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5章 北原之苦

    看著云臉上自嘲的笑容,冰的臉色依舊冰冷,嘴角微張,又是一絲血液從她的嘴中溢了出來,想來此次傷的已是極重。

    擦去嘴角的血液,冰的嘴中依舊問出了那一句,“為什么?”

    “因為我愛你,我不想你出事,不想你被殺,也不想你做出什么傻事!”望著冰嘴角依舊殘留的那一道血漬,云只覺得心中很痛,略帶沙啞的說道:“至少現在我已有把握不讓你做出任何傻事了!”

    身體微微的一顫,望著眼前那個男子臉上露出的痛苦表情,想著曾經那個無論發生什么事都是以微笑示人的云,冰的心中不由的一暖,一種感動油然而生,因為她可以感受到云說的是真的,他對自己的愛也是真的。

    “謝謝,可我們終究不可能,我的心中也只有他一人!”苦澀一笑,冰緩緩的說道,而聲音卻是緩和的許多。

    感動終歸是感動,但感動終究不是愛,感動也永遠不可能感動一輩子,冰也不是那種凡世的女子,不是那種因為那傾慕自己多時的男子一句感人的話而答應的女子,所以她拒絕了他,拒絕了那個對自己始終默默愛著的男子。而如她所說的話一般,她的心中只有了個充滿了悲傷,充滿了痛苦的人類男子。

    冰不知道自己怎么會愛上那個叫做凌云的男子,甚至到今日都始終無法明白自己的心是何時被他所俘虜了,但冰就是知道自己對他的那份感情便是愛。

    沒有因為這句話傷心,更沒有因為這句話絕望,因為在云的心中已是早就做好了最壞的準備。就是這個準備他就以接受女子一切令他傷心絕望的話;也正是這一個最壞的準則,在他看到冰的臉色不但沒有便的更加冰冷,反而緩緩的柔和了一些之時,云的心中甚至不由的生出了一絲喜悅,亮起了一道希望。

    看著眼前那個穿著軍裝,英姿颯爽的女子,看著那張絕美的容顏,云的臉上漸漸再次的露出了那道淡淡的笑容,可當他剛想再說些什么之時,眼前的那名女子的話讓他臉上的笑容瞬間僵硬。

    “為什么?”這三個字再一次從冰的口中說了出來,只是此次的聲音再也沒有前兩聲那么的冰冷了。

    望著那靜靜看著自己的女子,看著眼前這個讓自己既愛又痛的女子,云臉上那道淡淡的笑容之中出現了一絲苦澀,而后笑容也是變成了苦笑,“因為我是北原之人,這里是我的家!”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已是蘊含了太多的苦澀與無奈。

    望著那因自己的話有些略微震驚的冰,云搖頭苦笑,繼續說道:“多年之前我奉親王殿下的密令加入神族軍隊,并經過了多年的努力漸露頭角,被陛下看中,而這幾年怕陛下也看出了什么,此次才會讓我來!”

    “我身來是北原之人,那便一輩子是北原之人,一輩子也只效忠親王殿下一人!”云繼續說道。

    “原來是這樣,可你們為什么不在北原好好的呆著?”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看著那遠處還在浴血奮戰的神族士兵和北原戰士,神情之中有著一絲的疲倦與厭倦,緩緩的說道:“不然也不會死如此多的人!”

    “因為北原太過苦寒,而且已是便的愈加苦寒了起來,再也養不活我們了!”就在這時,那名一直靜靜的看著冰與云的神族男子的聲音終于在這一刻響了起來,聲音之中有著三分苦澀,三分哀嘆,三分的憤怒,和一分的掙扎,望著那東方的天際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陛下當年派殿下來或許就是一個錯誤,因為這片土地太過的苦寒,而生活在這里的人們卻也是太過的苦難!”

    “希望你能夠留下他,如果不能,我依舊會殺她!”看著那沉默不語的云,那名高大的神族男子繼續說道。

    說完,轉身離開,再也不去看那沉默中的兩人。

    寒風時而吹過,吹過了一陣血腥之味,而那兩件斗篷也是在寒風之中獵獵作響,顯得分外的蕭瑟。

    “北原真的很冷!”望著腳下已是被染成了一片暗金色的雪地,看著那一名名永遠都是要在這片北原之上沉眠的神族士兵和北原戰士,云的臉上有著淡淡的傷感,長嘆道:“他們是和我一起征戰了多年的戰友,而他們是和我一起長大的族人。”

    “可如今他們都是一起紛紛的倒在了我的面前,而我卻是什么都不能做!”話語有些淡然,臉上帶著那種迷茫的笑容,眼神也是顯得十分的黯淡。

    看著眼前這名男子,看著那黯淡的眼神,冰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心中卻是知道此次的大戰的確是對他有著極大的打擊,而這次打擊也已是對他的將來灑向了一片陰霾。

    看著那長長的嘆息著的冰,云的臉上再次露出了一道笑容,只是此時的笑容卻是顯得十分的苦澀。

    “你知道我為什么一直帶著笑嗎?”似乎知道冰不會去回答自己的問題,似乎也不愿等冰去回答自己的問題,云繼續說道:“因為再經過了北原成長的苦難之后,在我眼中一切都已不在痛苦,不在苦難,所以對于一切我都可以微笑著灑脫面對,何況還能夠經常見到你!”

    身體威震,即使心中無比冰冷與堅定,冰依舊忍不住問道:“北原真的有這么苦寒嗎?”

    “北原中的人永遠都是最善良的,但他們同時又是最殘忍的!”苦澀的笑著,云緩緩的說道。

    沒有繼續回答冰的話,因為這句看似簡單的話已是說明了一切,也已是道明了一切苦難。

    一個本就十惡不赦之人去殺人放火并不可怕,哪怕他殺上成千上萬的人都不可怕,因為他本就十惡不赦,世人不會憐惜他,他也何必憐惜世人。可當一個本就無比善良之人拿起一把冰冷的刀砍向一名手無縛雞之力之力的孩童或者老人之時,那么這件事情在世人的眼中又會是如何可怕的一件事,而那個無情的砍殺孩童與老人的善良之人又將要忍受多少的痛苦與折磨。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