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25章 劍尖下的對話

    無聲之間,體內的能量暴涌而出,同時手腕一轉,那緊握的長劍也是緊隨著一轉,一朵絢麗的劍花隨之而生,慢慢的旋轉著,卻是散發著無比恐怖的能量。

    轟~

    大地戰粟了,周圍無數的樹木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似乎已是意識到了末日馬上就要降臨到自己的身上一般,只是自己出了顫抖卻是無能為力,再也做不了什么。

    順著一聲震動九天的巨響,光印撞上了劍花,一股無比強烈的能量風暴在頓時席卷了開來,周圍的數目瞬間被擊倒,森白的白骨順順著沖擊波朝著四周亂射,慢慢朝著山底墜去,妖艷的紅花在恐怖的能量風暴之中瞬間化為虛無,被抹去了一切存在過的痕跡。

    風暴消失,那繚繞與其外的云層也是隨之被沖散,被沖遠,在山腰周圍形成了一圈潔白的云層,有如天使頭上的光環一般,帶著一股神圣的氣息。

    “要殺便殺吧!”一道淡淡的聲音在已是一片廢墟的焦土之上慢慢響起,淡淡憂傷,淡淡的不甘,淡淡的苦澀,加上淡淡的喘息之聲。

    看著眼前拿劍指著自己咽喉的神族男子,看著那張冰冷的臉上依舊是那么的冰冷,凌云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苦澀的問道:“為何還不動手?”

    “你還沒告訴我是誰教你那招幻影劍。”男子說道,表情之中依舊是那么的冰冷,甚至比原先更加的冰冷。

    聽了這話,看著那前方的神族男子,頭緩緩的搖動,苦笑道:“既然明知自己要死,說不說又有何區別?”

    “你還是快動手吧!”看著那神族男子愈發冰冷的表情,凌云繼續補充道。

    看著凌云,看著他此時顯得十分蒼白的臉龐,感受著他微弱的氣息,男子眼神之中充滿了冰冷,臉上更是布滿了寒霜。無形的殺氣一點一點慢慢的散發了開來,雖然無形,但卻猶如一把把無比利劍一般刺在凌云的身體之上。

    衣衫瞬間被無數由殺氣組成的利劍刺得支離破碎,鮮紅的血液一點一點的從那碎布之中慢慢溢出,一點一點滴落于焦土之上,濺起一朵一朵無比艷紅的血花。

    “快說,不然我將你千刀萬剮!”終于在那張冰冷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憤怒的表情,***語之中也是充滿了濃濃的憤怒。

    “告訴你你能放了我嗎?”凌云淡淡的說道。

    緩緩的搖頭,臉上滿是默然的表情,看著眼前的凌云,看著眼前臉色依舊無比冰冷的人類男子,神族男子緩緩的搖頭,淡淡的說道:“明知自己必死,你又何必還要問,不過你是我殺的一個唯一不怕死的人。”

    “既然明知必死,我又何必告訴一個馬上要取自己性命的人他渴望知道的消息呢?”苦笑一聲,凌云繼續說道:“對于一個對這個世界已是沒有絲毫留戀的人,又怎么會恐懼死亡?”

    “似乎又要下雨了,我每次殺人,這里都會下雨!”看著天空之中飄來的云層,神族男子淡淡的說道。

    滴答~滴答~

    沒有絲毫的征兆,云霧繚繞的神獸山脈之中突然下起了綿綿細雨,細雨落在兩名男子的身上,在他們的臉頰之上慢慢匯聚,直至最后慢慢滴落。

    “動手吧!”綿綿細雨落在身體之上,那些被殺氣所傷的傷口在冰涼的雨水之中再一次裂了開來,鮮紅的血液融入雨水之中,化為淡淡的血水,慢慢的滴落于焦黑的泥土之中。

    “世間真的有神或者人,亦或是魔可以無懼死亡嗎?”看著那面色淡然的凌云,神族男子淡淡的問道,只是那冰冷的眼神之中似乎是隱藏了一抹哀傷。

    “或許可以,或許不行,只是依舊有些不甘,有些眷戀?”凌云回答道。

    “不甘什么?又眷戀什么?”神族男子繼續問道。

    看了一眼眼前的神族男子,看著他冷漠的表情,凌云淡淡的一笑,說道:“還是動手吧,再說下去或許還真會恐懼!”

    搖頭苦笑,似乎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無意之中已是和眼前這名從未相識的異族男子說了許多了。

    手微微的向前一抖,那把長劍亮起了一道冰冷的銀光,而后急速的朝著凌云的咽喉刺了進去。

    看著那閃爍著陣陣寒芒的長劍,感受著淋在身體之上的綿綿細雨,凌云緩緩的閉上了雙眼,可思想卻是突然進入了一種渾濁的狀態。

    陳欣,前世的父母,今生只見過一面但卻將生命留給了自己的母親,還有爺爺,一張張的面孔一一在腦海之中閃現了出來。

    “我來陪你們了。”臉上緩緩露出了一道笑容,笑容之中有著淡淡的解脫。似乎從這一刻開始,那一切的思念,一切的傷痛,一切的仇恨都是在這一刻放了下來。只是當腦海之中繼續閃現出了另外的一批人之后,那份笑容卻是慢慢的變的苦澀了下來,“如果下輩子還能相遇,我將會守護在你們身旁。”

    劍刺的很慢,似乎是有意刺得如此的慢,似乎是有意想要觀察凌云臉上的表情,有意想要看看這個不畏懼死亡的人類男子在真正面對死亡之時的表情。

    看著凌云臉上的笑容,看著那笑容慢慢的變成了苦澀,感受著那苦澀之中所包涵的不甘與不舍,神族男子的臉上亦是露出了一道苦笑,略帶哀傷的搖頭說道:“這個世上終究沒有人能夠坦然面對死亡,縱然你完全不懼,但終究會有不舍與不甘。”

    話落,劍尖一寒,手中長劍突然加速,以一種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刺向了凌云的咽喉!

    劍與皮膚相碰,鋒利與柔軟相觸,冰冷與溫熱相撞,當劍尖觸碰到凌云的皮膚之際,那把無情的劍終是刺破了那最后的隔膜,刺進了凌云的身體之內,只是在刺破凌云的皮膚之后,那把殺人的長劍卻是再也無法繼續深入凌云的身體一毫。

    嗡~

    空間強烈的波動了一起,甚至急速的扭曲了起來,伴隨著那一陣陣的扭曲,劍慢慢的離開了凌云的身體,同時在凌云整個人都是在扭曲的空間推動之下急速的后退。

    震驚,深深的震驚,看著眼前不斷扭曲的空間,凌云與神族男子臉上都是露出了一種無比震驚的表情,只是還未待他們鎮定下來,一道身影已是出現在了兩人中間。

    “還好還好,要不然真不知怎么像師傅交代!”喘著粗氣,全身的贅肉都是在不停的顫動著,汗水不停的從額頭之上滲出,一粒一粒滾滾落下。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