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9章 四千年的悲傷

    踏~踏~踏~

    本該出現的腳步聲并沒有在大殿之中回蕩,那身披黑袍的男子就像完全沒有重量一般,每一步都是萬分的輕飄,每一次都不會帶動那大殿地面之上的那一層塵埃,似乎重力這種力量在他身上并不起作用。

    “這里是哪里?你是誰?為什么要救我?又為何要傳我那些戰技?”看著那一步步朝著自己走來的黑袍男子,一大堆的問題立馬從凌云的口中跳了出來。

    “這里是魔云城中的一處荒殿。”看著聽了自己的話明顯一愣的凌云,黑袍男子眼神中的光芒不自知的黯淡了一分,接著說道:“愿意聽我說一個故事嗎?”

    不知道為何黑袍男子想要說故事,但凌云卻知道這一定和自己的問題有關,所以默默的點了點頭,靜靜的等待著黑袍男子繼續說下去。而一旁的火靈獸,在看到黑袍男子的第一時間已是收起了自己劫后余生的全部激動與興奮,安靜的躺在大殿冰冷的地面之上,不發出一點的聲音。

    看著安靜等待著自己繼續說下去的凌云和一旁靜靜匍匐在地面之上的火靈獸,黑袍男子陷入了沉思,似乎在挖掘內心深處沉睡的記憶。而在良久之后,那道平靜的聲音再次在大殿之中響了起來,只是此時那聲音之中卻是多出了一份滄桑。

    “曾經,有著一個男子愛上了一個女子,只是那個女子在那時身份太高貴,所以他們的戀情并不被世人所認同,而且因為這件事,那個男子被整個魔族所遺棄。為了能夠和那女子在一起,男子不停的努力修煉著,在漫長歲月的修煉之中,男子實力一步一步的上升著,終于達到了皇級的實力。可當他無比興奮,無比激動的想要將這消息告訴女子,告訴天下所有的魔族之人,證明自己能夠配得起那女子之時,一個消息卻是讓他如若五雷轟頂——那名女子在與神族的大戰之中失去了生命。”

    說道這里,黑袍男子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似乎是沉浸進了那沉睡的記憶之中。

    看著那黑袍男子,凌云安靜的等待著,心中卻是觸動了起來,或許是因為有著同樣悲劇的人生,或許是因為其他的一絲原因,凌云心中對黑袍男子卻是有了一種異樣的親近之感。

    一雙碩大的雙眼緊緊的盯著黑袍男子,火靈獸似乎也是陷入了那個故事之中,只是它并不知道為何那故事中的男子會因為一個女人而如此努力,如此奮斗。

    “女人有這么大的誘惑嗎?真不知道母的火靈獸長怎么樣?”心中不停的想著,火靈獸的思緒卻是陷入了對那不知道身在何方的母獸的幻想之中。

    在深深的一陣沉靜之后,在一聲長長的嘆息之后,黑袍男子那平淡的聲音又一次響了起來,只是此時那平靜的聲音卻是讓人覺得如此的悲傷與苦澀,似乎是因為久遠的陳釀,這份悲傷與苦澀有如純濃的烈酒一般,立馬引起了凌云悲傷的共鳴,就連那一向沒心沒肺的火靈獸此刻心中也是帶上了淡淡的神傷。

    “魔族一直傳說著有一種神物能夠讓人起死回生,只是那樣東西需要魔族皇級強者將自己所有的生命精血化成一顆生命的種子,并且用千年時間去成長,千年時間去開花,千年時間去結果,千年時間去成熟,用皇級強者的生命去孕育四千年救那名女子,又有誰會愿意去犧牲呢?可男子沒有一點的猶豫,直接將自己全部的生命精血化成了生命的種子,并派人自己的兄弟日夜守候,希望終有一日可以救醒自己心愛之人,可他卻沒有想到,百年之后神族攻進了天巫山脈,神族的大軍踏進了魔云城中,將一切魔族驅趕封印進了永恒黑暗之地。”

    說完,大殿再一次的安靜了下來,凌云與黑袍男子都是陷入了沉思,都是陷入了回憶的苦難之中,久久不能平靜,如果要說此時有誰思想極度活躍的話,那就是一旁眼珠轉個不停的火靈獸,只是即使是在活躍,它也不敢去打斷那遠處黑袍男子的沉思。

    “你是那個男子,還是他的兄弟?”終于恢復了平靜,凌云也是終于打破了大殿的平靜。

    手慢慢的抓向了身上的那件黑袍之上,一把扯去了那件寬松的黑色長袍,那黑袍之下的聲音也是失去了當初的平淡,變的暴躁了起來,“沒錯我就是那個男子,那個愚蠢的以為自己能夠就回自己心愛的女子的男子,可結果卻是讓自己的這道殘魂永遠的飄蕩在這天巫山脈之中,永遠的承受著無盡的估計。”

    看不清是什么摸樣,眼前只有一道用無盡黑暗組成的人影站在那里。

    看著那完全由黑暗組成的人影,凌云不知說什么,看著那無盡的黑暗,凌云卻是不覺得那是黑暗,而是覺得那是無盡的悲傷,無盡的痛苦,無盡的孤獨……

    故事雖然很簡單,但凌云卻是清楚要多大的愛才會讓一個普通的男子一直努力直至達到皇級強者,站在這個世界的最巔峰,又是要多少的愛,才能夠讓一個男子,讓一個已是擁有了傲視天地的男子果斷的拋棄自己的一切,用自己的生命去救自己心愛的女子。

    因為愛過才會知道他的痛,因為同樣痛過才會知道他的悲,只是凌云卻是不知他的受承受的無盡孤寂,也不愿意去想象,因為他不敢想象。

    “你說的是生死果嗎?也是因為生死果你才會救我,傳我戰技嗎?”凌云問道,只是問完之后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么問。

    雖然連問話之人都不知為何如此問,但這句話卻是把男子將回憶之中拉了回來,那雙暗淡了下去的眼神也是再一次落向了凌云的身體之上。

    “生死果?只有神族這么叫。”男子淡淡的說道,說完又發出了一道諷刺的笑容,繼續說道:“不過我的確是因為那顆生命之果才如此對你!”

    “為什么?”凌云問道。

    心中疑惑,答案或許已經在自己的心中,可凌云卻是依舊不敢去想,因為這個答案蘊含著將近四千年的孤獨寂寞,蘊含著四千年的思念與悲傷。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