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8章 現身

    “那就戰敗!”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是莫名的觸動了凌云的心。

    看著那體表充斥著滔天烈焰的火靈獸,感受著四周不斷射來的足以毀天滅地的恐怖能量攻擊,少年的臉龐之上卻是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沒有再說什么,身形一閃便是出現在了火靈獸的身前,用自己的身體去抵擋了那毀滅的攻擊。

    “小火,快走!”淡淡的笑著,沒有一絲后悔,沒有一絲猶豫,就是這樣淡淡的笑著。

    如果說真的還有一絲的其它感情,那就是在這淡淡的笑容背后的一絲不舍,對遠在它方的兩名女子的不舍。

    吼~

    吼叫之聲響徹了整個天巫山脈,看著那淡淡的微笑,火靈獸只覺得自己的心中一痛,一種從出生道現在從沒有過的感覺出現在了它的身上。看著前方的那道身影,火靈獸不知道他為何要替自己去擋住那可怕的攻擊,但是心中卻是有一個聲音在不停的告訴自己,決不能走!

    身體急速的向前沖去,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為何要這么做,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阻止眼前的少年替自己去擋住那可怕的攻擊。如果是以前,火靈獸一定會很樂意有人替自己擋住那恐怖的攻擊,可是今天卻不同,它絕對不能讓眼前的這個少年為了自己而喪命,至于為什么連它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

    “走吧!”淡淡的笑著,淡淡的說道,淡淡的幽藍之光卻是讓火靈獸的速度劇減了下來。

    “不!”感受著自己一點一點減速的身體,火靈獸嘶吼著,不停的掙扎著網前沖,但是那淡淡的藍光卻是如此的源源不斷,甚至在里面夾雜著微弱的生死之力,兩種力量截然相反,卻是互相融和。

    可不管火靈獸如何掙扎,在那無盡的藍光之中,自己的身體不但沒有前向加速,反而一點一點的朝著后方退去,而那充滿了無盡威能的能量風暴卻是在此刻席卷到了凌云的后背,那兩對幽藍的雙翼在這恐怖的能量之下,瞬間被攪成虛無。

    “希望不要在有來世了?”心中默默的想著,笑容慢慢的苦澀了下來。

    “哎~”

    就在這時,一身低低的嘆息傳進了凌云的耳中,聲音很低很輕,但又十分的清晰。

    萬物都寂靜了下來,一切的一切都是定格在了那一秒,時間在這一刻真正的停止了下來,至少這一方天地的時間在這一刻停止了下來。空間劇烈的波動著,一道一道的裂縫出現在了凌云的前方,隨之那虛無的空間在這一刻一片一片的碎裂的開來,泛化成了虛無,一個巨大的黑洞出現在了凌云的身前,濃郁的漆黑、純凈的漆黑瞬間吞噬了凌云與火靈獸。

    一切化為平靜,那恐怖的能量風暴瞬間消散,時間依舊在繼續著,只是凌云與火靈獸卻是已是消失在了原地。

    看著這一幕,萬獸都是騷動了起來,它們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一頭頭憤怒的怒吼著。只有那幾天天巫山脈中午霸主與幾頭智商極高的異獸不由的流下了冷汗,悄悄地退了回去。

    吼~吼~吼~

    一道道的嘶吼這聲在大殿之中回蕩,看著前方幽藍的大殿火靈獸臉上不由的疑惑了起來,只是當看到前方不遠處同樣疑惑的凌云之時,那張巨大的臉上立馬換上了劫后余生的喜悅與興奮。

    “真沒想到我們竟然還能活下來,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看來我真是獸界的大福星,幸運星啊!”

    得意的吼叫之聲一次次的回蕩在大殿之中,火靈獸自顧自的嚎叫著,完全沒有注意到前方的凌云正緊張的看著遠處陰暗的角落之中一名全身隱于黑袍之下的身影。

    “是你救了我們?”看著那道人影,凌云平靜的問道,臉上雖然平靜,可心中卻是早就泛起了軒然大浪,因為在出現在這大殿之中之時,體內的那顆獸丹劇烈的顫抖了起來,那生與死的力量瞬間歡悅了起來,一次次的撞擊著自己的身體,想要破體而出,就像見到了久別重逢的故友一般想要上前親近一番。

    一切依舊是如此的沉靜,那道身影并沒有回答凌云,大殿之中依舊只有火靈獸那興奮的嚎叫之聲在回蕩著,要不是那黑袍之下那閃爍著幽光的雙眼,凌云甚至會懷疑那只是一件黑袍罷了。

    “為什么救我們?”凌云接著問道。

    雖然心中有些緊張,但卻沒有一絲害怕,因為要不是眼前的這個人,或許自己與火靈獸早就一命嗚呼了,既然對反救了自己,又怎么害自己呢?

    看著凌云,那雙布滿幽光的雙眼似是露出了一絲較有興致的眼神,同時一道聲音也是從那黑袍之中響了起來,“你不是一直都想見我嗎?”

    聲音很微很輕卻又很清晰,而在聽到這道聲音的第一時間,火靈獸瞬間從大殿冰冷的地面之上跳了起來,全身不由的打了一個冷戰。火靈獸打冷戰,或許是這個世界上最荒謬的事情,可是眼前的這頭火靈獸在此刻就是打了一個冷戰,而且是狠狠的打了一個。

    “你還是這么怕我?”目光轉向火靈獸,那人平淡的說道,也不去管那一臉震驚的凌云。

    看著那角落之中的黑袍男子,火靈獸已是將心提到了嗓子口,對于他的畏懼已是深入了靈魂,如果讓自己選,火靈獸完全會毫不猶豫的去面對那天巫山脈全體異獸的憤怒也不想見到眼前這個讓自己靈魂都戰粟的黑袍男子。

    “不就是小小的懲罰了你幾次嘛,又何必這么害怕?”看著火靈獸,那聲音之中卻已是帶上了一絲笑意。

    小小的懲罰了幾次?

    火靈獸心中反復的問著自己,可是每一次的答案都是否定的,一想到那幾次的懲罰,冷汗就是不停的往外冒著,那幾次生不如死的感覺,讓火靈獸甚至至今都刻苦銘心。

    “不是要我打敗小火你才會見我嗎?為何現在就見我了?”終于心慢慢的平靜了下來,凌云出口問道。

    連續的兩個問題,兩個很沒禮貌的問題,再一次吸引了黑袍男子的目光,可那淡淡的幽光卻并沒有因這兩個問題而產生一絲怒意,反而看著凌云那被黑袍所裹的頭微微的點了兩下,似乎是很滿意凌云的問題似的,“在你步入神尊之境時,它便以不是你的對手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