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5章 吞天

    抱著那柔美的嬌軀,感受著那微弱的氣息,以及那輕微的心跳之聲,凌云心中很痛、很苦,他實在是想不明白為了關系自己的人,自己所愛的人都會受到如此巨大的傷害。

    陳欣如此,自己的母親如此,眼前的安琪亦是如此……

    一切的一切,似乎是在告訴著凌云,上蒼見不得他的幸福,要將他一切的幸福一一剝奪。

    對命運,或許當初凌云覺得無奈,覺得不甘。可如今,這一切的一切,少年歸結在了自己的實力至上,再也不去相信那所謂的命運,當力量達到極致之時,一切都將掌控于自己的鼓掌之間,又何須去懼怕那所謂的命運。

    “安琪,你千萬不能有事啊!”凌云心中默默的念著。

    而就在少年將一切都是歸結于自己沒有足夠的力量保護自己的親人、愛人之時,在他那顆追求力量的火種在心中熊熊燃燒之際,那遠處的戰斗也是進入了白熱化。

    天空之中,森林的地面之上,時刻閃爍著一個巨大的身體,和三道相比之下無比脆弱的身體。

    “大哥,我的刀更本就無法對那家伙造成太大的傷害。”一次次的揮舞著手中的大刀,一次次的被那堅硬的鱗甲所震飛,凱爾的聲音變的焦急了起來。

    如同他一樣,那遠處的凱特也是緊緊的皺著雙眉,手中漆黑的長弓一次次的被拉開,一支支黑色的長箭散發著烏黑的光芒,一道道的射向了云犀那個如小山一般的身體。而且那一支支的黑色長箭,在觸碰到云犀那閃耀著烏黑色金屬光芒的鱗甲之際,無一不是被那鱗甲阻隔在了外面,雖然偶爾能夠擊落一片漆黑的鱗甲,可對那巨大的身體來說,這點傷害又算得了什么。

    “冰姑娘,這家伙雖然實力只有神王級別,可它身上的鱗甲簡直太堅硬了,我們的攻擊根本就對他造不成太大的傷害。”一邊拉動著手中的長弓,凱特一邊傳音道,可那長弓所射出去的威力卻是明顯的降了下來。

    臉如霜,心如冰,揮舞著手中的長劍,冰一次次的閃爍著,變化著自己的位置,長劍一次次的劈砍在云犀巨大的身體之上,伴隨著長劍每一次的落下,那閃爍著金屬光芒的鱗甲都是會被劈裂數片,一絲絲金黃色的血液也是隨之從云犀巨大的身體之中不斷的往外滲透著。

    聽著凱特的傳音,冰的臉上依舊不起絲毫的波瀾,別說他們兄弟兩人,就連她自己在面對那無比堅硬的鱗甲之時,雖然能將那鱗甲不斷的劈裂,可那艱難程度也只有自己能知,只有那只已是布滿了道道碰裂的傷口的手掌能知。

    黑色的衣袍在那云犀的攻擊之下一片片的碎裂著,如血一般圣潔的衣服伴隨著那破裂的衣袍若隱若現,金色的血液從那右手的手掌之上慢慢滴落,散發著無窮的冰寒之意,凍的所過之處都是結起了一層冰霜。

    “即使我身受重傷無法愈合,你們依舊不是我的對手,將那人類交給我,我放你們離去,否則……”看著眼前的三道渺小的身影,云犀那巨大的身體聽了下來,一聲聲長吼從那它的喉嚨之中傳來出來,響徹了整個森林,也是在每一個人的腦海之中響了起來。

    “大哥?”看著身旁的凱特,凱爾臉上已是出現了猶豫的表情,因為此時他已明白,即使他們加上冰,也最多和云犀打個平手,根本無法擊敗它。

    不甘,雖然明知無法擊敗,更別說殺死,可凱特心中卻是充滿了不甘,因為眼前的這頭巨獸的體內,有著一樣他一直渴望的東西,一樣他迫切想要得到的東西,一樣能改變自己和凱爾命運的東西。

    看著遠處的冰,凱特沒有說話,因為他知道,一切的覺得已是取決于遠處那道冷艷的女子身上,如果她說撤,即使自己繼續戰斗下去,也純粹是送死,如果她再次揮劍向云犀,他也會毫不猶豫的拉開手中的那把漆黑的長弓。

    一個閃身,長劍再一次狠狠的披在了云犀的巨大的身體之上,一切無需多說,冰已是用自己的行動告訴了云犀答案,告訴了凱特兩兄弟答案,也告訴了凌云答案。

    “冰!”感受著天空之中傳來的陣陣可怕的氣流,凌云心中布滿了感激。

    他很慶幸,在自己失去了自己最親之人時,竟然還會有這樣的兩個女子陪伴著自己,照顧著自己,鼓勵著自己。

    可是除了感激,自己又能拿什么去回報了?凌云不知道,因為如今的他依舊一無所有,連最后的親人也是倒在了自己的面前。

    “在報完仇之后,我的命就是你們的。”緊緊的抱著懷中安靜的沉睡著的安琪,凌云心中已然是做出了一個決定。

    “凱爾,全力以赴!”

    看著動手的冰,凱特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一把重重的拉開了手中的長弓,一道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耀眼的黑色巨箭不偏不倚的射在了那剛剛被冰所劈碎的鱗甲之上,在沒有鱗甲的阻擋之下,箭沒入了云犀的身體。

    在同一時間,凱爾無比默契的再次揮出了手中的大刀,而那把大刀也是朝著那唯一的目標砍了過去,一刀沒入,帶起了一道金黃的血箭。

    “吼~”

    一聲無比痛苦的慘叫之聲響徹了整個天巫山脈,而伴隨著這聲慘叫之聲而來的卻是云犀無盡的怒火,也是在這一刻,這頭源自于遠古的血脈,這都被神族供奉為圣獸的吞天獸終于憤怒了。

    “都去死吧!”

    古老的符文從那根漆黑的獨角之上亮了起來,能量一陣陣波動了起來,周圍的一切都是劇烈的抖動了起來,就連那空間都是出現了一道道可怕的裂縫,伴隨著空間劇烈的顫抖之下,一張無比巨大的大嘴出現在了那云犀的身后,并且一點一點快速的變大著。

    終于那張無比巨大的嘴停止了增長,周圍的一切也是隨之禁止了一下,宛如時間就在此刻突然發生了停頓一般,只有云犀那雙血紅的雙眼,散發著無盡的憤怒,看著身前的三道身影。

    “吞天!”

    終于,怒吼打破的沉浸,那張巨嘴也是在此刻慢慢的張了開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