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28章 我做你的眼

    憂傷、哀嘆,一種莫名的情緒伴隨著那點點雪晶在心中油然而生,只是不知這份憂傷,那份哀嘆是來于飄落在身體之上的在獸神山巔沉積了不知多少歲月的雪晶,還是本就存在與心中,并在心底早已扎根。

    “一千年了,一千多年了,你難道真的不愿再多看我一眼嗎?”望著那垂落著的俊俏面容,兩行清淚從神族女子那潔白的臉上緩緩落下,嘴唇微微的顫抖著,似乎是想要說一句自己極不愿意說的話,“我知道在你心中我永遠比不上她,但我是你的妻子啊!”

    身體再一次的顫動,這個在神獸山脈以獵殺闖入者為生的冰冷男子,在此刻卻是顯得如此的脆弱,那瘦弱的身體微微的顫抖著,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倒在地面之上,那道背影更是給人一種莫名的悲傷。

    看著那地面之上的神族男子,看著遠處臉上、眼中滿是哀傷與幽怨的神族女子,凌云只覺得心中也是莫名的生出了許些憂傷,這股憂傷并不強烈,但卻是一次次的刺痛著自己,一次次的讓自己從睡夢之驚醒,不是因為恐懼而驚醒,而是害怕夢醒之后痛苦又將降臨,夢中的一切美好都將遠去。

    “靈,對不起!”沉默許久,男子終是開口,望著那哀傷的眼淚,望著那憂傷的雙眼,男子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始終忘不了她,忘不了她的哭,忘不了她的笑,即使她是魔族的公主,即使讓世上所有神族所不齒,所憤恨,即使得罪天下所有神族之人,我也不悔,也從未悔過,因為我愛她!”

    久久沉默,苦苦等待,千年憂傷,千年等待,可最終換來的卻依舊是那一句濃情的絕情!

    “為了她你不惜得罪縱神皇,最終被打落六翼,實力更是大不如從前,如此大的代價,難道還不夠嗎?你難道還要執迷嗎?”

    “不過即使你在執著,再深愛與她,可她愛的始終不是,她愛的始終是魔族那個默默無名的小子!”

    “可笑,真是太可笑了!”

    一切哀傷落地,一切的哀怨也是被這最后的無情所打破,千年的淚水在這一刻換成了一道笑容,一道苦澀的笑容,一道瘋狂的笑容,更是一道哀莫的笑容,可就是這樣的一道笑容,卻是已經說明了她此時的心痛,一種比心死更痛的痛。

    “魔族公主?《幻影劍》?魔族小子?”聽著兩名神族夫妻之間的談話,凌云突然想起了當初那位神秘的魔族男子,那個為了救自己心愛的女子用自己全部的精血化作生死果的神族男子對自己所講的那個故事。故事之中那名女主角也是魔族公主,而自己的《幻影劍》更是那人所授。想到這里,凌云的心中不免有了一份猜測。

    “快動手吧!”望著遲遲還未動手的胖子,神族男子那張因悲傷與痛苦而鑄就成的冰冷臉龐,難得的露出了一絲感激。

    “你真的一心想死嗎?”胖子說道,臉上卻不知何時露出了一道認真的表情。

    似乎是沒想到胖子會這么說,神族男子微微一愣,而后自嘲一笑,說道:“活著對我來說本就已沒有什么意義,只是心中依舊有著一絲不甘,依舊對死亡有著一絲恐懼,可如今他都已經死了,一切的不甘與仇恨還有什么意義?到還如不死了來的痛快!”

    “我明白了!”在這一刻胖子手中的巨斧終于落了下去。

    “不!”看著那緩緩落下的巨斧,那名被神族男子稱為靈的神族女子大聲的喊了起來。

    一股可怕的能量瞬間在女子的身上燃燒了起來,一層一層乳白色的光芒瞬間亮起,一股圣潔的,恐怖的神圣能量瞬間在她的周身彌漫了開來,而此時的她也是瞬間化成了一個光球急速的沖向了胖子。

    感受著向自己沖撞而來的女子,感受著她身上散發的無比濃郁的神圣能量,胖子表情依舊是那么的淡然,那把巨斧依舊是那么緩緩落下。

    嗡~

    隨著一聲輕微的聲音的響起,胖子身前的空間突然一陣波動,也正是這樣的一陣波動,卻是突然阻止了那前進的光球,無論她光芒再盛,能量在恐怖,在這空間能量的面前卻是起不到絲毫的作用。

    “你這又是何必呢?”看著那始終無法前進一步的女子,神族男子苦笑搖頭,最后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咦?”就在巨斧要落在神族男子頸部之時,就在自己要無情的砍下眼前的這名一心求死的男子腦袋之時,胖子突然驚呼了一聲,手中的巨斧也是隨之一滯,臉上的表情更是為之一變,無數的贅肉都是開始瘋狂的顫抖了起來。

    嘣~嘣~嘣~

    那陣波動空間突然靜止了下來,而后如玻璃一般一一碎裂,最后化成了無數的碎片,而那道已化成了光球的身體也是終于擺脫了空間的束縛,以一種比原先更加恐怖的速度撞向了胖子。

    轟~

    光球裝上肉山,兩股力量在進行了一陣角逐之后,肉山終是敗下了陣,被急速的撞了開去,轟到了遠處的一棵巨大的古木,蕩起了數米的塵埃。

    轟~

    又是一陣巨響,那棵巨大的古木瞬間被掀飛,而胖子的身影也是出現在了無數的塵埃之中。

    臉上、身上、衣服之上,到處是被雨水打濕的焦土,胸口劇烈的起伏著,一身的贅肉都是在不停的顫抖著,那臉上更是沒有那原先風輕云淡的表情,而是換上了一臉陰沉。

    “哪個混蛋?還不快給老子滾出來!”

    “有種阻止老子,沒種出來嗎?”

    “混蛋,膽小鬼,快給老子滾出來!”

    環顧四周的山林,胖子在起身的第一時間便是破口大罵!

    “難道還有神族強者?”看著破口大罵的胖子,凌云心中一驚,也是緊張的看向了四周。

    雖然當初在神族男子的劍下,表現的很是淡然,可是真正面對死亡之時心中依舊是有著一絲不甘,心底也依舊是有著一份眷戀,所以在被胖子救下之后,那種面對死亡的心態也終歸是不一樣了,特別是對力量有了一絲渴望之后,凌云卻也是更不愿意如此死去了。

    光芒退去,女子的身影再一次出現在了山林之中,只是原先的那份美麗在這一刻蕩然無存,此時那臉上已是布滿了蒼白,大顆大顆的汗珠從那額頭之上不停的溢出,原先那頭美麗的秀發在這一刻已是變成了三千銀絲。

    “我不允許你死!”雙手微微的顫抖著,撫摸著那張又愛又恨的臉龐,靈虛弱的說道。

    “值得嗎?”看著面前宛如兩人的女子,沒有避開那雙顫抖的雙手,眼淚卻是在這一刻緩緩的落了下來,一點一點慢慢的流入那雙顫抖著的手中。

    “這是為我流的嗎?”感受著手中那溫濕的淚水,女子臉上卻是蕩起了一道笑容。

    不知為何?不知她為何此時還笑的出來,只是在此刻,看著那張蒼白的臉上露出了這一道笑容之時,男子只覺心中一痛,無盡的愧疚,沉積千年的愧疚在這一刻終于爆發了出來。

    如女子一般,甚至比女子更加的顫抖,那雙握了無數年劍的手,那雙粗糙的手顫抖的慢慢伸向女子的臉龐,緩緩的撫向了三千銀白絲。

    沒有說什么,卻是用自己的行動,用那包涵了濃濃歉意的表情在述說著自己的愧疚。

    “什么都不用說了,我已經明白了,我也知道了,這一切都值得!”眼眶之中卻是留下了兩行血淚,臉上更是蕩起了無比柔情的笑容,繼續說道:“只要你好好活著,失去美麗,失去光明又如何?”

    “為什么?你這一切又何苦呢?”拂去那兩行血淚,看著那漸漸失去了光彩的雙目,男子用著顫抖的聲音說道。

    “因為我是你的妻子!”看著眼中越來越模糊的男子的臉孔,靈努力的睜著雙眼,想要最后的看清那一張俊俏的面孔,看著這張自己深愛的面孔,想要永遠記住他對自己柔情,為自己落淚的這一幕,只可惜上蒼卻并沒有在給她這樣的時間,一切的一切都是在瞬間黑暗了下來,世界也是在這一刻永遠的黑暗了下來。

    “靈!”看著那雙已是失去了所有神采的雙眼,男子終是忍不住心中的感動,一把將她緊緊的摟進了懷中。

    緊緊的抱著懷中的女子,聞著她身體上傳來的陣陣幽香,感受著她身上傳來的陣陣溫暖,在這一刻才真正的意識到懷中的女子對自己有多么的重要,無論強大之時,還是失落之時,不管心中有沒有她,她依舊時刻陪在自己的身旁,永遠都未曾離去過。

    “落風,不要再去殺人了,不要再離開我好嗎?”將身體緊緊的依偎在男子的懷中,靈顫聲問道。

    “從今以后,我放下手中的劍,放下一切的仇恨與諾言,帶你離開這里,做你永遠的眼睛!”男子說道,說完臉上露出了一道笑容。

    聽完,女子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道笑容,笑容十分的幸福。

    而另一邊,在聽完他們的談話之后,凌云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道笑容,只是這笑容笑的有幾分的苦澀。曾幾何時,如遠處那名用著如此大的代價在終于得到了自己的幸福的女子一般,也是有著那么的幾個女子為了自己愿意付出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只是如今……

    “呵~”想到這里,凌云苦笑搖頭,也不愿再去多想,轉而把目光落向了遠處的胖子身上。

    三個人,四道目光,都是落在了胖子的身上,因為既然那名阻止了胖子的神秘強者不愿意現身,那么這里的決定權也便落在了這位在這里實力最強的胖子身上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