良久的沉默并不是真正的沉默,而是在說話之前的一種醞釀。在同樣緩慢的清了清自己的嗓子之后,國師才肯萬分緩慢的道出了這個困擾安琪多年的問題的答案,只是這個答案卻是過去簡單。

    “曾經我養過一只烏龜!”國師緩緩的說道。

    聽了這樣的一個答案,冷汗瞬間流了安琪一背,神族宮殿根本就不會有寒冷,可此時安琪卻是覺得自己十分的冷。

    “老師,你是說你這一切都是和你當初養的那只烏龜學的?”瞪著那雙美麗的大眼,安琪依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到的。

    “對!”緩緩點頭,國師緩緩的說道。

    看著自己老師點頭認真的摸樣,安琪頓時啞口無言,心中甚至在想自己當初為何會選他當自己的老師,甚至有些想不通像自己老師這樣一個做事如此緩慢之人怎么就能修到神皇境界呢?

    “老師,你還是一個人慢慢走吧,我還趕著去父皇那證明,而后去北原幫冰姐姐去打仗了!”似乎再也忍受不住那在地面之上的緩步而行,安琪終于開口說道。

    聽了這話,這名做任何事都是極度緩慢的國師依舊是用他自己的節奏緩緩點頭。

    看著自己老師點頭,安琪再也不做逗留,直接翅膀一展飛上了空中,只是正當她要飛離之時,地面之上傳來的那句緩慢而又令人心悸的聲音卻是讓她的身體猛的停頓在了天空之中,久久不能動彈!

    “陛下那你去吧,至于北原你就不用去了,因為那十萬人已經死了~”

    (啰嗦一下,求下推薦票,求下收藏……)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