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1章 怎知冰雪苦

    潔白的雪花昊天緩緩灑下,在蒼勁的狂風的帶動之下,瘋狂的在天空飛舞,最后緩緩飄落于北方蒼茫的高原之上。

    那片原本蒼茫的大地,此時卻是蓋著一層潔白的積雪,連綿萬里的積雪匯集在一起給人一種神圣、壯觀的感覺,而那片潔白的光芒又有如是昊天灑下的光輝,充滿了無比圣潔的光芒。

    此情此景,必定能夠讓那些常年生活在南方的人感到留戀,感到壯觀。可對于常年生活在北方的居民,看著那漫天的飄雪心中卻是充滿了苦澀,恐懼,甚至有時還會絕望。那昊天灑下世間白潔的雪花,那些雪花所散發的圣潔光芒對他們來說卻是有如冥王的索命符,讓他們彷徨,讓他們不安。

    嘭~

    一扇厚重的木門被打開,而后又是急促的重重關上,似乎是害怕只要那扇門多開一會屋中的溫暖便會失去一分,那無盡的冰冷便會從屋外侵蝕而來。

    “怎么樣,有收獲嗎?”看著放下腰間漆黑的弓箭之后再將厚重的毛衣慢慢脫下的中年神族男子,一名中年神族女子略帶期盼的問道。

    看著女子,看著眼前的妻子,男子臉上竟是苦澀。看著自己空手而歸,其實女子早應該猜出自己此行并無收獲,可她卻依舊想從男子的口中聽到一道心中渴望聽到的消息。面對女子如此的眼神,面對她心中無盡的渴望,男子緩緩的底下了頭,心中又怎會不苦澀。

    “今日的雪太大了,獵物走過的痕跡早已被大雪覆蓋了,根本無蹤可尋。”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看著女子臉上緩緩露出了失望之色,男子又是勉強露出了一絲安慰的笑容,說道:“明日我再去試試,相信應該能夠有些收獲!”

    即使是安慰,男子也只是用了一個“應該”,不是他不想肯定,而是他根本沒有信心肯定,在如此的大雪之下,或許也只有那雪狼才能夠找到這圣潔之下的最后食物了吧。

    “不是我為難你,是我們的食物真的不多了,最多再堅持三天。”看著男子,女子也許落寞的說道。

    不是她不想回以微笑,看著男子安慰的笑容,已是共同生活了多年的夫妻,女子又怎會看不出他心中有多苦。如果食物允許,自己又怎會去勉強眼前這個自己最愛的男人?又怎會舍得讓自己的丈夫冒著如此的寒風暴雪去那盡是雪狼的雪原之上尋找最后的失望?可是,食物真的不夠了,真的堅持不了多久了。

    “我知道,我知道……”男子默默的說著,心中卻是越發的苦澀。

    北方,一年之中有半年時間都是處在大雪紛飛的冬季。

    外人之中北方千里北方冰封,萬里雪飄的壯觀,只知那蒼茫白雪的美麗與圣潔,可外人又可曾知道這千里的冰封之下埋葬了多少白骨?又有多少的無辜生命因這昊天降下的圣潔白雪而凍死餓死?

    “娘,我餓了!”就在這時,一道稚嫩的聲音從內屋只知傳了出來。

    聽著這一道稚嫩的叫喚聲,看著那聲音之中對自己的信任與眷戀,眼淚的緩緩的流了出來,緩緩的滴落與冰冷的地面之上瞬間結成冰晶。

    “娘馬上給你做吃的。”強行控制著內心的情緒,竭力控制著不讓聽著感受到自己在哭,可無論女子如何控制,聲音依舊是那么的顫抖,那么的讓人心碎。

    話音落下,房中慢慢的變的寂靜了起來,只有那沉重的心跳之聲在房中時刻的回蕩著。

    “娘,你慢慢來吧,等爹回來我們一起吃。”沉默良久,那稚嫩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聲音之中帶著陣陣的顫音,帶著淡淡的苦澀。

    望著遠處的房門,想著那里面和自己一同挨餓的骨肉,男子臉上緩緩的升起了一種掙扎的表情,而當望向那早已泣不成聲的妻子,心中更是覺得無比的愧疚,無比的疼痛。

    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那張掙扎的臉龐緩緩的平靜了下來,似乎是做出了某種決定,只是這種決定必定讓他很是痛苦,因而平靜了下來之后,那張臉上始終是帶著一層濃濃的陰霾。

    “明日我去報名參加親王的軍隊!”男子淡淡的說道,可那聲音之中卻是充滿了苦澀。

    望著眼前的男子,望著那個一直以來都是那么善良無比的丈夫,女子臉上露出了一種無比的震驚,甚至連眼眶里閃爍的淚花都是忘了往下落,不敢相信的說道:“你瘋了,這可是造反啊!”

    “呵,造反?”臉上露出了一道苦笑,男子搖頭笑道:“只要能夠讓你和孩子好好活著,造反又如何?至少親王會給我們食物,而那位久坐皇宮寶座之上的陛下除了每年讓我們繳納巨額的雜稅之外,又何嘗會想過我們這群生活在北原之人每年要有多少人因那些苛捐雜稅丟了性命,失去愛人,失去骨肉……”

    “如果沒有那些苛捐雜稅,我們每年冬季又如何會那么的饑苦,又何須如此的忍饑挨餓,終日為食物而惶恐!”

    “而他們又如何?終日坐在那做神圣、莊嚴的皇宮之中,夜夜蕭歌!”

    “他們又何時會想到,自己吃的不是食物,吃的是我們北原中成千上萬人的性命!”

    “既然他們對我們不仁,我們又何必對他們如此效忠,倒不如和親王殿下轟轟烈烈的干上一場!”

    男子越說越激動,越說越憤怒,一道道微弱的氣息隨著他的憤怒在房中緩緩的激蕩。

    看著激動的男子,女子什么都沒有說,什么都沒有做,就是這樣靜靜的看著,久久的看著這個自己深愛了數十年的丈夫。

    在外人的眼中,或許屋外的漫天飄雪是一幅唯美壯觀的美景,可是在那些常年生活在北原之上的人眼中,那連延半年之久的大雪與雪后的冰封卻是一場冥王降下的怒火,而那座夜夜歌舞升平的皇宮卻是無情的剝奪了他們在這場災難之中最后的救命稻草。

    外人只知雪花美,卻又怎知雪花苦?外人只知雪花潔,卻又哪知雪花冷?

    “明日我和迪安陪你一起去!”望著那沉默不語的男子,女子臉上漸漸的露出了一道笑容,宛如一朵盛開在雪原之巔的雪蓮花!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