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32章 三世境,輪回道

    在邁過光洞的瞬間,凌云沒有看到另外一個奇特的世界,出現在眼前的依舊是那一條無比崎嶇、陡峭的登頂山道,周圍是也依舊彌漫著濃霧,空氣顯得分外的潮濕,偶爾有一道道紫色的天雷從天空之中落下,落入那云霧繚繞的不知名之地。

    “這里就是第二關?”看著周圍充滿著迷霧,凌云慢慢的皺起了眉頭,因為在他的心中依舊記著那名神族男子離去之前對自己說的話,可眼前卻并無一條傳說中的輪回通道。

    轟~轟~轟~

    紫電不知為何突然變得狂暴了起來,一道道瘋狂的從天際劈落,而峰巔之上那把靜靜的插在巨石之上的神劍“雷動”也是在這時嗡嗡作響著,一股氣息從那把神劍之上慢慢彌漫而出。

    古老,一股無比古老的氣息慢慢的開始彌漫了開來,這股氣息就像來自遠古,久的早已被天地所遺忘,可此時它卻開始慢慢蘇醒,用那極端的狂暴告訴著蒼天與大地自己依舊存在。

    “真沒想到,真沒想到數隔這么多年還能有人能夠走到這里,真沒想到我還有從見天日的機會!”

    蒼老而狂暴的聲音在神獸山脈之中久久回蕩,伴隨著這道聲音,無數道紫電就像為這道聲音伴奏一般,轟然劈下,劈的胖子臉上的擔憂之色更勝,劈的遠處山巔之上的人皇也是緊緊鎖起了雙眉。

    聲音在獸神山脈之中久久的回蕩,可不知什么原因,這道聲音卻并沒有傳進凌云的耳中。聲音雖為傳入,可一道意識卻是在那道聲音的響起鉆進了凌云識海之中。

    三世境,可以照出闖關者的前世今生與來世。三世境中有一通道,名為輪回,通道雖長,但卻只有短短三步,不管步伐大小,始終只有三步,而闖關者只要走過這三步便算闖關成功。

    “只有三步?”看著前方不知何時出現的光鏡,看著光鏡之中漆黑無比的雷動,凌云心中默默的念著,心中卻是有了一種想法。

    “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峰巔之上的神劍嗡嗡的抖動著,又一道聲音在獸神山脈之中響起,只是此時,這道聲音卻已是沒有了原先的狂暴,反而夾雜著淡淡的苦澀。

    聲音在獸神山脈之中久久的回蕩著,而就在這道聲音回蕩之時,凌云的身體也是終于動了,一股強大的波動頓時從他的身體之上彌漫而開,而凌云整個人也是猶如離弦的箭,急速的朝著那個無比漆黑的山洞沖了過去。

    嗡~

    白發在背后隨風飛散,伴隨著一道能量的波動之音,凌云的身體已是邁入了光洞之中,緊隨其后,那背后隨風飛灑的白發也是慢慢的飄進了三世境,進入了輪回通道之中。

    空間緩緩變化,黑暗之中出現了光芒,隨后一道道五彩的光線慢慢的亮起。身邊滿是林立的高樓大廈,一輛輛汽車在城市的馬路之上疾馳而過,一個繽紛的現在都市突然出現在了凌云的身邊,而凌云此時也已是處在了那個城市的一個教堂之中,喜悅的結婚進行曲在耳邊緩緩響起。

    瘋狂奔跑的腳步猛的停了下來,不是因為周圍的高樓,自然也不是因為那喜悅的結婚進行曲,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眼前那個身穿白紗的美麗女子,都是因為那個美麗女子臉上的幸福笑容。

    “臭小子,自己結婚都會遲到,看你滿頭大汗的樣子!”就在這時,一名中年男子疾步從教堂之中走了出來,黑色的西裝,臉上蕩漾著開心的笑容,此人赫然便是自己的父親吳國興。

    “爸?陳欣?我?你?”看著眼前的白紗女子與中年男子,凌云頓時愣在了原地,竟然一時不知說什么好。

    “你什么你!我什么我!你這孩子,遲到便遲到了,也別說什么了,趕緊進去吧,大家都等著你吶!”瞪了一眼凌云,吳國興笑罵道。

    “是啊,快進去吧,大家都在等著我們了!”沒有責怪,沒有抱怨,臉上除了幸福還是幸福,陳欣溫柔的說道。

    看著身著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看著牽著自己手的白紗女子,眼淚在這一刻卻是不知為何就那樣緩緩的流了下來,流的很緩很慢,卻是怎么都無法止住;流的很痛,很苦,卻又是那么的開心。

    “你這小子,從小就不哭,怎么到了結婚反倒哭了啊!”走到凌云的身前,吳國興輕輕的拍了幾下凌云的肩膀,笑著說道。

    “怎么了?”看著落淚的凌云,陳欣臉上不知為何露出了一絲悲傷,略有些擔憂的問道。

    “我開心,看到你們我開心!”用著衣袖拭去了臉龐的眼淚,看著那張美麗容顏之上的悲傷,凌云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一道溫柔的笑容,說道:“進去吧,里面還有很多人等著我們呢?”

    說完便是攜著陳欣的手,在吳國興欣慰的笑容之中緩緩的步入了教堂之中。

    步入教堂,自己的母親,陳欣的父母,死黨、朋友,親人,一個個慢慢的出現在了凌云的眼前,看著那一個個的熟悉的臉龐,一道道熟悉的身影,那雙停止了落淚的雙眼再一次濕潤了起來。

    多少年了,這些無比熟悉而有卻顯得有些生疏的面孔,那些在睡夢中才會出現的面孔卻是又一次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心中的溫柔又一次升了起來,融化了那層凍徹心扉的堅冰。

    一個個身體慢慢的站起了身體,望著這一對新人眾人臉上都是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這道笑容都是在為慢慢走上紅毯的新人所祝福。吳帆的母親楊云,陳欣的母親張愛華甚至在這一刻因為開心,因為激動,眼中都是閃起了晶瑩的淚花。

    喜慶、激揚的結婚進行卻在這一刻緩緩響起,而凌云的身體也在陳欣的牽動之下緩緩順著紅毯,朝著那前方的禮臺一步一步走去,那而前方的禮臺之上,一名身穿教袍的老者早已是在微笑的看著凌云與陳欣了,臉上布滿了圣潔的光芒,只是不知為何,那老臉之上的笑容卻是總是那些熟悉這名老人的人覺得是那么的猥瑣。

    看著凌云與陳欣走上禮臺,老者臉上的笑容更勝,就像看到的不是一對新人,而是許多的人民幣,渾濁的眼中布滿了點點精光。

    看著凌云與陳欣,恢弘的聲音從老人的口中響起,只是不知這些話自己已經說了多少遍了,不過反正早已可以倒背如流了。

    “吳帆,你是否愿意娶陳欣為妻,按照圣經的教訓與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結為一體,愛她、安慰她、尊重她、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她,直到離開世界?”

    聽了這樣一番話,望著遠處臉上布滿了笑容的親朋好友,最終視線落在了身旁陳欣的臉上,看著那張已是充滿了幸福的臉龐,看著這張自己牽腸掛肚朝思夢想、牽腸掛肚的臉龐,凌云緩緩點頭。

    “我愿意,我愿意!”凌云緩緩說道,臉上更是布滿了柔情的笑容,因為眼前的這個女子,眼前的這一幕都是一直以來自己所向往所追求的一幕。

    聽完凌云的話,陳欣握著凌云的手微微一緊,臉上微微升起了一紅暈,可那道幸福卻是變的更加濃郁了起來。

    就在兩人濃情向往之時,老人的聲音又一次響了起來,而在他一堆廢話之后,兩人終是交換了婚戒,這場神圣的婚禮也是在眾人的掌聲之中緩緩落幕。

    只是就在這場婚禮落幕之后,凌云的臉上卻是出現了一道淡淡的苦澀,苦澀之中又帶著幾分的不舍,望著身旁的陳欣,望著那張白皙的,對著那對淡紅的唇用力的吻了下去,眼淚在這一刻再次滾滾落下,順著陳欣白皙的臉龐緩緩落地。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