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38章 另一片天,另一條路

    “晨兒,老師對不起你啊,老師背不起你!”看著那閃爍著陣陣光芒的神獸之心,那雷云之中的絕美容顏之中隱隱流露出了一道痛苦、愧疚的神色,喃喃說道:“要是當初我能夠查明,要是我不對他這么做,他一定能夠跨出那一步,一定能夠達到我都無法達到的那個境界。”

    “哈哈,可他終歸無法達到,他終歸只能以一頭狼的身軀茍延!”神獸瘋狂的大笑了起來。

    一直以為在自己看到老師臉上露出了那絲痛苦與愧疚之時自己心中一定會很痛快,可是事實往往不想象相反,很多時間自己始終無法看清到底心中想看到什么,想要什么。

    看著雷云之中那張絕美容顏之上露出的那種痛苦與愧疚之時,神獸的心中并沒有一絲的痛快,相反他的心中很痛,即使此時的他只是一道殘魂,一道虛影,可依舊很痛、很痛。

    “你終歸不如他!”望著神獸,望著那臉上布滿了痛苦與苦澀的神獸,一道淡淡的聲音從雷云之中響了起來。

    沉默,神獸的虛影再一次的陷入了沉默,那張驕傲的臉龐之上此刻帶著一絲濃濃的陰云,誰都不知此時的他在想些什么。

    望著獸神沉默的模樣,看著他臉上隱隱露出的痛苦與哀傷,雷云之中那雙如繁星一般明亮的雙眸之中隱隱的射出了一道憐惜,之后化成了一絲長長的嘆息。

    “曾經,我有一個世上最好的老師,在他的培養之下我成為了年輕一代最出色的人,無論到哪里,都會被無數的人所崇拜。因為老師,我自豪,因為自己的出色,我驕傲。可是有一天,這一切都是瞬間消失,都因為一名叫做晨的男孩消失了,老師的疼愛,天才的光環都是在他出現的瞬間消失的無隱無蹤,當初的自豪,當初的驕傲都是在他的面前不復存在。”

    淡淡的說著,就好像說著一個完全和自己無關的故事的般。

    “在他出現之后,老師將所有的掛心,所有的心血都是花在了他的身上,當初我真的好恨,好恨!我恨他奪走了我的一切,所以我設計害他;我恨老師心中依舊依舊只有他,所以我下毒殺害了他。可最終,我卻發現自己恨的不是他,也不是老師,我恨的是自己,恨自己沒用,恨自己始終無法釋懷。”

    聽著神獸緩緩講述,雷云之中那張絕美的容顏之上時而露出笑容,時而苦澀,時而無奈,時而痛苦……可最終卻都是化成了一道長長的嘆息。

    看著那張臉龐之上的表情變化,獸神的臉上一片默然,也是長長的發出了一聲嘆息:“似乎是因為作惡太多,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種善因得善果,我種了一輩子惡因收到的也必定是惡果吧,結果依舊如老師一般,被自己最信任的弟子下毒所殺。”

    紫電瘋狂的從天空之下劈下,一道道無比狂暴的能量轟擊在凌云的身體之上,可此時的凌云卻宛如絲毫不知,靜靜的站立在狂暴的紫電之中,宛如一塊千年不動的磐石。

    轟~

    隨著一聲響了的爆炸之聲,那顆閃爍著無盡青光的神獸之心應聲而破,一股恐怖但卻溫和的能量瞬間沖入了凌云的體內,無盡的青光瞬間將凌云包圍。

    異變突發,望著如磐石一般置身于無盡青光之中的凌云,獸神那平靜的臉上緩緩露出了一道苦澀的笑容,而后苦澀又是變成了欣慰,“真沒想到,你竟然連死了都要和我爭,都要和我爭著最后的弟子,可凌云始終是我的弟子,他始終也是喚我為老師,所以這次我贏了!”

    “老師一直都不能幫到你,一直都有愧于你,如今就幫你一次,最后在幫你一次!”望著凌云,神獸滿意的點起了頭,臉上的笑容已是變成了解脫。

    轟~

    獸神之光大陣劇烈的波動了起來,一道幽藍的光柱沖天而起,無數的幽藍之光從神獸山脈的不同之處紛紛射來,匯集在那道光柱之中,伴隨著光柱瞬間沖進了那無盡的青光之中,沖入了凌云的身體之內,無盡的能量伴隨著那道光柱不斷的涌入凌云的體內。

    “真沒想到,他們兩人竟會同時看上你,看上一個人類!”

    “也罷,既然都走了,我留下這殘魂又有何用處,倒不如幫圓了他們的希望,幫你一把,或許你能沖破那扇門!”

    看著下方的凌云,那雷云之中的那張絕美的容顏緩緩的消失,那天空之中的那片雷云頓時暴動了起來,無數的紫電頓時匯到了一起。

    轟~

    一道無比巨大,無比狂暴的紫電瞬間從天際落下,落在了凌云的身體之上。

    天威之下,一切能量都將退去,伴隨著那如神龍一般直沖而下的紫電,那無盡的青光轟然消散,那道幽藍的光柱也隨著碎裂,化成了無數的能量飄散在了天地之間。

    “大陣怎么消失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看著眼前獸神之光大陣的變化,胖子不由心中升起了一道疑問,而當他看清遠處的情形之時,看著那置身于那如一天神龍一般的紫電之下的凌云不由驚呼了起來,腦子已是瞬間變成了一片空白。

    無數的能量進入了體內,有溫和的,有熟悉的,有狂暴的……一道道能量進入體內之后,卻是奇跡般的沒有對身體造成一絲的傷害,因為那些能量在進入體內的瞬間之后都是急速的朝著體內的獸丹急速的匯集了過去。

    一分,一分,體內的獸丹急速的變大,急速的膨脹,直至充滿了整個丹田。

    可無窮的能量依舊不斷的朝著身體之內流淌,而自己的身體也如枯涸的大海,貪婪的呑吸著那如流水一般的能量。

    感受著那體內已是膨脹之極的獸丹,凌云沒有激動,沒有興奮,沒有開心,有的只是擔憂、苦澀,甚至恐懼。

    此時此刻,那如磐石一般的身體就那么靜靜的佇立在紫電之中,無數的能量瘋狂沖向體內,體內的丹田甚至已是傳來了陣陣裂痛,一條條裂痕在丹田之中產生,在獸丹之上蔓延。可凌云卻是絲毫沒有辦法,因為不是他不想動,而是在神獸之心散出無盡青光之時,凌云已是發現了自己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權,不管自己如何努力都是始終無法動上一分。

    “不!”心中瘋狂的吶喊著,一口鮮血從口中噴涌而出,此時凌云的心中沒有絕望,沒有苦澀,但卻有不甘,明明自己已是可以邁出那一步,明明自己可以拿起“雷動”神劍了,可最終竟然會發生這種結果。

    轟~

    伴隨著一道響徹天際的爆炸之聲,丹田瞬間碎裂,獸丹也是應聲碎裂,濃郁的能量緩緩流動,慢慢的流向了那顆“咚咚”搏動著的心臟,伴隨著心臟的每一次搏動流進自己的每一根筋脈,進入自己每一個細胞。

    宮殿之中,一名美麗的女子在苦練劍術;遠方極寒之地,一名冷艷的女子在浴血奮戰;幽靜的村莊之中,一名寧靜的女子正在和一名孩童嬉戲著……

    一幕幕畫面在凌云的腦海之中閃過,凌云的臉上緩緩的露出了一道笑容。在這一刻,丹田、獸丹已是盡毀;在這一刻,體內不在有能量流轉;在這一刻,只有那顆無比強壯的心臟在不停的搏動著;在這一刻,凌云也是終于明白了什么,一扇大門在他的面前緩緩打開,而大門的另外一邊是一片嶄新的世界,一條不同尋常的道路。但凌云此時心中卻是無比清楚,從今以后,自己必須在這條道路之上摸索著走下去,沒有人能夠幫到自己,能走多遠,走多高,一切只能夠靠自己。

    “不會有事吧?一定不能有事啊!”看著那狂暴的紫電,望著那浩瀚的天威,胖子緊緊的握起了雙拳。

    一秒、兩秒、三秒……一分、兩分、三分……不知過了多少的時間,雷云終是緩緩消失,那道撼天動地的紫電終于慢慢消散,那座萬年未倒的山峰終是承受不了壓力,轟然倒塌,漫天的煙塵伴隨著潔白的積雪緩緩升起,在天空之中蕩起了厚厚的一層。

    在煙塵與雪晶之中,一步一步緩緩而出,白發在身后隨風亂舞,而此時他的右手之上已是緊緊握著了一把漆黑的巨大古劍。

    “我要去北方,你去嗎?”看著不停眨眼的胖子,凌云微笑的問道。

    “當然,那可是我的家!”拿起了手中的巨斧,胖子終是發現自己的眼睛沒有欺騙自己,連忙回答道。

    塵埃夾雜著雪晶,在這時已是在了冰冷的寒風之下開始緩緩降下,兩名男子臉上都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紛紛看向了那遙遠的北方,而后在初升的晨光之中化成了兩顆細小的黑點,進入了北方那片黑暗、寒冷,又已是充滿了血腥的冰寒大地。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