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4章 北原上的血

    北原疾苦,苦的是那饑餓時無法飽餐,寒冷時依舊寒冷的身理痛苦;苦的是看到那一個個親人因為饑餓而活活餓死,因為寒冷而活活凍死,而你只能在一旁冷汗旁觀的內心煎熬;苦的是當你看到與自己一同在原野之上狩獵多年的朋友即將死去,你去反而慶幸的精神摧殘。

    都說北原人兇殘,都說北原人野蠻,都說北原人無情,可又有誰知道他們心中的痛,內心的苦。

    北原人少,不是北原人不想要更多的孩子,更不是他們不想老來之時享受天倫之樂,而是因為這片遼闊而美麗的北原根本就養不活那么多人,根本就沒有那么多的食物能夠支撐他們的繁衍。

    面對著神族十萬大軍的到來,當時整個北原都是陷入了沉寂,人們不安的望著那遠處連綿數千里的營帳,北原的士兵們眼神冰冷的望著那些外來者,靜靜的等待著自己將軍的號令,時刻準備著那不久的戰斗。

    終于他們迎來了第一戰,五萬神族戰士向他們發起了進攻,面對著那遮天蔽日的五萬人,他們只有不足三萬之眾,可他們沒有害怕,沒有不安,更沒有恐懼,而是冰冷的殺向了那五萬神族士兵,而結果他們勝利了,他們用自己手上染滿現象的戰刀向這個世界證明了一件事,他們才是這片北原真是的主人。

    而如今,時隔一天,那另外的五萬名神族戰士再一次向他們發起了進攻,只是這次的五萬神族士兵的臉上再也沒有他們死去的同伴那種驕傲的表情,再也沒有藐視他們的眼神,而是陷入了真正的瘋狂。

    看著那片向著自己充滿了神族士兵們,北原戰士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眼神之中也是帶著濃濃的漠然,而他們也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殺,殺光那遠處本不屬于這方土地的所有人,向這個世界再次證明,自己才是北原之上真正的王者,自己這支軍隊才是這里真正的王者之師。

    “殺!”

    “殺!”

    伴隨著一道道冰冷的嘶吼這聲,那五萬的神族士兵終于沖入了北原戰士之中,沖散了那本就散亂的北原大軍。

    可就是這樣一次帶著滔天威勢的沖鋒,卻有如一塊巨石落入了無盡的海洋之中,威勢雖大,卻始終無法對那片海洋造成絲毫的影響;更如一群瘋狂的羊群沖入了少許的猛虎之中,聲勢雖大,但最終依舊將會成為猛虎口中之食。

    手起刀落,寒光一次次的閃過,狂猛的能量在北原的上空翻滾著,沸騰著,每一分,每一秒,都會有一道血箭射出,潔白的羽毛夾雜著金色的血液從天空緩緩的飄落,是不是便會有著一顆頭顱,一條胳膊,一只翅膀,一具身軀從天空之上墜向下方已是被染成了一片暗金之色的積雪,永遠的在積雪之下沉眠。

    瘋狂,緩緩被恐懼所代替,怒意漸漸被絕望所取代,伴隨著那一道道的刀光劍影,神族的士兵們一個個的倒下,一個個的墜向了下方寒冷的積雪之中,而北原的戰士雖然許多已是身受重傷,可倒下的終歸很少。

    看著那大地之上躺著的一具具同伴的尸體,神族的士兵們心中漸漸的升起了一種絕望的無力之感,看著那北原戰士眼中那一道道漠然的目光,神族的士兵更是覺得心中冰冷,因為他們此時已是知道,在那一道道漠然的目光之中,自己再也不是帝國優秀的戰士,自己所在的軍隊也不再是那所向睥睨的帝國大軍,在他們的眼中,自己就是一頭掙扎著的獵物,一頭兇猛但卻終歸逃不出獵人掌心的獵物。

    “殺!”

    又是一陣嘶吼之聲,伴隨著這陣聲音的響起,那些神族的士兵再一次瘋狂了起來,再一次用盡了全力和那些北原的戰士們廝殺了起來,因為他們是神族帝國的大軍,他們是帝國最優秀的戰士,他們有他們心中的驕傲。也正是這一份的驕傲,即使敗了,即使永遠長眠北原之下,他們也要做最后的掙扎,哪怕這種掙扎顯得徒勞,但他們依舊要用自己的行動告訴他們的敵人,自己是優秀的,即使敗了,也要讓這群北原的戰士永遠的記住自己,記住帝國這支倒下了北原之上的軍隊。

    望著那些最后拼死戰斗的神族戰士們,北原戰士的神情依舊漠然,手中的大刀、長劍再一次揮了出去,即使已是身受重傷,他們也是義無反顧,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心里一直都知道,只有自己倒下了,自己的孩子才能夠有更多的資源在北原之中生產、生長,繼續在這片北方的寒原之上馳騁,所以他們心中無顧慮。

    可他們卻終歸不甘心就此死去,面對那美好的憧憬,他們更加不甘心死去,所以他們及時重傷也是拼死而戰。

    看著周圍的戰斗,看著那一個個倒下的戰友,對這場戰斗,冰已是心中有了答案,可她依舊沒有放棄,依舊做著最后的掙扎,和面對的那名高大的北原將軍一次次的沖鋒戰斗著。

    “放棄吧!你們已經輸了!”男子緩緩的說道,眼神冷漠,神情堅定!

    “我知道,在陛下派我們前來之時我便知道此戰必敗,我也必死!”看著眼前的男子,那把手中的長劍再一次緩緩舉起,而冰的身體也是再一次射向了那個毅力在寒風之中如鐵人一般的男子。

    “看來陛下始終是如此先知先覺!”緩緩的嘆了一口氣,看著眼前拿劍刺向自己的女子,男子的臉上出現了一道苦澀的表情,似乎是在回憶許久之前的自己。

    “陛下,當初你是否想過我會走到這一步?”苦澀慢慢退去,臉上出現了一道嘲諷的笑容,自己這道嘲諷不知是在嘲笑自己,還是那個誰?

    空氣瞬間的寒冷了下來,空間都是開始凍結了起來,而男子的身體表面也是出現了一層薄薄的寒冰,寒冷的氣息不停的望著他的體內鉆去,而那把冰手中冰冷的長劍也是在此刻變成了一把巨大的冰劍,散發著凍徹靈魂的寒冷,所過之處空間瞬間凍結。

    看著那把直刺直接胸口的長劍,感受著那瘋狂的往自己體內沖的寒氣,男子依舊那么靜靜的站在那里,一動都未動,而那樣默默的看著冰,似乎始終都沒有動手的意思。

    “我答應過一個人不會殺你,你又何必如此執著?”望著那長發飄散,身體之上已是有了無數傷口的女子,男子淡淡的說道。

    兵~

    隨著男子的這句話的落下,那覆蓋體表的堅冰紛紛的碎裂,那把近在咫尺的冰劍也是隨之碎裂,伴隨著一陣寒風,那無盡的寒意頓時被吹散,堅冰一塊塊的落下,長劍也是再一次恢復了本來的樣貌,而一口金黃的鮮血也是在這時從冰的口中噴射而出。

    “為什么?”沒有看那前方的男子,而是緩緩的艱難的轉過了身體,默默的注視著身后那個男子,聲音有些沙啞的問道。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