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7章 靈元

    世界再此刻暗淡了下來,隨著那道氣息的慢慢變弱,一切的美麗都是隨風飄散著。

    光一點一點的充斥著凌云的雙眼,那柔和的陽光在此刻不知為何卻是顯得如此的刺眼,那份溫暖更是刺痛著凌云的靈魂。

    此刻,一切都是消失在了他的眼中,唯獨只剩下了那張絕美的容顏,那張蒼白的面孔,那道殘破的身軀。

    手顫抖著拂去那雙眼中流出的點點淚花,看著那可以讓萬物都為之失色的容顏,凌云呆了、癡了,看著純潔的不帶一絲雜質的身體之上此時卻留下了一道巨大的傷口,凌云的心都是為之顫抖了起來。

    不知道在不久之前到底發生了多么劇烈的戰斗,不知道為何懷中的女子會傷成如此,但有一點凌云卻是很清楚,很明白,那就是這道巨大的傷口卻是因自己而留了下來,她的氣息更是因自己而漸漸的微弱了下來。

    “我美嗎?”看著凌云癡醉的表情,看著那痛苦的神情,感受著他心中劇烈的痛,蒼白的臉上露出了一道溫柔的笑容,宛如能夠融化世間的一切冰冷一般,也融開了凌云那顆冰冷的心。

    心漸漸的暖了起來,因那個笑容暖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么?這個笑容會對自己有如此的感染力,會讓自己想永遠的看下去。也不知道為什么?那原本冰冷的臉龐之上會閃現出如此溫柔的笑容,融化了自己的那顆凍結了的心。更是不知道為什么?在受到如此的傷痛之下,她還會如此的笑,如此的對著自己笑。

    癡了、醉了,終究要醒來,一切的美好也終將會褪色,只是她退的卻是如此的快,猶如曇花般迅速的凋零,迅速的退去,只留下了那眼角晶瑩的淚花。

    “為什么?為什么?”顫抖的拂去那眼角的淚水,宛如珍寶一般緊緊的握在手中,感受著她的氣息,凌云大聲的吼著,可是回答他的卻只是女子那漸漸微弱的氣息,愈發冰冷的身體。

    脫下了身上的衣服,緊緊的裹著懷中那具絕美的***,眼中只剩下了她的那張絕世的容顏,因為他要永遠的將這張容顏,這個人銘記于心。

    “天意啊,天意!”

    “哈哈哈~”

    另一方面,看著遠處地面之上云犀巨大的尸體,凱特已是再也顧忌不了自己的形象,瘋狂的大笑了起來,同時沖向了那巨大的尸體。

    “大哥,我們終于可以突破了!”刀一次次無情的砍在云犀的尸體之上,一次次的摧殘著這具冰冷的尸體,凱爾的臉上也是布滿了瘋狂。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我們兩兄弟一直困在神尊中階的境界,始終無法突破。”

    “多少年了?我們以打獵為生,受盡了那些貴族的羞怒。”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這該死的血脈的限制,讓我們受盡了屈辱,受盡了痛苦。”

    “可現在,真是老天有眼啊,盡然真的讓我們殺了一頭傳說中的吞天神獸云犀!”

    看著那血肉橫飛的尸體,凱特臉上竟是瘋狂,似乎心中壓抑了不知多少歲月的瘋狂都是在此刻爆發了出來。

    手一次次的撕扯著那一塊塊冰冷的肉塊,嘴中瘋狂的笑著,思想卻是回到了那不知多少年前的少年時期,回到了自己的父母還在世間的兒時,回到了自己那個魂牽夢繞的女子身前。

    “莉娜,終于,終于,我終于可以為你討回公道了!”

    “多少年了?很快很快,我便會為你去討回公道。”

    眼淚在那布滿瘋狂的臉上緩緩流落,在那布滿了無數血肉的土地之上,濺起了晶瑩的淚花。

    看著那瘋狂的凱特,看著他那苦澀的淚光,凱爾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可手中的大刀依舊是無情的劈砍著那巨大的尸體。

    多少年了?自己的大哥依舊忘不了那個女子。為了她,凱特日夜苦練著,可因為血脈的原因,實力卻是止步于此,始終無法提升。

    伴隨著兩人一次次的撕扯著云犀那巨大的尸體,終于在凱爾的一道之下,那只無比巨大的頭顱出現了一個漆黑的深洞,一道無比璀璨的金光從那黑洞之中亮了起來,緊隨著一塊微笑的菱形晶塊從那黑洞之中飛了出來,散發著無比耀眼的金光。

    “這就是能凈化血脈,使人起死回生的靈元?”握著那塊細小的晶塊,凱爾的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聲音也是因激動而沙啞了起來。

    一把搶過晶塊,瘋狂的聲音終是從凱特的口中響了起來:“莉娜,我終于可以為你報仇了!”

    而就在兩人因激動而大吼之時,就在他們瘋狂的大笑之際,遠處的凌云身體卻是不由的震動了起來。

    “起死回生?”聽著凱爾口中沙啞的聲音,凌云的心在此時劇烈的震動了起來,希望的曙光也是在這一刻亮了起來。

    “冰,這是我為你做的第一件事!”

    劇痛慢慢的退了下去,一道道黑白相間的能量朝著那顆劇烈旋轉著的獸丹匯聚了過去,那顆原本散發著幽藍色光芒的獸丹此刻卻是夾雜進了一道道黑白色的光芒,凌云整個人也是無形之中散發著一股股生死之力。

    金光透過那粗糙的手掌,射向了天地之間,一道道狂雷毫無征兆的響了起來,紫色的閃電無情的劈向了大地,披在了天巫山脈參天的巨樹之上,帶起了陣陣的火光,那神族所設的古老大陣,在那天威面前卻是顯得無比的脆弱。大地劇烈的震動了起來,此刻都是震怒了起來,似乎世間出現了他所無法容忍的東西。

    “誰又惹你了?”天怒之時,遠在北方極寒之地的山巔之上,一名黑發白袍的人類男子在此時睜開了雙眼,看著遠空那一道道紫色的閃電,臉上卻是露出了一絲笑容。

    火焰熊熊的燃燒了起來,遠處的山林之中響徹了一道道恐懼的吼叫之聲,那冰冷的閃電,一次次無情的劈下,毀滅著一切阻礙它的物體。

    “轟~”

    紫色的閃電在凱特的上空亮了起來,伴隨著一聲雷霆的巨響,紫光落在了那具巨大的冰冷尸體之上。而那無比堅韌,無比強大的身體,卻也是在這毀天滅地的能量面前瞬間化成了灰燼。

    “難道你也想阻止我嗎?”對著天空,凱特瘋狂的大吼著,臉上沒有懼怕,沒有擔憂,只有那無盡的瘋狂,任那雷云滾滾,紫電揮灑,他都屹立不動。

    可就在這時,無盡的死亡氣息卻是在不遠之處彌漫了開來,同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即便雷音滾滾,可它依舊是在凱特的耳中清晰地響著。

    “交出靈元!”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