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33章 輪回路,落紅塵

    “謝謝!”眼淚依舊掛在臉龐之上,那雙烏黑的雙眸之中閃耀著點點亮光,看著眾人,看著沉默的眾人,看著臉上布滿苦澀的父母們,看著同樣開始留下了淚水的妻子,凌云低聲說道,顫抖的說道。

    眼淚緩緩落下,滴落在了那潔白的婚紗之上,在那潔白之上染上了一朵朵美麗的淚花。

    “這就要走了嗎?”聲音有些苦澀,有些哀怨,有些悲傷,有些不舍,看著眼前的丈夫,陳欣同樣顫抖問道。

    默默的點頭,口不停的張開而后又閉上,看著妻子臉上的哀傷,看著父母們的不舍,千言萬語都是再也無法道出,最終也只能從那張干澀的嘴中依舊道出了一聲,“對不起!”

    如果說是一場夢,這是一場絕對的美夢;如果是一場幻境,我愿意永遠沉浸其中。可是,夢終歸會醒,幻境終有破碎的一日,現實依舊會重新回到眼前,終究還是要痛苦一場,倒還不如還沒有完全沉入其中便清醒過來。

    “人生在世或許總不會太過圓滿,終會有遺憾,只是當初離去之時這份遺憾太過苦澀,太過凄涼。”看了一眼落著晶瑩淚的陳欣,輕輕撫摸著那張白皙美麗的臉頰,凌云繼續說道:“如今離去雖然依舊有著一絲的遺憾,可畢竟是甜美的,哪怕幻境破碎,我也將記住這一場美夢,將他永遠銘記。”

    “那你真的舍得我,舍得爸媽嗎?”陳欣問道,臉上已是失去了原先的哀傷,而是變得無比的冰冷。

    看著那張美麗容顏之上出現的冰冷,凌云微微的一愣,雙眉微微的一皺,似乎完全沒有想到眼前的自己那個深愛的女子臉上會出現這種冰冷的表情,可嘴中卻是依舊說道:“舍不得,但又舍得,因為這里雖然如此真實,但你們終究不是他們,他們卻一直活在我的心中。”

    聲音之中有著一絲苦澀,但卻說的無比的堅定,因為心很堅定,哪怕輪回一輩子,可自己又怎會忘了她,忘了他們。

    “為何我們始終不是他們?”陳欣問道,那張美麗的臉龐緊緊的皺了起了,似乎很是不解。

    搖頭苦笑,此時凌云的眼神卻是顯得分外的明亮,看著面前那個自己深愛過的女子,緩緩說道:“教堂之中神圣的結為夫妻,這永遠都是我的夢,不是她的夢,如果真的結婚,我會毫不猶疑的選著她的夢,因為我愛她!”

    “不過我依舊要感謝你們,因為是你們讓我明白了一些事,至少讓我圓了一段夢。”看著陳欣臉上陷入了沉思的表情,凌云又是繼續說道。

    “我明白了,都是因為愛,因為那么永遠銘記于心的愛情!”似乎想明白了什么,陳欣那雙眼睛突然亮了起來,臉上也是隨之蕩起了一道笑容,一道有如一個小女孩無比天真的笑容。

    凌云微微一笑,說道:“可以這么說!”

    雖然只是一場幻境,但是這場幻境卻是圓了自己的一場夢。此時此刻,心分外的清明,那段前世紅塵卻是在這一刻圓夢之后不知不覺間淡去許多,似乎心中的一個死結在這一刻已是緩緩解開,一段凡世紅塵已是緩緩的被放下。

    “好吧,算你過關了,不過我到要看看你如何闖今生!”

    空間緩緩變化,一切一切都又是變回了那片絕對的黑,無盡的黑。

    “不會讓你失望的!”看著眼前漆黑的流光,凌云臉上依舊帶著那一抹淡淡的笑容,同時腳步一踏已是朝著前方一步邁了過去。

    黑光再次流轉,時空再次變化,天空之中下著冰雨,空氣之中飄蕩著令人作嘔的血腥之味,遼闊的草原之上流淌著無邊無際的血液,有金色,也有血紅,只是無論什么顏色,都是如此的血腥難聞,世界在這一刻已是變成了真正的人間烈獄。

    置身于荒蕪之中,踏著已慢慢匯聚成流的血水,手中一把漆黑的古劍不斷揮舞著,伴隨著每一次的揮舞,一道道紫電狂劈而下,一個個神族之人命喪劍下。

    “呼~”猛的停下了手中的黑色巨劍,看著彌漫著鮮紅的四周,心中蕩起了驚濤巨浪。

    隨著凌云的停手,周圍的神族眾人都是暗暗松了一口氣,看向凌云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恐懼,那靜立于血河之上的男子,在他們看來就猶如一個來自地獄的惡魔,全身散發著瘋狂的血腥之味。

    “這是哪里?我為什么要殺這么多人?”劍上、手上、身上,都是流淌著金色的血液,看著這些血液凌云心中全是震驚。

    紫電停止了劈下,雷聲停止了響起,蒼穹之上只有那漫天的冰雨還在依舊下著,一次次沖刷著地面之上滿地的鮮血,帶著了那些飄蕩在荒原之上的冤魂。

    一道金光從天邊亮起,恐怖的能量匯在一起,聚起了一道無比閃亮的劍光。劍光越過長空,急速的刺向了靜立于草原之上的凌云。

    感受著那急速的朝著自己刺來的劍光,凌云緩緩皺起了雙眉,那把緊握在手中的長劍猛的向后刺了出去。

    一道天雷從天而降,幽藍的能量瞬間充滿了劍身,那把漆黑的古劍緩緩的變成了一片幽藍,急速的刺向了那把朝著自己刺來的光劍。

    轟~

    恐怖的能量隨之蕩漾而開,空間緩緩碎裂,一切的一切都是隨之碎裂,而那道劍光也是慢慢的碎裂,最后在無數的空間碎片之中化成了一片虛無。虛無過后,一道清麗的容顏慢慢的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只是那道嬌媚的身體之下此時赫然插著那把漆黑古劍,那雙原本應該明亮的眼睛也是變的格外的空洞。

    “不!”看著那慢慢倒在自己身前的女子,看著那名已是瞬間失去了所有生機的神族女子,看著那名自己從見到第一眼之后便再也無法忘卻的,叫做安琪的神族女子,凌云大聲的吼道。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心中痛苦,自責,臉上布滿了急劇的恐懼。

    “沒事吧?”就在這時,人皇已是來到了他的身前,看著面容苦痛的凌云,擔憂的問道。

    “不是真的,絕對不是真的!”心中反復的念著,不停的念著,完全不愿相信眼前的這一幕是真的。

    “她你被人控制,死了或許對她來說是一種解脫!”人皇淡淡的說道,臉上依舊是一片平靜,同時拍了一拍凌云的肩膀表示安慰。

    “不!這一切都是幻境!既然是幻境,那就不是真的!”

    沒有問眼前的男子是誰,也不想知道他是誰,摔開了男子的手,凌云靜靜的站立于大地之上,臉上沒有悲傷,沒有恐懼,也沒有痛苦,而是一臉的默然,在這一刻心也是無比的空明與堅定。

    緩緩舉起手中的巨劍,然后急速的放下,沒有絲毫的能量波動,可隨著這一劍,整個空間都是開始波動了起來,而后一一碎裂。

    既然明知是幻境,又何必去痛苦,因為自己決不會讓這樣的事發生,那怕是命運的安排,自己也要去搗毀這樣的命運。

    隨著空間的破裂,凌云的腳步已是繼續向前邁了一步。空間也是再次變化,一個手握著神墓之心的少年卻是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只是這一次自己卻并不是下棋者,而是一個旁觀之人。

    苦笑一聲,緩緩搖頭,空間繼續破碎,而凌云的腳步已是又一次向前邁出了一步。

    既然既然是幻境,又何必繼續痛苦,何必繼續留戀。

    心中已明悟,三世境內一切只不過是一場過眼云煙,緩緩消散,一切紅塵均可放下;心中已明悟,一切輪回均是空,輪回通道,三步即可過。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