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11章 別離

    為了所愛之人拋下一切,為了摯愛可以不顧自己的生命,聽上去是如此的無私,讓人覺得這份愛情是多么的悲壯,多么的可歌可泣,可是仔細想來,真的是如此嗎?

    為了自己所愛之人,你拋下一切,在拋下一切之時,你又何曾想過自己傷害了多少人沒有?難道這不是自私嗎?為了自己所愛,為了她能夠繼續活下去,人們又斷然舍去自己的性命,在這之中又有多少人可曾想過活下來的人要承受多大的痛苦,承受多少的思念。你將生命留給了她,你帶著不舍永遠的離開的世間,卻留下她一人獨自悲傷,獨自思念,這又是多么狠心的事,難道這不算自私嗎?

    昏暗的大殿之中,又恢復了往常一般的寂靜,王座、石柱、雕飾,一切的一切都是顯得如此的落寞。繁華已逝,留下的只有對往日歌舞的回憶,以及今時的惆悵!

    “難道真的是我太自私了嗎?可我也只是想要你活下去而已!”一聲幽幽的嘆息聲在大殿之中響了起來。

    黑光流動,那雙閃著淡淡幽光的雙目望向了頭頂之上大殿的頂部,在那沉積了四千年的飛灰之下,又是有著怎樣的華美,男子不想知道,因為那早已是印在了每一道生命的印記之中。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我一直生活在這黑暗之下!”

    似乎是明了了什么,似乎是決定了什么,那流轉的黑光慢慢散去,悲傷慢慢散去,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一散去,同時一道半透明的身體出現在了大殿之中。

    烏黑的長發,平凡的容顏,一切的一切都是和人類如此的想象,如果真要說區別,那便是那對尖長的耳朵。

    “公主,我來陪你了!”淡淡的說著,腳卻是一步一步朝著那大殿的出口之處走了過去。

    空間突然波動了起來,隨著空間的一陣波動,一道白袍男子出現在了大殿之中,出現在了男子的身前,攔住了那前進的身影。

    “老朋友,你這又何必,你已是執著了整整等待了四千年,又為何此時放棄呢?”看著那同樣望著自己的男子,白袍男子皺起了雙眉。

    “四千年,整整四千年,我只為了能夠等到那得到我所種下的生命之果的人,如今那人我見到,已是再沒有繼續留下的借口了。”平淡的臉上露出了一道淡淡的笑容,一絲解脫的笑容。

    看著那道淡淡的笑容,看著那張平凡的臉龐,被稱為人皇的白袍男子眉頭漸漸的松了開來,嘆息道:“你我相識我多,你如今一走,又讓我如何舍得?”

    說雖是這么說,可身體卻是退到了一旁,再也不去阻止男子繼續往門口走去的腳步。

    “短短五十年你便成為了皇級強者,如此天賦就算當初的魔族都不出幾個,用不了多久,你們人族便將真正的崛起與這個世間。”一邊朝著前方走去,男子一邊說道,可是每個字都是說進了白袍男子的心中。

    為了那一天,人族陣陣隱忍了數千年,而如今時機終于快要到來了,將要擺脫神族的日子終于將要到來了,那渴望了千年的自由終于要到來了。

    邁出大殿,陽光射向了半透明的男子身體之上,一縷縷的青煙在男子的身體之上冒出,而男子的身體也如星光一般一點一點的慢慢消散,只是在那明媚的陽光之下,男子的臉上始終充滿著淡淡的笑容,滿足的笑容。

    “即使擺脫了神族,可那場大戰始終是無法避免,希望那時你們人族不要步我族的后塵,能夠戰勝神族!”

    “你讓我幫的那小子,就連我都無法看透,或許他將會成為你們人族強大戰力!”

    聲音很平淡,很平淡,扔下了最后的兩句話,男子的身影終于消散在了天地之中,那道經受了無盡痛苦的靈魂也是在這一刻終于得到了解脫。

    “走好!”

    看著那消散的身影,長長的嘆息之聲從人皇的口中說了出來,聲音充滿了惋惜。

    看著那散發著熾熱光芒的太陽,頭頂之上的那一片的蒼穹,男子陷入了沉思,而在良久之后,那張如刀削一般的臉上終是露出了一道淺淺的笑容,“但愿他是我們人族的福星吧,至少我也看不透他!”

    大殿之中人類的領袖在這一刻對凌云有了一絲期盼,可遠在天巫山脈之中的凌云卻并沒有察覺到自己在此刻又是牽扯到了整個人族的命運,只是不知道當他知道這件事情,凌云又會有著一種怎樣的感受。

    飛翔天巫山脈的天空之中,兩對幽藍色的翅膀不停的在凌云的背后扇動著,而在他的身旁,此時那頭龐大的火靈獸正快速的飛行著。

    “凌云,你真的要離開嗎?”飛行與高空之中,火靈獸問道。

    看著身旁的火靈獸,凌云心中一暖,臉上卻是露出了一絲微笑,一絲難得的溫暖笑容,說道:“怎么舍不得我?”

    龐大的頭顱就在這一刻用力的點了起來,“是有點舍不得!”

    似乎完全沒有料到火靈獸會這么說,凌云一陣錯愕,一時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哈哈,騙你的!”火靈獸大笑的繼續說道:“你又不是母的火靈獸,我怎么會舍不得呢?”

    “不如你跟著我出去吧?”凌云突然問道,只是問完之后自己也是苦笑搖頭。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即使關系在好的兩人也是有別離之時,何況自己此次出去是為了報仇,而且外面的世界人類只是一個被奴隸的族群,即使自己也要時刻小心,事事謹慎,又何苦帶上火靈獸讓它和自己去那充滿了仇恨與苦難的世界呢?

    “外面好玩嗎?”火靈獸的眼睛在這一刻亮了起來,只是話中卻是布滿了無奈,“因為神族當初所留的結界,我們天巫山脈中出生的生物根本就無法離開天巫山脈,如果離開必定會身形俱滅。”

    聽了這話,凌云也是終于明白為何天巫山脈沒有一頭異獸靠近那結界,對這片山脈中的異獸也是升起了一絲同情。

    “小火,外面并不好玩,而且布滿了痛苦!”翅膀微微扇動著,凌云說道,此時人已是來到了那結界之前。

    “嘿嘿,那我還是留在這里吧,你可以走了。”一道道長吼之聲在天空之中響著,說雖然這么說,可那聲音之中卻是充滿了不舍。

    看著火靈獸巨大的臉龐,感受著它心底的濃濃不舍,凌云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似乎是不愿在這種氣氛中多加逗留,四翼一震,朝著結界之中飛了進去。

    當初無比恐怖的結界在如今雖然依舊有著強大的阻力,卻并沒有多大的威脅,凌云也是運足了全身的力量一點一點慢慢的朝著外界飛了出去。

    “小火,如果我能活著,我還回來給你烤貓吃!”

    人已離去,卻是留下了一句發自內心的話,留下了火靈獸獨自在天空之中不舍的吼叫著,吼聲長久的回蕩在天巫山脈的天空之中,可卻再也無法傳進凌云的耳中。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