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0章 冰冷的希望

    而在此此時,就在這片充滿迷霧的世界之中,一道閃爍著冰涼銀光的匕首在此刻亮了起來,伴隨著匕首銀光的亮起,鮮血瞬間濺滿了凌云的全身。痛苦、不舍、無奈、眷戀……一道道不同的情感,從那滾燙的鮮血之中,侵蝕著凌云的心生,更是撕裂了他的靈魂!

    “不!”隨著一聲大吼,凌云猛的做了起來,頭腦之中依舊是那揮之不去的蒼老身影。

    暗,前方一片的黑暗,即使努力的睜開雙眼,卻依舊沒有一絲光線射進自己的雙眸之中;痛,那已是流盡了淚水的雙目之中傳來了陣陣的疼痛;苦,那已是凍成了無數隨便的靈魂之中卻是依舊有著這樣的一種味道。

    “爺爺,你拋下云兒就這么走了嗎?”

    “呵呵~呵呵,老天,你為何對我如此殘忍?”

    看著那一片黑暗的前方,凌云笑了,不帶任何感情的笑了,麻木的笑了,卻比絕望更可怕的笑了。

    “凌云,你醒了?”就在這時,一道甜美的聲音在遠處響了起來。

    聲音依舊如此甜美,只是當初的那道讓自己一直無法忘懷的甜美聲音,那個讓自己夢中思念的美麗的女孩,在此刻卻是再也勾不起凌云的一絲情感了,似乎那塵世間的事在此時已是再也和他沒有絲毫關系了。

    “我爺爺的尸體呢?”聲音平淡,不帶絲毫的感情,卻是讓人覺得無比的悲傷。

    “我已經幫你葬了。”

    看著眼前那個完全已是麻木了的男子,淚水在瞬間濕潤了安琪那雙迷人的雙眼。不知道為什么?安琪不知道自己的心為什么會這么痛,這么痛,面對著一個只見過一面的異族男子,自己的心為什么會這么痛?

    “謝謝,那我便放心了。”

    笑容再一次出現在了凌云的臉上,伴隨著這一道凄涼的笑容,那只右掌快速的朝著自己的頭顱印了上去。

    一切都是發生的如此之快,一切都是發生的如此的突然,安琪甚至來不及反應,來不及阻止,凌云的右掌已是到了頭顱的上方。

    “不要!”

    快速的沖向了凌云,快速的朝著他撲了過去,眼淚也已是終于順著眼眶流了下來,在空中蕩起了一道晶瑩的淚痕。

    就在那手掌欲要觸碰到頭顱之時,就在那道能量欲要毀去一切的痛苦之際,掌前的空氣瞬間冷了下來,冷的連空氣都是瞬間凍結了起來,而凌云手掌之中的那團狂暴的能量也是在此刻被瞬間凍結了下來。

    努力的想要揮動自己的手掌,但那股極度冰冷的能量卻是不但凍結了自己全身所有的能量,同時更是凍結了自己那僅存的力氣,即使自己如何努力,終歸無法掙脫那股冰冷。

    “凌云,你不要做傻事啊!”就在這時,安琪也是終于撲到了凌云的身體之上,抱著他放生的哭了起來。

    “為什么要阻止我?為什么?難道連死都不可以嗎?”對著頭頂之上那片無盡的黑暗瘋狂的吼著,任憑在自己懷里放聲哭泣的安琪,血液再一次從那刺痛的雙眼之中流了出來,只是心都已經碎了,又怎會感受到身體的疼痛。

    “凌云,不要這樣,你冷靜點,你爺爺也不希望看到你這個樣子啊!”搖著凌云的身體,安琪大聲的哭道,那甜美的聲音也是在此時變的沙啞了起來。

    “為什么?為什么要這樣拋下我?”望著天,嘶吼著。

    不明白,凌云心中真的不明白!不明白一直讓自己隱忍的爺爺,為何自己卻不在隱忍,要去殺卡羅?不明白到底是誰殺了自己的爺爺?

    “懦夫!”就在凌云痛苦的嘶吼之時,就在安琪顫動著抽泣之際,一道冰冷的聲音在兩人耳朵之中響了起來,隨之那道身著黑衣的冰也是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冰?你怎么來了?剛剛是你出手救了凌云?”用衣袖擦拭著眼角的淚水,看著眼前那道身著黑衣,臉上蓋著一層輕紗的女子,安琪問道。

    可是,冰卻并沒有回答安琪的話,那雙冰冷的眼睛依舊緊緊的看著面前的凌云,在那輕紗背后的臉龐之上也是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懦夫?”

    “呵呵,那又如何?”

    “又管你何事?”

    “你又干嘛救我?”

    “難道就是為了喊我一聲懦夫?”

    “我的生死又管你什么事?”

    “我是懦夫又管你什么事?”

    喃喃的、輕微的念道之聲,慢慢的變成了大喊,直至最后變成了嘶喊。

    看著面前越來越激動的凌云,女子那雙幽藍色的雙眸之中依舊是一片的冰冷,那張被輕紗所掩的臉龐之上也是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凌云,不要這樣,冷靜一點。”緊緊的抱著面前那無比激動的男子,淚水再一次從少女的眼眶之中流了出來。

    “你可想報殺你爺爺的大仇?我知道誰是兇手。”冰淡淡的說道。

    “什么?你知道是誰?”看著面前的冰,安琪臉上滿是震驚。

    “誰?”

    冰冷,比冰身上所散發的殺意更加的冰冷殺意,一股充滿絕望的冰冷殺意,一股充滿無比瘋狂的冰冷殺意,就在此時從凌云的身上快速的散發了出來,那周圍的空氣在此刻都是便的刺骨了起來,而緊緊跑著凌云身體的安琪也是不由的一陣顫抖。

    “現在告訴你也不用,因為你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冰依舊冷冷的說道。

    那冰冷的殺意慢慢的退了下去,理智再一次戰勝了心中的仇恨,苦澀的笑容也是再一次出現在了凌云的表情之中。

    “呵呵~報仇?我該怎么報?我又報的了嗎?我現在什么都看不見,我都瞎了,又怎么去報仇?”凌云苦澀的笑道。

    “凌云,沒事的,你的眼睛會好起來的,一定可以治好的!”撫摸著凌云的臉龐,拂去了那臉龐之上的兩道血淚,安琪溫柔的說道。

    “安琪,謝謝你!”感受著那雙柔嫩的雙手之上傳來的溫柔,凌云苦澀的說道,可心中卻依舊是布滿了絕望。

    “她沒有騙你,你的眼睛可以治好!”冰淡淡的說道。

    希望,一道冰冷的希望,但卻依舊是給凌云心中燃起了一絲希望,隨之燃起的,還有那復仇的火種。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