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35章 北方的戰爭

    憤怒的怒罵之聲在東方的一座華美的宮殿之中回蕩著,那原先神圣莊嚴的神族皇宮在這一刻卻是蓋上了一層陰霾。

    坐立于王座之上,那名神族的皇者憤怒的拍著座前的桌案,那張在安琪眼中一直都是無比慈祥的臉上,在這一刻已是布滿是怒焰。

    “陛下息怒!”

    “父皇息怒!”

    在這么強大的皇者的憤怒之下,那一名名足以站在這個世界最巔峰俯覽世間的強者紛紛跪下,他們之中剛當然也包括了當然被那名被叫做風的男子從獸神山脈之中救回的安琪與冰!

    “息怒,讓我怎能不怒,我神國立國都現在已有萬余年,何時出過反叛之時?”怒視著下方跪倒的眾人,神皇的聲音在宮殿之中隆隆響起。

    聲音落下,宮殿之中瞬間陷入了沉浸,所有人都是將目光注視著那坐立于皇座之上的神皇,可卻沒有一個人膽敢在這頭猛虎暴怒之時上前勸架。

    看著沉默不敢言的眾人,神皇的臉上明顯出現了一種失望的表情,看著眾人繼續說道:“讓他駐守北方真的是我錯了嗎?難道他真的這么恨我嗎?”

    “世上本沒對與錯,只是在俗世之人眼中才出現了對與錯!”一道聲音就在這時,在宮殿之中緩緩響了起來,聲音很緩、很慢,緩的讓人無語,慢的讓人無奈。

    伴隨著聲音的響起,眾人的眼神都是望向了那扇宮殿的大門,而在他們的目光之中,一名身穿白袍的男子緩緩的步入了宮殿之中。

    背身十八翼,一頭黑發顯得有些凌亂,那身白袍之上有著幾片油漬,有著幾個破洞,一把紙扇隨意的插在褲腰之上。就是這樣一副邋遢的模樣,但卻不知為何,在眾人的眼中看著總是覺得十分的和諧,十分的舒服。

    看著漫步而進的男子,神皇微微的皺了一下眉,但臉上卻并未出現怒意,相反原先的怒意在男子進入之后反倒緩和了一分。

    “國師,你覺得此事該如何處理?”望著那名被自己成為國師的男子,神皇臉上隱隱露出了一道尊敬的模樣。

    看著神皇臉上露出的尊敬,國師臉上沒有出現受寵若驚的表情,眾人臉上也沒有因此而出現異樣,似乎在他們的眼中,這一幕很正常,神皇臉上出現的敬意很正常。

    依舊緩步而入,每一步都是走的如此的慢,每一步都是要停頓幾秒鐘,每一步都是要讓在場的眾人焦急的皺一下雙眉,可是對于眾人臉上不自知的皺眉,國師卻是不以為意,依舊按著自己的節奏緩步而行。

    終于走到了大殿之中,終于走到了眾大臣之前,可國師的嘴中卻是只是緩緩道出了一個字,“殺~”

    聲音悠遠而綿長,在大殿之中回蕩,在國師口中淡淡道出的這一個“殺”字,卻是在被道出之后卻是真正的充滿了殺意,隨著聲音的回蕩,無形的殺意也是在大殿之中回蕩了起來,隨著這種無形殺意的回蕩,眾人心中也是緩緩的生出了一種嗜血的殺意。

    “陛下,臣請戰!”

    “陛下,臣原因領兵殲滅反賊!”

    “陛下,臣愿前往!”……

    伴隨著那個“殺”字在殿中的回蕩,伴隨著字中彌漫出的無形殺意,在這股殺意的驅使之下,終于那些意志略弱之人紛紛的開始請戰。

    看著那些熱血沸騰,表情激動若狂的請戰之人,神皇臉上卻是沒有因他們請戰而出現欣慰,反而因他們薄弱的意識而漸露布滿,微微嘆了一口氣,淡淡的說道:“可他畢竟是我的弟弟,神族千年來最出色之人!”

    淡淡的聲音緩緩飄蕩,隨著聲音的飄蕩,殿中無形的殺意瞬間被驅散,而那些請戰之人卻都是紛紛露出了驚懼之色,看著皇座之上的神皇背后冷汗直流,心中卻已是清楚,從今往后只怕再也不會得到重用。

    想到這里,那些剛剛還慷慨激昂請戰之人心中都是出現了一絲落寞的表情,紛紛羞愧底下了自己的頭顱,不敢再去看皇座之上的神皇,也不敢去看那名平靜的站在自己等人身前的國師。

    “何苦~”看著神皇那臉上依稀可以看出的那道不舍,國師又只是簡簡單單的說出了兩個字。

    看著下方的國師,看著他那平靜的表情,神皇緩緩搖頭,口中卻是反復念著“何苦”那兩個字。念道最后,最終臉上出現了一道苦澀的笑容,而后苦澀回復成了平靜,那一雙平靜的雙眼隨之射出了兩道實質的光芒。

    “陛下有答案了?”看著神皇眼中射出的那兩道光芒,國師臉上緩緩的升起了一絲笑容,說的這句話語速也是快了許多。

    看著那微笑的看著自己的國師,神皇那張平靜的臉上依舊是那么的平靜,口中卻是淡淡的說道:“是啊,我這時何苦?”

    “冰、藥、云、炎!”俯覽著下方眾人,神皇緩緩叫道。

    “臣在!”下方人群之中四人同時應道,除了冰之外,其余四人均是男的。

    “冰,我命你為主帥,藥、云、炎為副帥,速領我十萬神族大軍前外北方平定叛軍,一切叛軍殺無赦!”掃視著下方的眾人,神皇緩緩的說道,聲音冰冷不帶絲毫的余地。

    “臣領命!”說完,四人便是起身望著宮殿的大門外走去,平靜的神情之中都是一片毅然,沒有誰有一絲不滿,因為在他們四人之中,因吞吸了吞天獸靈元的冰已然處在了神王之境的巔峰,甚至隱隱的觸碰到了神帝之境的那道檻,實力穩穩地壓過其余三人。

    “父皇,兒臣請戰一同前往!”看著四人緩步而出,安琪清冷的聲音在大殿之中突然響了起來,可神情之中卻是一片毅然。

    “混賬,難道上次的教訓還不夠嗎?還想出去胡鬧嗎?”看著神情毅然的安琪,神皇怒罵道,可即使是怒罵,那語氣之中卻依舊帶著那習慣性的寵溺口吻。

    “父皇!”安琪叫道。

    “好了,什么也別說了,想出去就先努力修煉踏入神王吧!”神皇說道,說完袖袍一揮,便是離開了皇座,和國師一道緩步離開了大殿。

    神皇離開,大殿頓時出現了嘈雜的討論之聲,眾人紛紛開始討論起了這次北方的反叛之事。

    “你難道還忘不了那個叫凌云的人族男子嗎?”就在眾人熱烈考論之際,一名無比俊朗的男子走到了安琪的面前,默默的看著她那張黯淡的臉龐。

    “我這輩子都忘不了他,洛特,對不起!”看著那張俊朗不凡的臉龐,安琪說道,心中卻是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不是我不想忘了他,是我根本無法忘記,對你,我也已是努力的想要去愛你,可終歸無法愛上!”

    說完,轉身離開,只留下了洛特一人愣愣的看著那道美麗的背影。

    “凌云,總有一天我會找出你殺了你!”看著安琪美麗的背影,看著她對自己冷漠的表情,洛特心中對當初那名人族的少年心中更加的痛恨與嫉妒。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