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2章 決戰前夕

    朝陽緩緩升起,雪已是在不知何時停了下來,只是在那灑在北原之上的陽光之中卻是感受不到絲毫的溫度。相反,伴隨著陽光的升起,北原大地之上的溫度反而更加的寒冷,微風輕灑,便能讓人覺得冰冷入骨。那層覆蓋在北原大地之上的積雪也是慢慢的結起了冰晶,原本柔軟的積雪在此時也是變的分外的堅硬。

    而在這片寒冷的大地之上,此時卻是有著數萬的營帳坐落在銀白的大地之上,給這片銀白的大地添上了一筆刺眼的黑。

    置身于這片冰冷的北原之上,那來自溫暖南方的戰士們已是在那軍甲之外披上了厚厚的棉衣,可即使如此,那些在寒風之中站崗的戰士們依舊會是不是的顫抖一下。

    “你說藥與炎此戰會勝嗎?”望著遠方的天際,一道略顯清冷的聲音在那軍營的最中央緩緩響起,而說出這句話的人便是那個叫做冰的女子!

    一身戎裝,站立于這片無比潔白的雪原之上顯得無比的英姿颯爽。而那冰冷刺骨的寒風卻也是沒有讓這個女子皺一下的眉頭,不因別的,只因她有一個叫做冰的名字,既然如此又怎還會懼怕這北原之上的寒冷。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用手輕輕的抹去了戰甲之上因寒冷潔其的那一層寒霜,看著那背對著自己的女子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微笑,眼神之中有著不加掩飾的傾慕,而這名男子便是當然與冰一同被神皇派來的三人之中的另外一人——云!

    “他們此去已是帶走了一半的大軍,應該能盛吧!”云溫柔的說道,那臉上的微笑就宛如一朵盛開的海棠,在如此寒風之中卻是讓人有種如浴春風的感覺。

    “應該?聽你的語氣似乎沒有絲毫的信心?”沒有轉頭,就看著那遠方的天際,看著那一抹晨光略顯清冷的說道。

    “親王殿下號稱千年來神族王室的第一人,此戰又在北原之上進行,本就對我軍不利,況且藥、炎兩人也著實太過驕傲了一點。”臉上依舊帶著淡淡的微笑,似乎在說一件完全和自己無關的事。

    沉默,漸漸的陷入了沉默,一人依舊看著那天際的一抹晨光,一人卻是緊緊盯著另一人的背影,眼神之中充滿了一道愛戀的目光。

    “難道你就不能對我稍微的好上那么一點點嗎?”沉默許久,看著那颯爽的背影,云終是打破了眼前的這道沉默。

    身體微微的一震,緩緩的轉過身體,看著眼前的那名臉上始終是掛著那么一道淡淡的笑容的男子,那張冷艷的臉上豎起了雙眉,“陛下此時派我們來是為了平定那些叛軍,所以此次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都必定要勝!”

    “而且我心中早已有所屬,希望你以后也不要在胡思亂想!”看著那種赤裸裸不加掩飾的眼神,冰接著說道,只是那道身影卻是愈加寒冷了一分。

    說完,緩緩轉身,視線再一次望向了那北原的深處,靜靜的望著,也不知此時在想些什么。

    “總有一天我會得到你的!”看著那如寒冰一般的背影,云心中默默的想著,臉上笑容依舊,可那雙墨綠的雙眼卻是變的愈加的渴望了起來。

    世上有一種東西永遠都是最好的,那樣東西叫做得不到,可越是得不到,心中卻越是渴望想要得到,而此時的云心中便是有著這樣一種扭曲的渴望。這種渴望原先或許是一種愛戀,是一種暗戀,可到了如今,卻已是變成了那種扭曲的渴望。

    “有人回來了!”冰冷冷的說道,而他的這句話也已是終于讓背后的那個男子的目光離開了自己的背后,望向了天際越來越大的那點黑點。

    黑點一點一點慢慢的變大,最后慢慢顯現出了那原來的模樣——全身的戰甲破爛不堪的掛著身體之上,背后的八只翅膀如今只剩了七只,原本如雪一般潔白的羽毛之上已是結滿了暗金色的血晶,那張本因俊朗的臉上此時卻是布滿了道道恐怖的傷痕,而那些傷痕也是因為北原的冰冷顯得分外的青紫。那殘破不堪的身體在寒風之中不停的搖晃,似乎隨時都有就此墜落的可能,但那殘破的身體卻依舊苦苦支撐著,艱難的朝著遠處的那做連綿數里的軍營慢慢的靠近著。

    “終于到了!”看著下方那一座座熟悉的軍營,那道身影虛弱的說道。

    疲倦瞬間襲了上來,無盡的倦意不停的沖擊著那已是萬分虛弱的意識,而他也是終于抵擋不住那全身傳來的疲倦,意識傳來的陣陣模糊,終于再也支持不住緩緩的向地面墜了下去。

    “查理,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就在這時,一名士兵一把接住了那道下墜的身體,果斷的脫下了自己的棉衣,一把將棉衣套在了他的身上,焦急的問道。

    “帶我去見將軍,帶我去見將軍!”被稱為查理的那名士兵嘴中喃喃的說道,氣息卻是變的愈發的虛弱了下去。

    轟~

    一道狂暴的能量急速的從士兵的身體之內狂涌而出,而那道士兵也是抱著那名被他稱為查理的男子,急速的朝著軍營的中央沖了過去。

    “將軍,查理要見你!他快不行了!您快救救他!”急速的沖到了軍營的中央,看著佇立與營帳之外靜靜看著自己的冰與云,士兵焦急的說道,話語也是因為焦急而顯得有些語無倫次。

    望著那名身體殘破不堪的士兵,一股冰冷的能量從冰的體內傳了出來,朝著士兵的身體緩緩流入。

    冰冷的能量緩緩入體,在體內卻是顯得十分的柔順,一點一點的滋潤著那一具已經到了干枯的極致的身體,可即使如此,卻依舊沒能改變那慢慢消散的生命氣息。

    “沒用的將軍。”看著那緊鎖著雙眉的冰,士兵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澀的笑容,搖頭說道:“叛軍很強,真的很強,遠比我們想象的要強!”

    “炎將軍,您讓我傳的話……我已……傳到,如今……終于……可以和……你們……”口口喃喃的念著,可話未說話,人卻已是離開,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間。

    抱著那具慢慢冰冷了下來的身體,士兵的雙手微微的顫抖著,臉上布滿了蕭瑟的悲傷,看著懷中那已是離去的生死兄弟,想著那些已是被白雪所覆蓋的生死兄弟,心中更是充滿了悲涼。

    一個神情冰冷,一個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笑容,只是這笑容卻是略顯陰森與冷漠,一個臉上已是布滿了濃郁的悲傷,三個人就這樣靜靜的站著,靜靜的站在清晨的寒風之中。

    天再一次陰暗了下來,烏云緩緩遮蔽了那初升的朝陽,鵝毛般的大雪如往日一般再次在寒風之中飄蕩著緩緩的落向了那已是一片銀白的北原之上,緩緩的為那遠處戰場之上無數早已冰冷了的身體蓋上了一層厚厚的銀白。

    “明日隨我出征。”望著那北原的最深處,望著那無數揮下戰士倒下的地方,冰冷聲音緩緩響起,在整個軍營之中回蕩著,落進了每一個軍營之中的神族戰士耳中。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