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17章 我不想開殺戒

    “我給你三分鐘的時間交出打傷我族人之人,要是三分鐘交不出人來,我今天踏平這里!”看著前方了一個個陰沉著臉龐,雙眼之中已是要噴出憤怒的火焰的村民們,那名金剛部落的族長金剛冷漠的說道。

    暴動,在這句話落下之后,那些村民終于暴動了起來,心中已是再也無法忍耐那份屈辱,紛紛暴動了起來。

    “要是天狼大人還活著,你們敢來嗎?”

    “你們這群混蛋,當初天狼大人在時,你們連聲都不敢吭,如今倒好……”

    “混蛋!”

    “欺軟怕硬的混蛋!”……

    聽著那一聲聲的叫罵,一聲聲的怒吼,凌云也是不禁明白那所謂的金剛部落在天狼還在之時根本就不敢來村子找麻煩,可如今天狼去了,那金剛部落便是率先打了上來,那所謂的有村民打傷了他們部落的族人純粹是子虛烏有的一個借口罷了,想到這里,凌云不禁一陣冷笑。

    弱肉強食,本就是這個世間永恒不變的真理,只是這個真理被一些禮儀道德、善惡是非所羈絆之后,有些就變得虛偽了。明明一件很簡單的事情,明明實力比對方強大千倍萬倍,但如果你想要打他,想要攻占他,卻又得避開那些世俗的教條禮儀,那么便產生了一種被世人成為“借口”的東西。明明大家都知道這只是一個借口,一個攻擊對方的借口,一個攻打對方的借口,一個發起戰爭的借口……可卻沒有人會站出來質疑這件事。因為有了借口,這件事便是有了冠冕的理由,你可以堂皇的去完成,哪怕這真是一件惡事。

    “好啊,真沒想到你們天狼村的人竟然如此的囂張,打傷了人不但不承認,反而如此囂張!”金剛大吼道,臉上盡是受到了極大屈辱的表情,“既然到了這個份上,那就不要怪我了!”

    左手一揮,在他背后一直蠢蠢欲動的部落戰士們都是紛紛拿起了手中的木棍,二話不說便是大步朝著遠處村子之中還愣在原地的村民沖了過去。

    “金剛族長,有話好說,我一定給你一個交代!”見局面失控,谷陽連聲說道,臉上也是布滿了急切。

    看著那面前瘦弱的老人,金剛不但沒有停下自己的腳步,臉上反而露出了一道纏人的笑容,右手一揮,那只碩大的鐵拳便是急速的朝著老人砸了過去。

    “族長!”

    “爺爺!”

    看著那向著老人急速砸去的鐵拳,眾人都是急切的吼道,臉上盡是擔憂與不安,孩童那雙手握的更是緊了一分,只是在如此危急的關頭,他卻是絲毫沒有發覺那只原本被自己緊緊握著的手已是不知何時悄然脫離了他的手心。

    轟~

    拳與拳相轟,可怕的力量瞬間在四周輻射了開來,震得那金剛背后的部落男人們一陣后退,同時也是震飛了他們的族長金剛。

    “人類!”看著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的凌云,金剛低沉的說道,只是聲音之中盡是震驚,表情之中卻已是有了一絲懼意。

    “好可怕的人體力量!”凌云心中暗贊,雖然無法對自己造成任何的傷害,但純粹的肉體力量能夠和神尊強者對轟而僅僅只退數步,這如此強橫的肉體卻是不得不讓凌云驚嘆。

    臉上依舊微笑不散,那雙如深淵不辦漆黑的雙眼之中卻是盡是冰冷,那目光甚至隱隱都能讓空氣都為之下降幾度,不自覺的讓人生出了一分懼意,望著那極力的克制著自己右臂不去顫抖的金剛,凌云冷漠的說道:“帶著你的人走吧,我不想開殺戒!”

    “狂妄!”

    “你算個什么東西?”

    “一個卑微的人族而已,有資格讓我們走嗎?”

    一道道破罵之聲在金剛的背后響起,那已是沖向了村內的金剛部落的男子也是早已止住了自己的腳步,滿臉憤怒的看著眼前背對著自己的白發人類少年。

    罵歸罵,憤怒歸憤怒,但他們卻并沒有進攻,因為他們的族長沒有動,就連他們臉上陰沉的族長都有著一絲懼意,他們沖上去又豈不是找死?

    默默的站著,金剛臉上布滿了陰沉,心中更是懊惱不已,原本在知道天狼已死這個消息之后,本想可以滅了天狼村落,將這塊肥沃的土地據為己有,可萬萬沒想到會途中生變冒出一個凌云。

    “離開,那以后又該如何在族人面前立威?戰下去,別說是自己一個人了,就算加上自己身后的族人,都是不夠那不遠之處的人類所殺!“心中默默的想著,此時此刻處在如此兩難境地,看著遠處面帶微笑的凌云,金剛心中更是痛恨不已,只是在和凌云過了一招之后,這個部落的族長心中卻是有著自知之明,不會愚蠢的沖上去送死。

    秋風緩緩吹過,知了依舊在不知哪一棵大樹之上鳴叫,只是此時此刻讓原本帶著一絲涼意的秋風卻并沒有給金剛帶來一點的涼意,那“吱吱”鳴叫的知了更是讓金剛覺得煩躁不已。

    “金剛族長,還是請回吧,這件事我一定會一查到底,如我村真有人將你們部落的人打傷,我定會給你一個交代!”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似乎是不愿和金剛部落豎立太大的仇恨,凌云背后的谷陽緩緩說道,同時也是給了遠處的金剛一個臺階所下。

    掙扎了一會,猶豫了一會,看著那老人臉上的疲倦,看著那白發人類少年眼中的冰冷,金剛終是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似乎心中已有下了決定,只不過在他剛要開口之際,一道聲音卻已是先他一步在村口之中響了起來。

    “大開殺戒?我們金剛部落的人是你一個人類想殺就能殺的嗎?”聲音低沉但卻響亮,宛如九天之上的悶雷,轟響在在場的每一個人的心中。

    “麟兒?”

    “少族長?”

    聽到這道聲音,金剛部落的人臉上頓時露出了激動的表情,原本那頭頂之上的愁云也是瞬間被掃空。而與金剛部落之人相反,天狼村中的人一個個臉上都是露出了不安的表情,似乎這聲音本就是一個噩耗。

    “如果等下真的發生大戰,你便帶著紫蝶姑娘與小童先行離開吧,替我好好照顧小童!”望著遠處緊緊握著紫蝶的手的孩子,谷陽淡淡的說道,只是蒼老的表情之上盡是憐愛與不舍。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