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37章 雷云中的絕美

    心臟在一次次的搏動著,在這一刻那早已千瘡百孔的心臟沒有痛苦,沒有孤單,沒有悲傷,也沒有仇恨,有的只有清明,無比的清明,在這一刻那神獸之心中無法看懂的東西確實慢慢的明了了起來。

    青光緩緩的從凌云的身上亮起,那顆渾圓的獸神之心慢慢的飄了起來,慢慢的飛向凌云的頭頂,慢慢的印向了那此時無比蒼白的額頭。

    一陣一陣的青光緩緩亮起,越來越亮,越來越亮,那顆原本只是散發著淡淡青光的神獸之心在這一刻卻是顯得無比的耀眼,無比的美麗。這份耀眼,這份美麗不是源于那光的耀眼,而是源于一種絕對的自由,源于一種絕對的驕傲。

    置身在美麗耀眼的青光之下,可凌云的心中卻是沒有半分的光芒,因為此時他全部的精神,所有的意識都是集中在了那顆在自己識海之中“咚咚”跳動著的那顆血紅色的心臟。

    在這可以,凌云終于明白了為何自己會如此畏懼它,萬獸為何如此畏懼他,又為何會如此臣服于他?這都是因為在那顆心又自己與萬獸都沒有的自由,有自己與萬獸都沒有的驕傲。這份自由與驕傲來源便是那內心的清明,內心的堅定,那種直指本心的清明與堅定。

    天,開始震蕩了起來;地,開始搖晃了起來。

    無盡的紫電從九天之上狂劈而下,萬獸在神獸山脈之中痛苦悲鳴,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那九天之上的那片烏云和地面之上的那座獸光大陣。

    “身前你要和我爭,難道死了你依舊要和我爭,和我爭我這個最后的弟子嗎?”憤怒的咆哮之聲從獸神之光大陣之中響起,聲音之中充滿了無比的怨毒,那陣中獸神虛影的那張臉龐之上也是充滿了猙獰。

    雷云瘋狂的滾動著,一道道狂暴的紫電從雷云之中狂涌而出,而那無盡的紫電之中卻是隱隱的顯現出了一張無比俊朗無比美艷的容顏。俊朗,這張臉龐比世上所有男人都要俊朗;美艷,這張臉孔比世上所有的女子都要美艷。而就是這樣的一張同時被天下所有男人和女人所嫉妒,但同時又被天下所有男人和女人所迷戀的臉龐就這樣出現在了同一個人的臉上,出現在了那雷云紫電之中的那張臉孔之上。

    “晨兒,是師傅錯怪你了!”看著那耀眼的青光,看著那美麗的青光,一道低沉的嘆息之聲緩緩的從獸神山脈之中響起,緩緩的在整片蒼穹與大地之間回蕩。

    目光微轉,帶著一種幽深的藍光,宛如九天之上的繁星一般,閃著璀璨的藍。

    看著那同樣璀璨,同樣美麗的神獸之心,感受著神獸之心中的熟悉味道,那集俊朗與美艷于一身的臉龐之上的那張淡唇之中又是發出了一道長長的嘆息之聲,“晨兒,你知道嗎?在對你做了那事之后為師就知道錯了,為師一直在這等你回來,可是你終歸不肯原諒為師,終究不愿再回這座山!”

    長長的嘆息,聲音之中充滿了悔恨,充滿了愧疚,充滿了自責。

    強烈的波動從山峰之上的神獸之光大陣之中輻射而開,而大陣之中那道憤怒、怨毒的聲音也是終于突破了大陣的限制,直沖那片濃郁的雷云。

    “老不死的,當初你就偏心那個懦夫,竟然連死了都不肯將‘雷動’交給我,我恨啊,我不甘啊!”聲音隆隆響起,正如獸神的話一樣,那聲音之中也是充滿了濃濃的恨意與不甘。

    順著聲音的來源,那雙如星辰一般耀眼的雙眸緩緩的轉動,隨之望了過去,那張絕美的容顏之上緩緩露出了一絲失望。

    “當初你陷害你師弟我不怪你,你下毒害我我依舊不怪你,可你真的讓我好失望,當初我打造‘雷動’并不是為晨兒所打造,而是為你而鑄,只是望你能夠在三世境中看清本心,看清自己真正的本心,可你卻始終無法看清,真是讓為師好失望,好失望!”聲音在天地之中久久回蕩,可即使在如何回蕩,卻都是無法蕩盡***語之中的失望與惋惜。

    雷聲依舊在天際想著,紫電時不時的落下,神獸依舊因恐懼而悲鳴著,只是神獸卻是覺得世界都是在這一刻失去了聲音,都是變的寂靜無比,萬物都是沉寂了下來。

    “騙我,你騙我!”沉默良久,神獸之光大陣之中終于又是傳出了一道瘋狂的怒吼之聲,“一直以來你就偏心,一直以來你都不愿將真正的絕學傳與我,難道如今我們都已只剩了這一絲殘魂你還要騙我嗎?”

    “為師何曾騙過你?不傳你只是因為你心性不夠堅定,到了如今依舊不知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如星辰一般的雙眸早已是穿透了山峰之上的大陣,落在了神獸的那張猙獰的臉上,絕美的臉上再次出現了一絲失望與惋惜。

    “好強,我強的波動!”看著天空之中的滾滾雷云,看著那座劇烈波動的神獸之光大陣,那張贅肉橫生的臉上看不出一絲的血色,而那雙肥胖的雙腳已是忍不住微微的顫抖了起來,不停的望著山下退去。

    不是他想退,而是不得不退,如果不退,那雙顫抖的雙膝定會在不知何時之時砰然跪倒。

    “這個世上真有人到過那個境界嗎?”看著那片滾滾的雷云,所在另一座山峰之上的人皇那張想看顯得十分平和的臉上緩緩的皺起了雙眉,口中喃喃自語著,只是這話不知在問自己還是問誰。

    寂靜,在這個寂靜的夜,卻是終歸無法寂靜,世間無數的強者都是在這一刻將目光望向了西方,因為在那極西之地,在那滄海之旁,隱隱有著那么的一股氣息牽動著他們的心頭。

    極北之地,苦海之中的一座冰島之上,一名黑袍男子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老師,既然死了,也應安息了!”話語落下,那雙如黑夜般的雙眼再一次緩緩閉上,一切再次恢復了平靜,冰山再次隱匿進了黑夜的懷抱。

    強者因那強大的氣息不安,弱者雖未能明白那股氣息意味著什么,可因對那道氣息處于本能的恐懼與臣服,都是做出了同樣的一件事——紛紛顫抖跪下。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