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9章 碎

    “踏踏~”

    平靜的行走在這片突然變得安靜了起來的世界,眼睛看著前方那座依舊燈火通明的樓房,目光卻是穿越了那時空的隔閡,不知飄向了哪。

    “啊啊啊~”

    “大人,你太厲害了!”

    “我受不了了!”

    樓房之中,不時的傳出著一女子放蕩的聲音,房中也是布滿了滿屋**的味道。

    一男一女此時正赤裸的躺在床上,做著那最古老的活塞運動,男子便是那卡羅,女子也是如卡羅一般背后長著兩只翅膀,只是那羽毛的顏色顯得略微的斑駁,白凈的皮膚之中透著一絲淡淡的粉紅這色,嬌媚的臉上充滿了***蕩的表情。

    “小妖精!”一邊走著強烈的活塞運動,卡羅一邊在那女子的臀部之上重重的怕了一下,伴隨著他的一下重拍,女子也是從口中發出了一聲嬌哼。

    “你真壞!”女子嬌聲叫道。

    只是此時卡羅卻并沒有回答他,那劇烈的動作也是急速的停了下來,眼睛直直的看著那窗口之外。

    “怎么了?”見卡羅聽了下來,女子問道,只是表情之中卻是充滿了不滿。

    順著卡羅的目光,窗外那道落在黑暗之中的身影頓時出現在了女子的眼中。不知為什么?看著黑暗之中的那道身影,女子的心突然不安的跳動了起來,心底甚至升起了一分懼怕,似乎眼前的那道身影就如同死神一般。

    “誰?”卡羅大喝道,但心底卻同樣是充滿了不安。

    看著房子的男女,老人一步一步的朝著前方走了進去,隨著他每走一步,那窗戶也是慢慢的碎裂,隨之化成了灰飛。

    “老不死的,來破壞老子的好事,你找死不成?”

    看到那出現在自己眼前的老人,卡羅臉上那份不安的表情隨之消失的無影無蹤,右手一伸,床邊之上的那根鋼鞭卻是飛到了他的右手之上,并且快速的揮向了面前的老人,絲毫沒有去想那窗戶為何會化為那一陣飛灰。

    “峰兒,爹為你報仇了!”

    看著朝著自己急速抽來的鋼鞭,眼淚順著眼眶慢慢的流了下來,同時一股無形的力量頓時從老人的身上爆發了出來,力量之中充滿了狂暴,充滿了野性,充滿了毀滅。

    伴隨著這股力量的爆發,那根閃爍著陣陣冰冷銀光的鋼鞭也是突然裂成了無數的碎片;伴隨著這股力量的爆發,凌云體內的獸丹突然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一種來自遠方的不安突然襲上了心頭;隨著這股力量的爆發,遙遠的天空之中一雙緊閉的雙眼就在此時亮了起來,一道充滿了冰冷殺意的目光從那雙眼睛之中射了出來。

    “發生什么事了?”看著遠方,凌云只覺得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強烈,已是再也顧不得修煉,快速的朝著屋外跑了出去。

    和凌云同一時間,遙遠的天際一名身穿黑袍,背后有著十二只翅膀的男子也是化成了一道黑光,急速的朝著老人所在的放向飛了過去。

    “不要,饒了我吧!”跪倒在地面之上,看著那如死神一般的老人,卡羅頓時祈求了起來。

    看著那跪倒在地面之上祈求著自己的卡羅,老人眼中卻是充滿了深深的憤怒,全身更是散發著陣陣冰冷的殺意。

    “饒了你?你當初又為何不饒了峰兒!”

    伴隨著那最后一滴淚水的落下,那股無形的力量已是匯成了一頭血紅的猛虎,急速的朝著卡羅撲了過去。

    甚至連慘叫之聲都沒能來的及發出一聲,卡羅整個人已是在猛虎的口中劇烈的燃燒了起來,隨之化成了灰飛,飄落在了地面之上。

    “啊!”

    就這卡羅徹底湮滅的瞬間,就這老人臉上露出了一種解脫的表情之際,那一直卷曲在床腳的女子終于忍不住心中的恐懼,大聲的叫了起來。

    “放了我,放了我,我沒傷害過任何人類!”看著如死神一般的老人慢慢的朝著自己走來,女子顫抖的說道。

    可是在聽到他的話之后,老人卻依舊沒有停下自己的雙腳,依舊是朝著他慢慢的走了過去,那雙如魔爪一般的枯槁的右手也是在此時朝著他伸了過去。

    “不,不要!”

    看著那朝著自己伸來的右手,恐懼已是變成了死前的瘋狂,為了能活下去,為了能再次看到明天的太陽,女子卻是不顧一切的朝著老人撲了過去。

    “你錯在是神族中人,更錯在是卡羅的女人!”老人淡淡的說道,同時那股可怕的能量也是順著老人所伸出的右手,沖向了朝著自己撲來的女子。

    就在那股力量即將毀滅眼前那女子之時,就在女子絕望的閉上了雙眼之際,那股毀滅般的能量卻是頓時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鮮血一點一點的順著嘴角慢慢滴落,更是順著胸前巨大的黑洞急速的流淌著。伴隨著那急速流淌的鮮血,一切生機也是快速流離了這道本就蒼老的身體。

    “真沒想到,會是一個卑微的人類!”看著那慢慢倒下的老人,那名黑衣男子慢慢的用舌頭舔舐著手中的匕首,臉上卻是露出了一絲厭惡之情。

    “我沒死?我的天啊!”看著已是倒在血泊之上的老人,看著那用舌尖輕輕的舔舐著匕首的黑衣男子,女子臉上布滿了震驚,可這震驚過后卻又是變了一分嬌媚,朝著黑衣男子慢慢的走了過去,絲毫不在意自己一絲不掛。

    “大人,謝謝你救了小女子一命!”來到了黑衣男子身前,女子嬌媚的嗔道。

    看著那一絲不掛的女子,看著那白皙的皮膚,男人嘴角掛起了一道邪惡的笑容,可是他的話確實連女子震在了原地。

    “既然沒事,那就去死吧!”男子大聲笑道,匕首一揮割斷了女子的頭顱,同時再次化成了一道黑光消失在了遙遠的天際。

    那顆秀美的頭顱,在一道金色的血液過后滾落在了地面之上,那雙眼睛之中依舊布滿了震驚,似乎到死她都不明白,為何那個男子要殺他。

    就在女子頭顱落地的瞬間,就在男子飛離之際,凌云也是終于趕到了這幢已是充滿濃濃血腥之味的房屋之中。

    “爺爺?”看著那道倒在了血泊之上的蒼老身影,害怕、恐懼充滿了凌云所以的思想。

    一步步艱難的朝著那道蒼老的背影走去,一步步顫抖的朝著那道倒在血泊之中的背影走去,短短的幾步距離,卻是猶如變成了萬分的遙遠,讓人走的如此的艱難,如此的苦澀,如此的恐懼……

    只是在遙遠的距離,只要你想走,便終歸會走到,即使盡頭是無盡的痛苦,無盡的背上,可終將要去面對。

    看著那蒼老的容顏,看著那嘴角之上苦澀的笑容,看著那眼中依舊無法散盡的不舍與眷戀,血紅色的淚水一滴一滴的滴落在了地面之上的血泊之中。

    心,在這一瞬間完全裂成了碎片;血,在此時凍成了結晶。心中那最后的一絲溫暖,最后的那一份情感,都是在此時徹底的冰冷了下去,一切的一切都是完全凍成了碎片。

    “不!”

    對著眼中那片血紅色的天空,一聲瘋狂的、不甘的、絕望的、麻木的……吼叫之聲響徹了整片大地之上。而伴隨著這一道絕望的吼叫之聲,大地之上的億萬野獸都是在此刻焦躁了起來,不安了起來,憤怒了起來……

    天從血紅之色慢慢的灰暗了下來,世間的一切都是褪盡了所有的光彩,身體慢慢的倒在了老人的身上,一切的一切都在此時褪盡,凍成了無數碎片。那一頭濃密的黑發,也是慢慢的失去了光彩,慢慢的灰暗了下來,直至褪盡了一切色彩,變的無比的蒼白!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