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14章 求醫

    身體微微的顫抖著,緊緊的懷抱著那份可以觸碰的溫暖,如秋波柔月般的雙眼之中帶著一層淡淡的薄霧,迷糊了那本是烏黑明亮的雙眸。

    蒼白的臉龐,額頭之上布著細細的汗珠,那淡白略顯干澀的雙唇之中反復著同樣的喃喃夢語。

    “爺爺,爺爺……”

    “不要扔下小蝶!”

    “小蝶好想你!”

    兩橫清淚緩緩落下,滴落與塵世之間,落下了心底最深的悲痛與思念。

    行走于星空之下,聽著那已是不知在耳旁回蕩了多少遍的喃喃細語,感受著背上傳來的陣陣溫熱,凌云久久的嘆息著,心中也是一陣刺痛。

    遠處,燈火之光若隱若現,那隱于黑暗夜空之下的小小村落已是漸漸顯出了它的面貌。

    簡單的木屋,散亂的搭建在了前方的那片土地之上,沒有一絲神族城鎮所該擁有的圣潔,一切的一切都是顯得那么的簡樸。

    看著前方的小村落,凌云心中無聲的嘆息著,但腳步依舊是一步一步朝著那片林間散發著微弱的燈火之處走了過去,因為他背上的女子此時正發著高燒必須醫治,而自己卻窮盡了一切的辦法,可最終卻終歸是束手無策。

    “爺爺,天狼怎么了?”

    “族長,天狼它不會有事吧?”

    村落之中,正圍立好好少少二十余人,或是一對翅膀,或是兩對,最多也不外乎三對,只是此時他們臉上布滿了焦慮,神情之中也滿是不安。

    人群之中,篝火之旁,一頭全身披著銀白之色毛發的銀狼正靜靜的躺在地面之上,一雙幽綠的雙眼半閉著,本該擁有的野獸的殺戮之氣與讓人望而生畏的兇狠之貌卻并沒有出現,相反在那盡是倦意的臉上反而帶著一份仁慈與恬靜。

    “哎~”

    長長的嘆息聲從人群之中響了起來,而那銀狼之旁,正有一名老人輕輕的用手撫摸著那柔順的皮毛。

    “爺爺!”背后三對翅膀微微的顫抖著,一名神族孩童大叫了起來,同時眼淚終是在無法忍住,滾滾落地。

    看著那流淚滿面的孩童,在火光的照耀之下,那本就老邁的臉龐卻是更加蒼老了一分。

    微微嘆了一口氣,一道蒼老的聲音終于從他口中發了出來,“天地有道,萬物有名,既非圣賢,又哪能老而不死,天狼如此,我易同樣!”

    如此話語,卻是被老人用風輕云淡的聲音給說了出來,平淡不帶任何的感情,似乎世間的一切生死都以在他的眼前成為了黃粱一夢。

    “嗯?”就在村中眾人因天狼將逝而默默哀傷之際,遠處的凌云突然緊緊皺起了眉頭,眼中更是露出了一絲不解。

    頭顱微微抬起,蒼老的臉上竟是倦意,那雙渾濁的雙眼之中也是帶著一點淡淡的苦澀。

    “天狼?”

    “天狼!”

    “怎么了,老朋友?”

    看著那微微抬起頭顱的天狼,眾人臉上頓時一陣激動,只有那老人看著那雙渾濁的雙眼之時,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疑惑。

    “有人來了!”說完之后,那個頭顱終是抵不過那陣陣的倦意,再一次低了下去。

    看著遠處的黑暗,眾人靜靜的站立于原地,久久的等待著天狼所說之人的到來。

    黑暗之中,一束白色終是亮了起來,那滿頭的白發在風中隨風飄舞著,而在夜風之中,凌云終是背著紫蝶,踏著黑暗,緩步進了村莊之中。

    男子白發飄舞,那俊俏的臉上卻是帶著冷漠與落寞;女子滿頭黑發,容貌嬌美,即使遠處向來以美貌著稱的神族女子,在她的面前也是黯然失色了一分,只是那緊緊的靠在男子肩膀之上的臉龐卻是竟是蒼白。

    一愣,即使連那已是看透了生死的老人也是一愣,似乎完全就沒有想到所來之人竟然是兩個人類。

    “救救她!”

    輕輕的將紫蝶放入地面之上,對著眼前的神族眾人,雖心中有著千萬不甘,但腰還是微微曲了下來,語氣之中也是帶上了一絲懇求,只是那神情之中卻是依舊冷漠。

    沒有說什么,老者便是走到了紫蝶的身前,拿起了她的手腕便是把起了她的手脈。

    “爺爺,她怎么樣?”就在這時,剛剛還流著眼淚的神族兒童已是不知不覺之時跑到了老人的身旁,擔憂的問道,臉上布滿了兒童本該擁有的童真。

    看著那睡在地面之上的銀狼,不知為何?凌云那顆自從出了天巫山脈的獸丹,再一次波動了起來,伴隨著獸丹的每一次波動,那股內涵獸丹之中的生之本源力量便會涌出一絲,朝著那地面之上的銀色天狼慢慢傳導而去。

    “沒用的,我陽壽已盡,靈元盡散,即使在多的生命本源也已是無法救回。”微微的抬起頭顱,艱難的張開了那渾濁的雙目,努力的想要看清眼前的人族男子。

    “不是我想救你,是我體內的獸丹要救你!”努力的控制著體內一次一次波動的獸丹,凌云也不做隱瞞,直接將真實的情況說了出來,這道聲音只傳進了天狼的耳中,周圍眾人沒有一個能夠聽到。

    “獸神,難道你到死都不肯放過我嗎?”天狼苦澀的說完了最后的一句話,終是在歲月面前倒了下去,那雙不知經歷了多少個歲月的渾濁雙眸卻是在最后的那一刻恢復了清明。銀光閃耀,無比耀眼的銀光從那天狼的身體之上亮了起來,這一刻它已成為了世上最耀眼的東西,耀眼的完全不能讓人注視,就連九天的艷陽,這一刻在他的面前也要黯然失色。而在銀光之中,那具天狼的軀體卻是慢慢變化了起來,直到最后化成了一具男子的身體。

    銀光太過炫目,凌云只隱隱之間看到一名男子的身體出現在了銀光之中,而隨著男子身體的出現,銀光頓時大漲,之后一切消失,那天狼也是在這一刻永遠的離開的這個充滿苦難的世間,不留下一絲在這個世間的痕跡。

    愣愣的看著那天狼消失的地方,凌云不知發生了什么事,但是隱隱的覺得這件事必定無那已故多年的獸神有關。

    而就在凌云迷惑之時,在眾人因天狼的離去而悲傷之際,一道長長的嘆息之聲在夜空之中響了起來:“扶她進屋,必須馬上醫治!”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