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16章 村落之爭

    “你還是留下吧。”眉目緊鎖,凌云長長的嘆息道。

    進入這個平淡的小村子,算上今日已是第七天了,七天時間過的很平靜,但卻始終不能夠讓凌云放下心中的那份仇恨,因此昨晚已是覺得今日便要離去。只是在這七天之中,凌云發現紫蝶很喜歡這個村子,很喜歡這里樸實的神族村民,可當他讓她留下之時,卻是遭到了女子極力的反對。

    “你不是說不會讓我受到傷害的嗎?你不是讓我跟著你嗎?怎么如今又要讓我留在這里呢?”紫蝶聲音沙啞的反問道,語氣焦急而又激動。

    那留了一夜的淚水已是在白皙的臉龐之上留下了兩道長長的淚痕,那雙干澀紅腫的雙眼也是失去了往日的清明與美麗,緊緊的盯著凌云已是再也留不下淚水了。

    看著紫蝶紅腫的雙眼,看著她激動的表情,凌云心中也是升起了一絲不忍,嘆息道:“我雖說不會讓你受到傷害,只是前方的路有多么的艱險連我自己都不清楚,甚至又著死亡的威脅,我或許連自保都做不到,又怎么兼顧你,況且你不是很喜歡這里嗎?”

    或許在七天之前這番話還能夠讓紫蝶放棄跟著他的執著,只是如今在不知不覺中女子對著眼前的這個白發男子已是生出了一絲感情,沒有親人,沒有朋友,在紫蝶的心中已是在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將凌云當成了自己最信任,最想要依靠之人。

    “我以沒有了爺爺,我將你當做了最信任的人,最值得依靠的人,如果你走了,我一個人留在這又還有什么意思?我是很喜歡這個村子,很喜歡這里村民的樸實,只是這一點你不是同樣也很喜歡嗎?那你又為何不留下?”

    紫蝶淡淡的說道,聲音之中甚至有些冷淡,有些冰涼,只是她的每一句話都是讓凌云心頭一震。

    看著沉默不語的凌云,良久紫蝶終是嘆了一口氣,略顯落寞的繼續說道:“雖然你從未對我說道你的往事,但這幾天天天聽你夢中的只言片語,我卻能夠感受到其中的傷痛與悲傷,雖然無法幫您什么大忙,但一路之上至少也是一個伴,即使黃泉路上我們也可以結伴而行。”

    沒有明確的說明什么,但是此番話卻已是表明了女子的心是多么的堅定不可搖。

    看著紫蝶堅定的表情,聽著他落寞但又略顯冷淡的話語,凌云依舊是沉默不語,只是腦海之中卻是浮現出了當初那個流水清淚苦苦要跟著自己一起去眾神墓地的女子,雖然柔弱,但卻同樣堅定。

    “那我們……”

    話未說完,卻是被一道急切的聲音給打斷了,同時一個粉嫩的身體沖忙的從大門外裝了進來。

    “凌云哥哥……”滿頭大汗,后面的話語已是被那突然上涌的喘息之聲給打斷,看個通紅的臉上盡是焦急。

    “怎么了小童?”見破門而入的小童這樣的衣服摸樣,紫蝶臉上立馬升起了一絲擔憂的表情。

    拍了拍孩子稚嫩的肩膀,一股柔和的能量頓時順著凌云的手掌傳進了孩子的體內,那原本脹成了豬肝色的笑臉也是慢慢的恢復了過來。

    看著臉色漸漸好轉,氣息也是慢慢緩和了下來的小童,凌云微微皺起了雙眉,問道:“小童怎么了?你慢慢說!”

    “金剛……金剛部落的人……打上來了!”長長吸了一口氣,終于是將自己想要表達的意思說了出來。

    聽完,凌云心中也立馬升起了一分疑惑,只是此時本沒有時間讓他去疑惑,因為孩子說完之后便是急切的拉著凌云與紫蝶往外走。

    孩子的心本就是單純善良的,之前那個焦急的拉著凌云出去的孩子也并不知道凌云的實力,只是他所能找到的幫手也就只是凌云與紫蝶而已了。

    走出屋門,繞過了幾幢簡單的木屋,終是來到了村子的入口處,只是此時在村口已是擠滿了人,里面是村子的村民,外面凌云并不知道是什么人,或許就是小童口中的金剛部落的人吧。

    “谷陽族長,這件事你必須給我們村子一個交代,不然休怪我不客氣!”村口一名高頭大馬的男子對著那名救了紫蝶的老人大聲的喝道,臉上有著說不清的憤怒,只是那雙眼睛的深處,凌云始終都是看不出一點的憤怒。

    對著那憤怒大吼的男子,谷陽(老人)臉上也是布滿了陰沉,冷冷的說道:“金剛族長,你說我村子中的人打傷了你們部落的人,可你又說不出是誰,也沒帶那被打傷的人,你又讓我如何信你?”

    “你的意思是說我在說謊?我堂堂金剛部落的族長有必要騙你們著一個小村子的人嗎?”男子怒吼道,表情已是到了怒不可歇的地步。

    “我們族長是什么人,有必要騙你們這個小村子嗎?”

    “只要我們愿意,隨時可以踏平你們的村子!”

    而在他吼完之后,他背后的那群高大健壯的神族男子也是紛紛的發出了憤怒的吼聲。

    憤怒、羞怒,村子中的男男女女一個個臉上陰沉,緊緊的握著手中的拳頭,就連拉著凌云與紫蝶的那雙小手都是不知覺的一緊。只是無論是男人或是女人,無論是大人亦或是小孩,他們心中盡管有著熊熊的怒火,但卻沒人將憤怒說出口,都是沉默的隱忍著。

    “金剛族長,給我點時間,這件事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谷陽說道,語氣雖然依舊冰冷,可神情卻是顯得萬分的落寞與疲倦。

    只是聽了他的話,那位被稱為金剛的高大男子卻并沒有露出滿意的表情,相反臉上布滿了諷刺的笑容,那雙眼睛的深處更是因這句話射出了一道懾人的兇光。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