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27章 千年相思,千年恨

    礑~

    巨響過后,一把古樸的巨斧迎上了那把閃爍著道道冰冷的銀光的長劍,巨斧撞上了長劍,迸射出了幾片零星的火花。火花過后,一股磅礴可怕的能量瞬間朝著四周輻射了出去,再一次摧殘了周圍的花草樹木。

    一個翻滾,神族男子被那輻射開去的能量急速的沖了出去,同時已是忍不住體內翻滾的內息,一股金色的鮮血從口中噴涌而出。而胖子卻是一步未退,依舊站在原地,只有那一身的贅肉不受控制的顫動了起來。

    微風吹起,越吹越大,越吹越大,直至形成了無數道巨大的颶風,不停的靠近,不停的互相吞噬,颶風數量越來越少,可那體積卻是變的越發的龐大。

    轟~

    隨著一道狂暴的聲音響起,那先那些無數的颶風終于完全聚集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道無比巨大,充滿了無數風刃的青色颶風,急速的卷向了遠處再戰焦黑的大地之上紋絲不動的胖子。

    “好強!”看著遠處那散發著無數風刃的青色颶風,凌云長長的吸了一口涼氣,心中也是自知在這颶風之下自己必死無疑。

    只是相比凌云的震驚,胖子卻是顯得萬分的淡定,置身于無數強大的風刃之中,臉上依舊掛著一股風輕云淡的表情,只是那雙不易被人發覺的眼睛之中卻是發出了一道冰冷的寒光,一道淡淡的殺意也是從他的身上冒了出來。

    手中長劍高高舉起,也不見他有其他的什么動作,只是簡簡單單從天空朝著地面看了下去。

    轟~轟~轟~

    隨著胖子手中的巨斧落下,天空大地都是戰粟了起來,那萬年不動的獸神山脈終于在這一刻不斷的顫動了起來,遠處的七峰同時落下了無數的積雪,那萬全不化的積雪在落地之后也是瞬間凍結了地面之上的一切。

    伴隨著這極其簡單的一斧,那個看似恐怖無比,充滿了可怕氣息的旋風卻是失去了一切的威能,顯得無比的脆弱,直接被劈成了兩把。

    “噗~”

    在一聲吐血之聲之后,那被劈成了兩半的颶風再也無法對胖子造成任何的傷害,轟然消散,那些飄散而出的風刃連對凌云都已是無法造成傷害,就更別說胖子了。

    “好強!”看著胖子簡簡單單的一斧,卻是擊潰了那看似威力如此巨大的颶風,凌云不禁暗嘆,雖然看不過胖子那極端的自傲,但卻不得不佩服他的實力。

    “要殺便殺吧!”口中不斷的吐著金色的血液,神族男子淡淡的說道,眼神之中依舊是如往常一般充滿了冰冷的光芒,只是那張俊美的臉上卻是帶上了一絲病態的蒼白,想來已是受傷不輕。

    “哈哈,殺你?”看著躺在地面之上看著自己的神族男子,胖子繼續說道:“那是必須的,隨叫我是神族收割者啊!”慢慢的舉起了手中的巨斧,臉上卻是依舊帶著那極端驕傲的笑容,似乎在他的眼中,對方只不過是一只螻蟻,自己想殺便殺,根本就不需要皺一下眉頭,也不需要露出一絲的不忍,因為根本就沒有什么好不忍,正如他給自己取得名字一般,神族收割者就應該去收割神族的頭顱,不該擁有不忍這種感覺。

    看著胖子慢慢舉起的巨斧,凌云慢慢的沉默了下來,在那平靜的表面之下卻是掀起了一陣驚天巨浪,從可以刻開始,心中也是終于意識到實力是多么重要的一樣東西。它不但可以守護心中想要守護的人,而且可以掌控他人的生死,掌控世間的一切,真正的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

    從這一刻,凌云心中的一簇火種在不知覺中已被點燃;在這一刻,一股熱血開始沸騰了全身;在這一刻,那股渴望在心底根生!

    “在我死之前能夠告訴我是誰教的你《幻影劍》嗎?”看著那把還在抬起之中的巨斧,神族男子冰冷的臉上慢慢的露出了一絲苦澀,目光卻是落向了遠處了凌云。

    凌云一愣,實在是想不到為何眼前的這么名神族男子會如此在意是誰教自己《幻影劍》,只是看著那雙臨死之前都如此渴望想知道的眼神,心中終是產生了一絲不忍,淡淡的說道:“其實我也不知他是誰,只是知道是一名魔族中人!”

    “他也不知道?他也不知道?他也不知道……”神族男子嘴里重復著這樣的一句話,神情卻是變的暗淡了下來。

    “一個已死之人,又何必去在乎他到底是誰?”凌云淡淡的說道。

    絕望,不甘,一道道情緒化成了最終的苦笑,只是就在這時,凌云那淡淡的聲音卻是讓他神情猛的變的瘋狂了起來。

    “你說他死了?”看著遠處緩緩點頭的凌云,神族男子臉上露出了一道瘋狂的笑容,臉上布滿了猙獰,“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我找了你足足千年!可沒想到你死了,竟然死了,真是蒼天有眼啊!”

    瘋狂的笑容在獸神山脈中不斷的回蕩著,笑容之中布滿了瘋狂,布滿了苦澀,布滿了悲傷!

    “動手吧!”笑容緩緩收起,看著那已是在不知何時時停下了手中的巨斧的胖子,神族男子黯然的說道。

    “問完了?”看著那黯然的表情,胖子接著問道:“沒有遺憾了?”

    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神族男子苦澀一笑,說道:“仇恨都已經放下了,死或許對我來說是一種解脫吧!”

    “你真的就這么不愿去面對我嗎?即使是死也不愿再去面對我嗎?”三分苦澀,三分哀傷,三分落寞,一分幽怨,遠處的山林之中飄來了一道清亮但略顯沙啞的聲音,聲音過后,一名身穿粉色衣裙的女子從陰暗之處慢慢的走出。

    身體猛的一震,臉上更是升起了一道苦澀的表情,苦澀之中更是隱隱的夾雜著一份愧疚。

    看著遠處身著粉色衣裙,宛如降臨與人間的仙子一般的神族女子,男子緩緩張開了最,似乎想說什么,可最終卻依舊沒有說出話來,而是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一千年了,整整一千年了,難道你依舊忘不了她嗎?”看著男子,帶著一分幽怨的哀嘆之聲再一次從女子的口中說了出來,而在她說完之后,那雙手伏地的神族男子身體又是一陣,那蒼白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哀傷與思念。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