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15章 天狼的故事

    “紫蝶姐姐,你還難過嗎?”屋中神族孩童嘟著那粉嫩的小嘴問道。

    看著那神族的孩童,紫蝶臉上露出了一絲溫柔,溺愛的怕了拍孩童的頭,搖了搖頭說道:“姐姐不難受了,這三天真是要謝謝小童你的照顧了。”

    聽了這話,孩童臉頰之上升起了一抹淡淡的紅暈,似乎在怕羞,只是那神情卻是格外的認真,看著床榻之上的紫蝶低聲的問道:“紫蝶姐姐病好了能不能不要走,和凌云哥哥留在村里陪小童我玩?”

    一愣,凌云與紫蝶同時一愣,對于眼前這個孩子的天真問題,兩人卻不知該如何回答。

    看著那粉嫩臉上的那一份認真的表情,凌云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哥哥還有事,辦完是之后再回來看小童好嗎?至于紫蝶姐姐,只要她愿意,哥哥也不會強行把她帶走。”

    三天的相處,在這三天之中,似乎是在這個世界中自己過的最輕松愉悅的日子。仇恨、思念、悲傷,過去的一切的一切都不去想他,就這樣平平淡淡的在這個本就平淡的神族村落之中度過了三天。而在這三天之中,原本心中對神族也是有了另外的一種看法。

    事有是非,有人善惡,前世的人類當中都有那么多的窮兇極惡之徒,那又何必一定要要求神族不能有兇惡之徒呢?只是那些兇惡之徒卻是被自己碰到了而已,更何況自己所遇的還有許許多多的善良的神族之人,如安琪,如冰,如這個村落每一個神族之人。

    聽了凌云這樣的一句話,看著那白發少年臉上的微笑,紫蝶心中卻是一陣叫罵:“你這混蛋,不是把問題往我頭上推嗎?”

    果然在她的目光望向小童之時,迎來的卻是還是眼中的消。

    “小童,紫蝶姐姐……”看著那布滿憧憬,滿是消的眼神,紫蝶頓時不知該說什么。

    “小童,別打擾你紫蝶姐姐休息了,快跟爺爺回房吧。”就在紫蝶外分尷尬糾結之時,那救了自己一命的老人的聲音從屋外傳了進來,緊接著那緊閉的房門也是被輕輕的推開,老人慢慢從門外走了進來,只是臉上卻滿是疲倦。

    看著老人進屋,紫蝶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氣,要不然此時真不知該如何回答眼前那個天真、單純的孩子。

    “族長,大家還好吧?”看著老人疲倦的臉龐,凌云擔憂的問道。

    天狼的離去,對這個小村落中那和天狼一起生活了許久歲月的村民們無疑是一種悲痛的事,而在這三天之中,整個村子也都是沉浸在那親人離去的悲傷之中。

    “該走的終歸要走,強留也是無用。”嘆了一口氣,老人莫名的說道,只是這句話不知說給誰聽,只要那單純的小童還是無法聽懂這話的含義。

    看了一眼小童,凌云無奈的搖了搖頭,其實在心底,自己也是很愿意留在這個質樸、單純的村子之中,只是自己畢竟還有太多的事要做。仇恨、思念、悲傷,這些或許可以一時半刻不去想他,但卻忘得了,放的下嗎?

    “有些事注定要去做,有些人始終忘不了……”凌云淡淡的說道,因為不想要那單純了如同那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一般的孩子太早的接觸那些仇恨與悲傷,那些話卻是說的較為的隱匿。

    看著眼前的白發人族少年,老人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雖然無法看透他的心,但卻隱隱的能夠感覺到那顆“隆隆”搏動著的心之中所隱藏的悲傷與仇恨,可卻是無法想象是怎樣的悲劇讓如此年紀的少年帶上了如此的仇恨與悲傷。

    “小童走吧,讓哥哥姐姐休息,明天再來吧。”輕輕拍了拍孩子那可愛的大頭,老人略顯疲倦的說道。

    看著那拉著孩子一步一步往門口走去的老人,看著那傴僂的悲傷,凌云嘆了一口氣,叫住了那繼續前進的步伐:“族長,可以和我說說天狼的事嗎?”

    沒有意外,就這樣靜靜的轉過了身,似乎這個問題很正常,早就應該問了。

    “你真的想知道嗎?”老人淡淡的問道,神情卻是變的鄭重了起來。

    重重的點了點頭,凌云的神情也是變的格外的鄭重。

    “有些事我本不該說的,只是看天狼走前的神情,它似乎還有很多話想要和你說,只是它再也沒有那份心力和時間和你敘說了。”老人淡淡的說道。

    袖袍輕輕的一揮,一股無比清晰的花香在屋內傳了開來,而在花香飄蕩之間,紫蝶與小童卻已是不知不覺的閉上了雙眼,倒了下去,沉沉睡去。

    一把抱起躺在地面之上呼呼入睡的小童,將他放在了紫蝶的身旁,老人才是慢慢的轉過了那傴僂的身體,看著凌云緊張的生態平靜的說道:“他們沒事,只是睡了過去,有些事不能讓他們知道,同樣你也要答應我必這個秘密,因為這是天狼的秘密,既然他已離去,就讓他帶著這個秘密安心的離去。”

    “我只是聽聽,聽完便已是忘了。”凌云說道,表情之中卻是格外的認。

    似乎是很滿意凌云的答案,老人笑著點了點頭,說道:“這也是當初天狼對我所的一些事,至于真假就不需要去辨別了。”

    “人都已逝,又何必去辨別他身前所說之事,即使是假,都相信了這么多年,又哪有不繼續信下去的道理?

    曾經有著一個男孩,自小天賦過人,而且天生有著能夠與野**流的能力↓因為樣的天賦,這樣的能力,他被一位神秘的強者收為了徒弟,并傳授了一套無上的功法。或許是因為太過耀眼,或許是因為那位強者的偏愛,強者原先的弟子心中漸漸升起了嫉妒與不甘,并用盡各種方法陷害與他☆終那個不甘的弟子的計謀得逞了,那位神秘的強者真正的暴怒了,在盛怒之下將他的肉身毀去,并將他的靈魂囚禁與一頭天狼之中,永世不得解脫。”

    聽完凌云震驚的抬起了頭,問道:“他本不是天狼!”

    嘆息著點了點頭,蒼老的臉上又是多了一絲疲倦,說道:“我與他作伴數載,那份善良,那份溫純,又怎會是那些天性殘暴的天狼所能擁有的呢?”

    看著老者,看著他臉上隱藏至深的那一點淡淡的悲傷,凌云知道他沒有說謊,但同時心中也是隱隱的覺得這事和獸神有關。

    “兩個已逝之人,如今都已離去,他們的事有哪輪的到我去關系。”苦笑搖頭,凌云心中默默的想著。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