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3章 失控

    冷,極度的寒冷,哪怕一盆火燙的熱水在這刺骨的寒風之中也會快速的結成冰塊。

    這個清晨,沒有飄起潔白的飛雪,陽光也顯得分外的無力,始終沒能射穿那天際的陰沉為大地撒上少許的溫暖和光芒。

    厚厚的云層如要天塌一般在天空之中翻滾著,朝著地面越壓越低,而地面之上一片蕭殺之氣沖天而起,直沖云霄。

    五萬神族大軍置身于清晨的寒風之中,在這一刻他們已是脫去了所有笨拙的棉衣,只留了那一身閃著漆黑色金屬光芒的鎧甲。他們身體隱隱的站立于寒風之中,再沒有因那刺骨的寒冷而微微顫抖,他們的臉上沒有喜悅、沒有興奮,沒有畏懼,也沒有痛苦,可他們的眼神之中卻是充滿了無盡的憤怒,這股憤怒在他們的身體之上熊熊燃燒,驅逐著晨風之中的冰冷寒意,形成了無形的怒焰,瘋狂的灼燒著蒼穹之上翻滾的云層。

    “你們怕嗎?”身著戎裝,面色清冷,看著那綿延數里的士兵們,冰緩緩問道。

    怕嗎?對于戰斗,他們不怕,因為他們一直是戰無不勝的神族軍隊,他們是最優秀的神族人,面對戰斗,他們又怎會害怕?可如果結果是死亡,世上又有幾人能夠坦然面對?所以對于死亡他們會害怕,會恐懼!

    戰爭,永遠都是世上最殘酷的戰斗,想要勝利,則必定是用血與生命作為代價,只是這種代價可大可小,也永遠無法衡量。

    這個世界本就是殘酷的世界,弱肉強食更是永恒不變的定律,如果想要活下去,如果想要在殘酷的戰爭之中活下去,那么便需要殺死一個一個敵人,哪怕這個敵人是你曾經的摯友!

    沉默,有時會讓人覺得厭惡,有時卻是最有效的回答。

    望著那默默的站立于寒風之中的士兵們,看著他們堅毅的表情,感受著他們眼神之中無盡的怒火和身體之上所散發的濃郁的煞氣,冰沒有再問什么,因為此時她的心中已是有了答案,那些沉默的臉龐也已是給了她最明確的答案,而那個答案便是:他們恐懼死亡,但他們卻不害怕戰斗,他們甚至渴望這場戰斗,因為他們的敵人手上留著的是那五萬名和自己一起生死戰斗過的戰友,甚至他們之中有著自己的至親摯友,所以他們痛恨那遠處的敵人,而這股已是超越了對死亡的恐怖,所以他們不再恐懼。

    仇恨往往能夠讓人瘋狂,而瘋狂卻是能夠讓人失去理智,做出連自己都無法相信的事,所以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仇恨與憤怒,而是那喪失了最后的一絲理智之后的瘋狂。

    “敵人很強大,但我們比他們更強大,因為我們是帝國的軍人,是帝國的驕傲,所以這次戰斗我們必定會勝了!”

    聲音緩緩的在寒風之中響起,回蕩在軍營的上空,而此時的云,那道始終掛在嘴角的笑容已是不知何時失去了蹤影,神情也是變得無比的蕭瑟,全身上下充滿了蕭殺之氣。

    “殺!”

    “殺!”

    “殺!”

    沒有多余的回答,口中只有那三個殺字,聲音震耳欲聾,直刺九重天,聲音過后,那無盡的殺意也是如那震耳的喊聲一般開始在空中彌漫了開來,空氣之中也已是隱隱的飄蕩起了血腥之味。

    羽翼一展,身體緩緩的升上了空中,那鎧甲只有的斗篷在寒風之中呼呼作響著,俯覽著下方五萬的士兵,冰緩緩的點頭,而后一道比那刺骨的寒風更加讓人覺得冷之靈魂的聲音慢慢的在軍營上方的空中回蕩了起來,“出發!”

    伴隨著這句話的響起,那五萬士兵轟然起身,跟著冰與云急速的朝著遠方飛去,朝著那座屹立于北原之上的雄城急速進軍。

    “喝!”

    “真是痛快!”

    “真是沒想到我神族大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只要過了這個寒冬,只要食物補給充足了,殿下便會帶著我們離開這片疾苦的地方,帶著我們去那富饒的南方定居!”

    “哈哈,沒錯,說的好!”

    “來,為了將來,為了我們的子孫不再受這饑寒之苦,干杯!”……

    在冰帶領著五萬大軍朝著這種雄城進軍之時,這座城市之中卻是不停的回蕩著一道道因勝利而慶祝的聲音,那些聲音之中有著對此次勝利的喜悅,也有著對那苦難生活的哀嘆,更多的卻是對未來的向往。

    喝著烈酒,大口吃著那些已是熟了的烤肉,口中和同伴們道著曾經的艱辛與對今后的憧憬。

    一口口烈酒灌入肚中,那些隨意的坐在城中軍營之中的戰士們臉上卻并無半分的醉意,那一張張的臉,那一雙雙的眼,反而因為烈酒的入肚變得愈加的清明。

    他們不是愛酒如命的酒鬼,也不是天生酒量驚人之人,一切都是因為想要在這片極寒的地方生活下去,那么就必須與這烈酒為伴,哪怕你再不喜歡,再不會喝,你都必須喝,因為這一切都是為了繼續生存下去。

    為了生存,為了好好的活著,北原之上的人,無論男女老幼常年都要與烈酒為伴,所以他們很能喝,他們很少醉,而他們的酒也分外的烈。

    當~當~當~

    沉重的鐘聲在城中急促的響了起來,隨著急促鐘聲的響起,那把酒迎歡的眾人紛紛放下了手中的酒碗,場面頓時陷入了沉寂。

    “殺!”

    隨著一道大吼之聲的響起,眾人起身,朝著那遠處天際那片黑壓壓、密密麻麻的人群便是迎了上去。

    沒有穿什么防具,更沒有穿什么戰甲,只是隨手拿起了身邊自己的兵器便是迎了上去。他們本是這北原之上最好的獵人,他們從來都不需要戰甲這些笨重的防具,因為在這片北原之上從來就沒有任何野獸能夠威脅他們的生命。

    “殺!殺了那些雜碎為我們的戰友報仇!”

    一道聲音從冰的背后傳出,而伴隨著這道聲音的響起,神族的戰士們眼中紛紛的泛起了紅光,再也顧不得什么,為了能夠繼續活下去,為了為那些已經永遠的沉睡在了這片大地之上的戰友們,為了維護他們帝國軍隊的尊嚴,他們再也顧不得什么,直接朝著那些穿著獸皮,如野人一般拿著巨斧,拿著長弓的北原戰士沖了上去。

    “殺!”

    “殺了他們!”

    “殺光他們!”……

    一道道怒吼聲在冰的背后響起,伴隨著這一聲聲瘋狂的怒吼之聲,一道道身影超越了冰,再也不等自己的主帥發號施令,一個個沖了上去。而隨著那些始作俑者之人往前沖去,更多的戰士沖了上去,神族戰士在這一刻陷入了真正的瘋狂,也是超出了冰的控制!

    冰冷的氣息瞬間開始彌漫了開來,那已是無比的寒冷的寒風又是冰冷了一分,轉頭看向那身后的云,冰那張平淡的臉上終于在這一刻出現了一絲怒容,因為剛才說第一句話的不是別人,正是那些士兵的副帥云,也只有他的話才有這份力量讓身后的那批士兵瘋狂的上前廝殺,讓他們真正的陷入了瘋狂!

    “殺!”看著那臉色漸漸冷了下來,越發冷了下來的冰,云的臉上也是布滿了陰沉,在狂吼了一聲之后再也不去理會冰眼神之中的布滿,直接朝著那些北原的戰士便是沖了過去。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